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七章 正面刚宁明月

    时至九月,落叶纷飞,再过几日便是中秋佳节,原本定于中秋举行太子与明月郡主的大婚,因为太后的丧事,被延迟推后。

    幕琉好几日未曾回家,用忙碌的工作麻痹祖母去世的悲痛,刚进御膳房就听到厨子们讨论今日青梧就要运送大将军的灵棺回京,宰相大人带着百官早早去了城门迎接,便转身跑了出去。

    幕琉跑的急,在转弯的时候碰碎了宁明月侍女手中的花盆,晶莹剔透的花骨瞬间折碎,玲珑花瓣触地,像一堆冰渣子。

    “不长眼的奴才,这是皇后最喜欢的玉玲珑。”宁明月气得顿失仪态,直接一巴掌甩在幕琉脸上。

    幕琉两眼冒金光,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莫名的一巴掌,面纱也被打落,跌坐在地。

    “来人,把这奴才给我带到朝阳殿,看皇后怎么处置。”宁明月气呼呼的吩咐,她本想拿玉玲珑讨好皇后,全被眼前人坏了事,现场都是宁明月的人,自然也不知道幕琉的身份。

    幕琉捂着面颊,被几个宫女架着,心想万不得去了皇后那里,便服软求饶,“小人知错了,求郡主放过小人吧。”

    这宁明月私下嚣张跋扈,对待侍女十分苛责,却在人前温柔体贴,面面俱到,虽早已进宫,大婚之事却一拖再拖,心里一直惴惴不安,脾气甚是暴躁,正好无处发泄,幕琉算是撞在枪口上了。

    “带走。”宁明月丝毫不理会。

    “你们这是闹什么?”身后传来浑然有力的声音。

    宁明月一看到冷玄然,立马变了脸銫,巧笑嫣兮,柔声细语道,“这位宫人打碎了我献给皇后的玉玲珑,还不承认,我刚要带她去皇后那里评理。”

    幕琉简直白眼翻出了眼眶,这宁明月比自己还戏精。

    冷玄然抬眸瞧去,一惊,邪魅笑道,“真是意外的收获,食仙木流,呵呵,宰相府幕琉小姐。”

    幕琉瞪了冷玄然一眼,因为幕月的事,她一直讨厌太子,既然如此,她便无所顾及,“是啊,我倒是想看看明月郡主为了盆花,取了我这相府小姐的脑袋。”

    “相府小姐。”宁明月赶紧装出一副惊吓的样子,好像自己受了委屈,用帕子沾点眼睛的泪花,“我不知道她的身份,气急了才如此。”

    幕琉瞪了宁明月一眼,做戏谁不会,也立马抽泣起来,“明月郡主刚才可是真要杀了我一样。”

    “还不放开。”充满怒气的声音喝道,吓得宫女赶紧放开幕琉,冷斐然脸黑成了一片,转着轮椅,自带极其强大的磁场,明明一人,却像带着千军万马,眼神简直要杀死人。

    “此事到此为止。”冷玄然瞧了一眼宁明月,又转向幕琉,心里却有别的打算,附在幕琉耳边私语,“幕琉,你的欺君之罪可是逃不掉的,不想你的身份曝光,叫你三哥来和我谈。”

    宁明月温温顺顺便也罢休了,轻蔑地看了一眼幕琉,心里却记恨上了幕琉。

    “都散了吧,二弟可还和我去大将军府?”

    冷斐然瞅着幕琉发红的面颊,清晰的手印,委屈的泪花,惹人怜爱,袖中紧握的手指咯咯响,这仇他记下了,“太子先行一步,我随后就到。”

    众人散去,幕琉终于哭了出来,静静的皇宫长廊,冷斐然递过帕子,“我又从来没欺负你,你怎么一见到我,总是在哭,哭是最没用的,弱者才哭。”

    她一哭,他的心都碎了,他却说哭是最没用的。

    幕琉止住哭啼,“我是哭这般样子怎么去见青梧哥哥,青梧哥哥是真回来了吗?”

    “回来了,不过还是要走的。”冷斐然瞬间醋坛子打翻,“你就知道你的青梧哥哥,对我的好,视而不见。”

    “你是我的好朋友啊。”

    “哼。”冷斐然不屑地转动轮椅,走了。

    幕琉心里全是青梧,将捡起面纱遮住脸,“这提史大人真是阴晴不定。”

    白衣孝衫,英气俊朗的少年在前面抱着灵牌,一步一步,格外沉重,后面的马车白布盖着棺木,两侧百官随从,沿街的百姓皆跪拜行礼。

    将军府的夫人,也就是青梧的母亲,在门口扶灵痛哭,悲天怆地,众人情不自禁,蓦然流泣。

    “圣旨到,众人跪拜听圣。”

    “大将军青鸿,忠肝义胆,为国捐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赐溢号忠安,青梧接大将军职,为南国镇边大将军。”宝公公宣读完圣旨,叫起跪着的青梧道,“皇上体恤将军长途奔波,家人就别重逢,便让将军处理完毕,明日再前往皇宫问候圣安。”

    青梧理应放置完灵棺立马进宫,十分感激,“多谢陛下体恤,但青梧为臣,君为大,待我换身衣服,立马随公公进宫。”

    多年后,昔日好友兵刃相向,幕楚大骂他愚忠,青梧也不知道什么样才算忠,他家世代武将,一门忠烈,君王之令,杏命不惜,后来他才明白,他的父辈的忠烈是为天下苍生,南国百姓,而他误解了这忠,若君主无德,臣子何必忠心耿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