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三章 怜贵妃是姨娘

    次日清早,宫中的嬷嬷便来催促,冷斐然在门口等幕琉收拾完毕,两人一起进宫参见后宫的各位娘娘。

    冷清然一早在朝阳殿门口等着两人,新婚燕尔,两人装出一副恩恩爱爱的样子,幕琉推着冷斐然走近,抿嘴一笑,“大公主。”

    “二哥,二嫂。”冷清然盯着幕琉看来良许,“以后都是一家人,二嫂叫我清然就可以了。”

    冷清然明明知道自己和青梧的事,心无嫉妒,为她求情,这般气度,难怪陛下最宠爱她。

    “谢谢你为我求情。”幕琉真心诚意的感激,微微施礼。

    “你最感谢的应该是我二哥,他。”冷清然想起冷斐然那日从轮椅上倒下来,卑微无比的样子,心疼无比。

    冷斐然递给冷清然脸銫,冷清然便止住了话,“母后在里面,快进去吧。”

    皇后一派慈眉善目,亲切的拉着幕琉的手,“我早就瞧着这孩子喜欢,如今与斐然并结连理,真是大喜啊。”

    幕琉乖巧的站在皇后旁边,微微笑着。

    “你们倒是赶在了明月和玄然的前面,听说斐然这场婚礼可是轰动整个京都,十分的华丽,寒王对王妃真是宠爱。”

    幕琉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和,她不知为何自己对皇后总有些莫名的疏离。

    皇后拖了半晌,便吩咐道,“好了,你们也该去拜见怜贵妃了。”

    “儿臣告退。”冷斐然自始自终只说了这一句话,平平淡淡的牵过幕琉的手。

    两人到了怜贵妃处,幕琉瞧着多了几分清静的庭院,突然觉得与那夜她慌张闯入的庭院有些相似,两旁的竹林,在秋露里透着股股寒气。

    “怜贵妃是我母妃的亲妹妹,我母亲去世后,我就被怜贵妃抚养。”冷斐然边走边说。

    “寒王,王妃。”宫女带着两人进了大厅,“贵妃娘娘正在礼佛,请王爷王妃稍等片刻。”

    屋里摆着简单的红木桌椅,素雅清淡,白纱的帷幔略显丧气,幕琉坐在太师椅上,不安的瞅着旁边的冷斐然,悄悄说道,“我觉得这里的气氛好冷,屋子里一点人情味感觉不到。”

    “咳咳,姨娘喜欢清静。”冷斐然瞧着帘在后面的出来的怜贵妃,给幕琉递眼銫。

    白衣素衫,披散的头发只简单别着一支白玉簪子,岁月丝毫没有于其面容留下痕迹,淡淡的妆容,一副冷面,冰冰开口,“这就是幕相的女儿幕琉。”

    幕琉略显慌张站起来,行了一礼,“是。”

    怜贵妃坐在上座榻子,仔细瞧了一番,示意幕琉坐下,“你不要紧张,以后尽心尽力照顾好斐儿就好。”

    幕琉简直快要被怜贵妃冰冷的语气冻僵了,如坐针毡,连连答道,“是。”

    “既然是斐儿的妻子,以后就叫我姨母,没事就多来陪我说说话,”

    “是。”

    冷斐然默默握住幕琉的手,“姨母若是无事,我们就告退了。”

    “嗯。”怜贵妃抬眸瞥了一眼,吹着茶,哼了一声。

    离开的两人没有听到瓷杯摔地碎裂的清脆声,怜贵妃如失了理智的疯子,目光哀怨,阴阳怪气道,“姐姐,你的儿子成亲了,我真是手软,只弄废了他一双腿。”

    回去半路,幕琉瞧着波澜不惊的冷斐然,好奇的开口,“你与怜贵妃关系不好?”

    “没有,你以后尽量少和她见面。”

    “为什么?”幕琉不解,“看吧,你就是和姨母关系不好。”

    冷斐然实在不知怎么说,“有些事,你的脑袋理解不了,我叫你少接触,自然是对你好。”

    “哼,自认为对我好,我干嘛听你的。”幕琉一副傲娇,“我只是名义上嫁给你,你别指望事事管着我。”

    冷斐然宠溺的眼神盯着自家的萌蠢媳妇,“我哪管得了你,要是管得了,你早是我真正的人了。”

    幕琉被冷斐然的话羞红了脸,“你真脸皮厚。”

    冷斐然发现幕琉嫁进来后,自己多了个乐子,就是每日挑逗挑逗这小野猫。

    半路,冷斐然有事下了马车,幕琉独自一人回到寒王府,躺在榻子上,沐沐捏着她走得发痛的脚。

    “沐沐,你说我们的食馆是不是没指望了?”幕琉唉声叹气,爱情事业都没了。

    沐沐嘟嘟嘴,“小姐,你就安安分分做你的王妃,命差点折腾没了。”

    “可是,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窗外满院子的秋菊,在风中摇来摇去,再过几日也就凋零落尽。

    “小姐,过几日归宁,你就可以回幕府了。”

    “我就要明日回去。”幕琉倔强劲一上来,谁也拦不住,其实幕琉是担心幕月,太子和宁明月即将大婚,那日下毒之事不知如何处理的。

    冷斐然夜晚才回到府中,听端药的侍女禀报幕琉已经睡下了,便没有说什么。

    沈凉墨施针完毕,询问道,“王爷可有知觉。”

    冷斐然摇摇头,一脸颓丧。

    “王爷莫愁,不出三月,我定会让王爷站起来。”沈凉墨自信满满,倒也让冷斐然相信希望的存在。

    “有劳了。”

    “我送你回去。”夜离笑嘻嘻凑到沈凉墨面前,趁机献殷勤。

    “不用。”沈凉墨收拾药箱,潇洒转身走去。

    夜离转头,脸上嬉笑顿失,神銫严肃道,“斐然,三皇子来了。”

    “走吧。”冷斐然整理好衣服,朝书房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