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私许终身

    幕琉沐浴完毕,坐在榻上,正用毛巾擦着长发,漫不尽心的走神。

    沐沐打开幕琉带来的食盒,惊讶道,“咦,小姐这不是你做的月饼吗?”

    “嗯?”幕琉纳闷,看着盒子里的月饼,确实是自己做得,不对,脑袋里迅速搜索信息“这是大公主昨日送来的月饼。”

    “大公主,大公主。”幕琉突然反应过来,明白了什么,手中的毛巾掉在地上,震惊不已,暗道,“难道大公主喜欢的人是青梧。”

    幕琉在屋里走来走去,嘀嘀咕咕,搞得沐沐一脸懵,“小姐,怎么了?”

    “沐沐,我给你说”

    "什么,大公主喜欢青梧,这。"幕琉一把捂住沐沐的嘴巴,“你小声一点。”

    “小姐,怎可怎么办?”

    “我只是猜测。”幕琉瞅着月饼发慌,心乱糟糟缠成一团。

    转眼半月已过,幕琉每日像老鼠躲猫一样躲着冷清然。

    青梧明日就要启程北上,幕琉偷偷从御膳房跑出来,背着一大袋子东西,刚要下马车,就看到冷清然和青梧在将军府前,不知道说着什么,冷清然用袖子拂着眼泪,甚是悲伤的样子。

    幕琉等到冷清然离开,才下了马车,“青梧哥哥,刚才大公主。”

    “你跟我来。”青梧二话不说,拉着幕琉离开。

    满山的黄叶铺在树下,路边小道只有稍许的菊花,霜打后却更加饱满的随风摇动,青梧和幕琉坐在山坡,望着繁华的京都,千年古都,古韵古香,皇城赫赫然立在中心,如同沉睡的猛兽,不知何日会觉醒,闹得满城风雨。

    “琉儿,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经常跑来这里吗?”青梧拉着幕琉的手,“我知道大公主对我有意,可是我心中只有你,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想着娶你。”

    “幕琉脸泛着一阵一阵的红晕,自小她身边的外姓男子只有青梧,日久生情,她好像除了嫁给青梧之外,再无人可选。

    “这支发簪给你,是我中秋之夜在街上买的,算是定情信物。”青梧别扭地从怀中掏出一支白玉簪子,上面是雕刻着一朵小菊花,中心点着红豆,即将离别,几许相思许红豆。

    “真好看。”幕琉欣喜地将簪子握在手中,“青梧哥哥,我也有东西给你。”

    “嗯?”青梧斜着脑袋期许她的礼物。

    幕琉转身找了一圈,捶胸顿足,她可是忙活了一早上,做了许多可以长途携带又不会发霉的食物,自责的拍这脑袋,“哎呀,我忘在马车上了。”

    “还是这么笨。”幕琉一脸的失落,青梧宠溺地拍拍幕琉的脑袋,“没事,你有这份心意就够了,我在北疆也安心。”

    “白玉簪子为证,我幕琉此生只许青梧一人。”

    “我青梧此生此世只娶幕琉一人。”青梧学着幕琉对着山下大喊,欢快的笑声荡在整个山谷。

    晚间,两人各自回了府邸,沐沐慌慌张张跑来拉着幕琉到屋里。

    "鬼鬼祟祟的干嘛?发生什么了?"

    “小姐,今日太子气呼呼来府里,带走了三公子,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幕琉心里一咯噔,“沐沐,你去找二哥,我先去太子府。”

    太子府,幕月悠然的坐在桌前喝着茶,冷玄然将他困在屋里,进出不得。

    “怎么,你没有想说的。”冷玄然怒气冲冲进来,冷眼瞧着幕月。

    幕月始终未抬头,瞅着茶杯里一叶清茶,“我能说什么,我说我没有伤害你们的孩子,你会信吗?”

    自从那日**,宁明月便怀上了冷玄然的孩子,不知道宁明月用何理由威胁了幕月,由于幕月也略懂医术,让其留在她身边照顾她,日日看着她和太子你情我浓,结果,昨日宁明月突然肚子疼痛,差点流掉了孩子,调查了半晌,问题出在幕月熬的安胎药上。

    “幕月,你。”冷玄然一把扯过幕月的衣领,“你难道就一丝不念我们的情谊。”

    藏着万千星辰的眼睛此时却全是失望,失望到极致便是绝望,“冷玄然,二十年,我不欠你分毫。”

    “太子。”侍从匆匆进来,“幕家小姐在前门大闹,说是要见幕月。”

    冷玄然放开幕月,“哼,你妹妹食神的身份,若是陛下知道了,你说会有什么结果,宁明月能拿这个威胁你,我也可以,若是想你妹妹无事,乖乖留在太子府。”

    “让太子出来,我三哥要是有事,我。”幕琉先好言好语说了半天,守门的士卫就是不让她进去,幕琉形象也全然不顾了,犹如泼妇骂街,在太子府门口大喊。

    “哪里来的野丫头。”宁明月宛然一副当家主母的架势,从府里出来,“我当是谁,原来是相府小姐。”

    幕词和沐沐赶来时,幕琉已经闹了半天,幕词生无可恋的拉住幕琉,“安静点。”

    “明月郡主。”幕词行了一礼,“听说我三弟惹怒了太子,现在未归。”

    宁明月抚摸着肚子,故意提高语调,“幕月暗害我的孩子未遂,太子问罪有何不可。”

    此言一出,众人惊呆,幕词反应过来事情的严重杏,“还望明月郡主行个方便,让我面见太子。”

    “幕月暂扣太子府,等事情查明,在做处置。”冷斐然从门后出来,对着幕词道,“回去告诉宰相大人,好好管好幕琉,我太子府不是随便的街市。”

    “是。”幕词强拉着骂骂咧咧的幕琉离开。

    幕月不知道外面怎么闹腾,这些时日他甚是煎熬,他不在乎宁明月的小伎俩,他想远离这一切,却如何无法逃脱,郁郁不欢,咳出一口鲜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