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中秋的夜

    中秋佳节,圆月一出,京都张灯结彩,各銫小摊,喜气洋洋,幕琉拉着青梧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忘了所有。

    “青梧哥哥,你看这个小兔子好可爱。”兔子模样的馒头冒着热气,幕琉一下子窜到前面。

    老板热情的招呼,“小姐买一个?”

    “给她一个吧。”青梧从幕琉身后挤出来,掏出一锭银子。

    “青梧哥哥,你看那边。”幕琉跑来跑去,开心的像个小孩子。

    青梧牵过幕琉,拉在怀里,护着她不让人挤倒,“人这么多,你不要跑没了。”

    两人欢欢喜喜,甜甜蜜蜜,眼里只有彼此,全然没有留意身后紧跟的人。

    这边,皇宫众人团圆,大摆宴席,歌舞升平,饮酒赏月。

    “这月饼与往年十分不同,好别致,也尤为好吃。”各位主子前精致的盘子放着御膳房早就制作好的月饼,各式各样,味道也各有不同。

    “亦儿回来了,朕十分高兴。”三个皇子冷聂最喜欢的就是小儿子冷亦然。

    自从韦贵妃去世,三皇子冷亦然就请求去了北国当使者,昨日才回了皇宫,这冷亦然清俊帅气,微露稚气,正值少年,彬彬有礼,待人也亲切,外表纯善无害,像只小绵羊。

    “幸儿臣不辱使命,特地赶在团圆节回来,陪父皇过节。”

    众人侃侃而谈,冷斐然实在无趣,这种家宴素来他所不喜,心里等的着急,知道幕琉和青梧出去约会了,便让夜离暗中去盯着,到现在怎么还未回来。

    “陛下,太子与明月的婚事,一拖再拖也不是办法。”皇后见话题一直绕着冷亦然,心中十分不快,表面却一派的慈善。

    “等月末选个良成吉日,先把婚事定下来,年末,在举行成婚大礼。”冷聂突然没了胃口,冷着脸,“玄儿,明月,你们觉得如何?”

    冷玄然和宁明月互相瞧了瞧,便齐声道,“全听父皇安排。”

    “你们慢慢吃吧。”冷聂起身,对冷亦然道,“亦儿,你跟我来。”

    冷斐然瞧着冷聂一走,也没必要再待下去,“我也告退了。”

    “斐儿,你好久没有来宫里看我这个姨娘了,今日佳节,你陪我走走吧。”怜贵妃叫住冷斐然。

    “是。”冷斐然和怜贵妃回了寝殿,聊了半晌才出宫。

    夜离在宫门上了马车向冷斐然报告,“幕琉小姐已经回府了,两人一起游街买了些小东西,甚是亲密。”

    冷斐然周围三尺全是的寒气,“夜离,你说这青梧有什么好?”

    夜离没有说话,这等团圆的节日,他夜将军府的公子,却像个孤魂野鬼。

    “这是我带出来的月饼,食神做的,尝尝。”冷斐然将怀中的月饼递给夜离,调侃道,“你可以去后院找沈姑娘吃。”

    夜离将月饼捧在手里,红黄绿白四块,小巧精致,描绘着不同的图案,静静看着,再没有说话。

    这边,幕府众人都各自回了屋。

    “沐沐。”幕琉躺在床上翻来翻去,欣喜的睡不着,想找个人聊天,叫了好几声也没人答应,“这丫头跑哪里去了?”

    “哎呀。”幕琉突然想起太子那天威胁她的事,全然抛在脑后,便赶紧穿上靴子跑去幕月的院子。

    “二哥。”幕琉一副做贼心虚,溜进幕月的屋子。

    窗前的少年恬淡地坐在榻上,手捧着书册,缓缓转过头,轻声道,“琉儿,何事?”

    “太子最近可来找过二哥?”幕琉早知道幕月辞去了太子幕僚,以病为由,在家修养,太子可是从未来瞧过。

    “没有,你是不是闯祸了?”幕月越发的消瘦,惹得幕琉心里满是酸楚。

    “我,我,我。”幕琉说不出口,“我就是随便问问,二哥,我就是想说,二哥到底想不想再回到太子身边?”

    “我不会再回去的。”幕月放下书,打了个哈欠,“我喜欢做个散人,游上玩水,浪迹江湖,蹉跎了半世,剩下的日子该为我自己活了。”

    “琉儿明白了,二哥那我走了。”

    “小心门框。”幕月还没来得及说话,幕琉一转头磕在门框上,肿了一个大包。

    等幕琉离开,幕月便满脸愁銫,不停的咳嗽起来,虚乏无力,心中抑郁不得解,一滴滴堆起来,消得人憔悴。

    这边,幕词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他貌似对挑逗沐沐这小姑娘上了隐。

    “二少爷,我得去照顾小姐了。”沐沐被幕词圈在墙边,一动不敢动。

    “可是我想让你留下来照顾我。”温热的气息喷在沐沐的脖颈,沐沐一个哆嗦,腿都软了,直接吓哭了。

    “我不就丢了你一把葡萄皮,你这么报复我。”沐沐蹲在墙角泪眼汪汪,边哭边说。

    幕词手忙脚乱,也蹲一下来,大哥当年撩嫂子用的就是这招,怎么到这里不灵了。

    “不要再哭了,我不欺负你了。”幕词捧着沐沐的脸胡乱的抹着眼泪,袖口的硬料刮在脸上。

    “疼。”沐沐打落幕词的手,仰头对上男子清秀的面容,眼里藏着不明的情绪。

    幕词喉结蠕动,手指抚摸过诱人的朱唇,一把揽过沐沐红扑扑的小脸,直接亲了上去。

    富有弹杏的薄唇相贴,柔软的触感,少女齿间的香甜窜进来,湿润炽热蛊惑着幕词的理智全失,忘情的用舌头撬开她的贝齿,加深了吻,怀中的人渐渐放弃挣扎,笨拙地配合着。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沐沐低着头一把推开幕词,一口气跑出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