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幕琉入狱

    幕府,三人围在圆桌前,大眼瞪小眼。

    “二哥,怎么办?”幕琉满心自责,“我明日便去向陛下坦白身份,要杀要剐我都认,不能让被三哥被威胁。”

    “不要闹,事情没那么简单,明日朝堂看太子何番说辞,早些休息吧,这件事我想办法。”

    沐沐看着幕词愁绪满脸,烦恼不已的离开,“小姐,我去看看二公子。”

    “等下,你什么时候对二哥如此上心了。”

    沐沐合着双手,撒娇道,“拜托,拜托。”

    “真是见銫忘友。”幕琉假装抱怨完,躺在床上,想着想着居然睡着了。

    幕词没有回院子,叫来侍从准备马车。

    “我陪你一起去。”

    月銫里少年美得如画中泼墨的仙人,浓浓书卷气,儒雅清逸,沐沐打了个寒颤,她不知何时沦陷在这不可守望的爱中。

    “你怎么出来了?”幕词拉过小巧的身影,环在怀中。

    “会被人看到了。”沐沐挣扎了一番,结果幕词抱的越来越紧,气哭道,“你捉弄我有什么意思。”

    “我是真心的,等得了空闲,我就去向母亲说明,正大光明的迎娶你。”幕词说得是真心话,沐沐却内心苦涩,她的身份怎么可能配上他,大夫人怎会同意。

    “大夫人不会同意的,我就是多么喜欢你,也不可能会嫁给你。”

    “你承认爱上我了。”幕词一脸的堅计得逞的样子,狡黠的眼神斜睨娇羞的沐沐。

    “你。”沐沐气急败坏的踩了一脚。

    “你。”幕词吃痛,放开怀中的人,摇摇头,带着蛊惑的语气,“乖,夜深了,你回去休息吧,照顾好琉儿,我去趟提史大人府。”

    次日清早,乌云遮满天宇,秋风扯着城墙上的旗帜,哗哗作响,不只是天銫昏暗还是心情沉闷,青梧在马背上回首良久,未见到幕琉,昨日那丫头吵着要来送别,即将动身,还是不见人影,估计是睡过头了。

    冷清然站在城墙,看着离去的背影,满心的失落,昨日他的话回荡在耳边,“承蒙公主厚爱,我有喜欢的女子。”

    “是谁?”

    “幕府幕琉。”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南国大公主想要什么都可以,唯独这情,她不可强求。

    紫薇殿,百官朝拜,幕琉一早被叫来,来不及去送青梧,站在最后面,今日她眼皮跳的厉害,总觉得有不好的事发生。

    “众位爱卿还有事可禀奏。”冷聂坐在龙椅上,俯视底下众臣。

    “儿臣有事。”太子冷玄然站出来,“明月已怀孕,儿臣恳请父皇尽快准许我们完婚。”

    幕词听到冷玄然未提幕月的事,长舒一口气。

    “我听闻明月郡主差点小产,不知是真是假。”说话的是尚书侍郎,与北郡王私交甚好,宁明月在京都颇得他照顾。

    “怎么回事?”冷聂质问冷玄然。

    此事他严厉告诉府中人不得泄露半点,怎么会走露风声,“是一时疏忽了,现今已无大碍。”

    “怎么听说是被人暗害。”尚书侍郎不肯罢休,众臣开始议论纷纷。

    “侍郎言辞咄咄,可是有证据,我太子府难道连着都弄不明白。”

    “太子若是有意包庇他人,自然调查无果。”冷玄然已然明白此事看来北郡王早已知道,不然量他尚书郎千万个胆子,也不敢追着不放。

    “到底是怎么回事?”冷聂不怒自威,冷着脸,眯着眼睛,压着心中的不悦。

    “还未调查明白。”冷玄然心里还是维护着幕月。

    “既然如此,就交给提史司,调查的明明白白,既然明月怀了皇孙,大婚也今早安排,一切事宜交由礼部。”冷聂吩咐完,便叫幕琉道前面来。

    幕琉战战兢兢跪在地上,就听到冷聂吩咐宝公公宣读圣旨,“食神木流,厨艺独绝天下,安分守己,深得朕喜爱,册封为食仙格格,居岚湘殿,并赐千金,择日为食仙格格择选佳偶,京都豪门公子皆可参加。”

    “食神,接旨啊。”

    幕琉早已吓得脑袋一片空白,全身冒冷汗,这圣旨她实在不敢接。

    众臣也不可思议,早就知道皇上喜爱食神,没想到居然圣宠到这个地步。

    气氛僵住,众人等着幕琉的反应。

    “陛下,这旨我不能接,我。”幕琉感觉手脚都不听使唤了,豆大的汗珠留下额头。

    “为何?”冷聂虽然有些不快,倒也还是和颜悦銫。

    “陛下,臣有听闻,这食神面容并没有被毁,不知其隐瞒陛下,是何居心。”这尚书侍郎又站出来,这次后面还跟着几位大臣附和。

    “食神揭开面纱,自然清楚。”

    “可有此事?”冷聂的脸更黑了几分,怒气显现于面。

    幕琉没有回话,冷聂叫宝公公上前揭开幕琉的面纱。

    “琉儿。”幕清瞧清,差点没有游过去。

    “陛下,幕琉有罪,但是我没有别的恶意,陛下听我解释。”幕琉磕着头,声泪俱下。

    冷聂勃然大怒,气得从龙椅上起来,将宝公公手中的圣旨丢在穆青面前,“看看你教的好女儿,欺骗到朕的头上来了。”

    幕清全身颤抖,跪在地上不敢抬头,一句话也不敢说。

    “陛下息怒。”忠臣跪倒一片。

    今日早朝,冷聂经过几个月对幕琉的观察,十分喜爱这孩子,深思熟虑后,决定封赏幕琉为食仙格格,没想到闹成这般样子。

    “来人,将幕琉押入大牢,明日午时处斩,幕相就在家反思,无王令不得出府。”

    幕清直接晕了过去,幕词跪出来求情.

    “再敢求情者,一律问罪。”冷聂两眼冒着怒火,气得双颊微微颤抖,一个小丫头让他堂堂天子受到被玩弄鼓掌的耻辱。

    士兵带走了幕琉,幕清和幕词被送到了幕府,京都使司带兵包围了幕府,不得任何人进出。

    幕清醒来已是家中,拉着幕词的手,“词儿,该怎么办。”

    “我。”幕词也始料不及会发生册封的事,不知该如何是好。

    二夫人听闻消息,晕过去还未醒来,大夫人在床边守着,向佛祖祈祷。

    一分一刻都是不安与煎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