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章 默默的爱

    次日,冷玄然在屋里醒来,头痛域裂,皇后昨晚在宴后狠狠的痛批了他一番,无非就是居安思危,提防三皇子,冷亦然的回来,他确实有一丝的担忧。

    宁明月近在咫尺的脸映入眼中,臂弯中的妙人慵懒的睁开眼,软酥酥的叫了声,“太子。”

    冷玄然软香在怀,不能自持,所有烦恼暂忘,两人纠缠到直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宁明月伺候冷玄然离开,便叫来侍女,吩咐道,“明日,你去请幕月过来,就说是太子有重要的事,请他必须一去。”

    宁明月对幕月一直耿耿于怀,昨夜冷玄然酒醉,嘴里恋恋不忘的唤着幕月的名字,她要站在权利的顶端,一国之母,任何人都不能挡了她的路。

    幕琉在宫门口遇见冷斐然,刚准备上去打招呼,冷斐然赌气一般,理都没理,直接无视她走开了。

    “哼,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幕琉也转身向御膳房走去,反正她早习惯了冷斐然阴晴不定的脾气。

    “幕琉,你可来了。”冷清然看到幕琉一脸的欣喜,拉着幕琉的手道,“昨天你教我做的月饼,他很喜欢。”

    幕琉和冷清然自然而然已经发展成了好朋友。

    “我今天教你一道别的菜。”幕琉换完衣服,准备大展身手。

    “不行,一会儿我要陪着母后去皇家寺庙祈福。”冷清然满心欢喜,羞涩的低语道,“他也会去。”

    幕琉真的想去瞧瞧冷清然喜欢的男子是何般风采,奈何她要按守宫规,待在御膳房,负责皇帝的一日三餐。

    冷清然远远就瞧见了青梧,人多耳杂,一时也没说上话,等众人到了寺庙,冷清然才抽了身,找到了守在马车前的青梧。

    冷清然比青梧年长一岁,青梧比幕琉年长两岁,他没去北疆之前,每年秋日围猎,幕楚和青梧不相上下,最后两人要比拼一番,每次青梧都弃权,兄弟两人抱着胳膊在场里欢呼。

    有一年,青梧却和幕楚较量了一番,并拔得头筹,她在台阶上瞧着台下的青梧,光彩熠熠的少年,一眼动情。

    “大公主,可是有事?”青梧看冷清然过来,行了一礼。

    清飒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冷清然回了神,“青梧将军,无事。”

    “多谢大公主对将军府的照顾。”青梧听家人说他不在家的日子,大公主常来府里陪着母亲聊天,节日里也派遣人来问候,昨夜他刚到家,大公主就差人送来了月饼,十分好吃,他倒是挺喜欢的。

    “青梧将军太客气了。”冷清然感觉自己的双颊火辣辣的,满脸羞红。

    “只是。”青梧心想大公主对将军府的亲近定是别有迎因,却觉得直接问冷清然太过于唐突。

    “只是什么?”

    “无事。”

    皇后从寺庙出来,远远瞧着马车前谈笑的两人,朝着旁边的心腹嬷嬷一笑,计上心头,有了北郡王,如果再加上大将军府,便是如虎添翼。

    皇后拉过旁边的冷清然,慈笑,“清儿,你对青梧将军可是有意。”

    “母后。”冷清然唯恐马车外的青梧听到,轻轻推搡了一下,小秘密被人发现,害羞的低着头。

    皇后掀起车帘一角,瞧了瞧青梧的背影,满意道,“青梧是不错。”

    清清然然梧桐雨,黄昏时分,便突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秋雨。

    幕琉在幕府门口下了马车,提着湿湿的裙尾,这来回奔波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琉儿,你这是去哪里了?”

    不知何时青梧站在她身后,幕琉转身啊了一下,“你怎么没有一点声音,吓死我了。”

    “我,这是大公主昨日送来的月饼,十分新奇,香脆可口,我带给你一些。”青梧将手中的食盒递给幕琉。

    “嗯,我先进去了。”幕琉确实累极,今日她在御膳房做了一天的菜,手腕生疼,又淋了一些雨,额前发丝粘成一缕。

    “去吧,我也回去了。”

    少年笼罩在朦朦胧胧的雨雾里,执着油纸伞,迎风浅笑,虎牙尖尖,幕琉突然折身跑回,抱着青梧良久。

    她最近总是心绪不宁,患失患得,这样的少年,她舍不得失去。

    远处静静停靠的马车,冷斐然望着眼前的一幕,心里空荡荡,泛着酸味,在喜欢的人面前,多么完美的人都会自卑,昔日的天才,如今的废人,他拿什么守护他,青梧一来,她便不再需要自己,他就连争抢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在背后默默守护她。

    “走吧。”冷斐然放下车帘,吩咐夜离驾车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