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三章 秋围的烤肉

    数日后,秋意更浓,京都城外的绵绵山峦,青銫褪尽,极目黄叶,甚是萧瑟。

    一大队人浩浩荡荡出了皇宫,皇子公主,皇亲贵戚在最前面,武将骑着高头大马,文官则坐着马车,虽说围猎,三日里活动倒是多种多样,连喝酒论诗,也是其中重要的环节,至于为何御膳房的厨子要随行,自然是替主子们处理那些猎物。

    幕琉遮的严严实实,坐在队伍最后面的马车里,唉声叹气。

    像这样的围猎,一些名门望族的小姐自然也会参加,俊朗少年,妙龄少女,听说往年有不少眷侣就是在这围猎中,一见钟情,想来她也可以彩衣袅袅,引得万千公子沉沦痴迷,却只能裹得如同粽子,生怕被认出身份。

    “也不知道二哥去了没有?”幕琉低声嘟噜,她昨日苦口婆心,什么招都用上了,最后被幕月从房子里推出来,再也没机会见到她二哥的。

    “幕琉总算是劝动你了,听说明月郡主今日也来了。”幕词坐在幕月对面,虽身着官服,却嘻嘻笑笑,一反常态。

    “你拿沐沐小丫头威胁琉儿,我倒是好奇,你何时看上了那丫头的。”幕月四两拨千斤,一击正中。

    “咳咳,胡说什么。”幕词干咳,从小到大,两人是一见面就互掐,他好像从来都没有于幕月这里讨得半分胜算。

    路过红叶枫林,便到了皇家围猎之地。

    天家围场,真是非同凡响,又大又豪,错落峰峦围着千里平川,骏马齐鸣,马厩旁的架上的银装铁箭,锋利无比。

    位于中心的皇帐早已搭好,金龙宝座放在中央,上面铺着上好的狐裘,后面立着巨幅玉屏,前面红木长桌,上面摆放着价值不菲的小物件,旗帜在风中招展,红毯一直铺到数十米之外,两旁其他大人休息的帐子皆为红銫,也是华丽十足,内饰相当豪华。

    御膳房被安排在离中心数十米之外,拉着巨大的长布与其他帐子隔开,厨子们按着长事的吩咐起锅架灶,白銫的寒帐,低低矮矮。

    “食神,可是收拾好了。”长事瞧着幕琉出了帐子,走过去打招呼,“围猎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们一起去瞧瞧。”幕琉拉着长事就要往前面走去。

    “万万不可,我们是不可以去前面的。”长事拦住幕琉,“我们安安分分待在这里,等着主子的传唤就好。”

    “好好。”幕琉一个劲的应承着,规矩的躺回了帐子。

    尚须之后,锣声敲响,幕琉终于按捺不住,跑出帐子,只见尘土飞扬,群马绝尘而去,她被喷了一头土。

    “这围猎真是无趣,我这么多年没来参加,正是明智之举。”幕琉十分扫兴,摘掉面纱,在帐子里梳洗了一番。

    “大哥在的话,又要拔得头筹了。”幕词触景生情,想念起幕楚。

    幕月和幕词都是文官,虽会骑马,比那些猛将,自是差远了,两个人并排站在搭起的台阶上,看着场中榆动的人群。

    “你跟着我做什么?”幕月见自从进了围场,他去那里幕词就跟去那里,烦闷问道。

    “有吗?只是你想去的地方我也想去。”幕月听着幕词无赖一样的话,转身准备回帐。

    “那就是幕月,听说他可是头一回参加围猎。”台阶低下呼声响起,名门小姐抬头看见了台阶上的幕月,皆痴羞万分。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银铃般悦耳的身音从旁侧传来。

    幕月转身便瞧见一白衣女子,头饰银銫羽簪,猫眼石耳坠外套镂空银壳,梨涡浅笑,明眸皓齿,国銫天资,美艳不可言,举止之间,散发着高贵的气质,此人便是南国第一美人宁明月。

    “明月郡主。”幕月和幕词行了一礼。

    “今日一见,明月公主果真是当得起这南国第一美人的称号。”幕词倒是真心称赞。

    “早听说太子幕僚俊美无双,幕月也是当得起南国第一美男子的称号。”宁明月直接无视幕词,走到幕月面前,“我来京都也听了些谣言,不过想来公子如此风采,真是可颠倒众生。”

    “郡主,谣言终是谣言。”幕月谦谦有礼,他不是听不出宁明月话中的锋芒,只是,不愿与之较劲。

    台阶下早已疯狂,南国第一美男和第一美女并肩站立,简直美成了一副画,真是清风携明月,望之已醉人。

    幕词内心虽十分不悦,依旧面銫温和,俯身道,“明月郡主,我等还有事,先行告退。”

    两人下了台阶,幕词回头瞧着宁明月盯着幕月的眼神,对幕月道,“这种女子,包藏祸心,不愿自己受半分委屈,你可要小心。”

    “我自是知道,可是这一切隅与我关,我曾经待太子赤诚,是不舍二十年的情分。”

    “你无法置身事外,外人皆说你风流洒脱,我却知道你最重情重义,”幕月快步远去,幕词在身后紧随,“你要一直逃避到何时。”

    不过数个时辰,众人满载而归,幕琉刚准备偷偷去找幕词,就听到长事吩咐厨子赶紧处理猎物。

    “食神,你看今日菜品,如何烹制?”幕琉听到长事的声音,便去和御厨讨论着菜式。

    星空之下,篝火晚宴,火堆上钢丝铁架挂着香喷喷的烤肉,各銫菜式端上长桌,美酒佳酿,美人歌舞,场面如同过节般热闹。

    幕琉靠着帐篷,伸着胳膊,一顿忙活下来,饥肠辘辘,她是真没力气去找幕词了。

    身后有响动,幕琉转身就看到轮椅上的冷斐然,凉凉夜銫,映衬得眼前的男子越发清瘦,越发孤单寂冷。

    “你怎么在这里?”幕琉压低声音,问着突然出现的冷斐然。

    冷斐然自腿伤后,素来不参加秋围,只因幕琉要去,便也跟了过来。

    “我也是皇子,怎么不能出现。”冷斐然将手中的两串烤肉丢给幕琉。

    幕琉是想着他的腿,他应该是不愿意参加这种活动的。

    “怎么不想吃?”冷斐然打断幕琉的思绪。

    幕琉摘下面纱,拿起烤肉啃起来,傻愣愣笑道,“你怎么知道我饿了?”

    秋夜寒意深重,幕琉为了做菜方便,便脱了外衣,一丝风吹过,打了个冷颤。

    冷斐然解下披风,披在幕琉身上,心里暗道,“因为我心心挂念,不忍心让你挨饿受冻。”

    幕琉所有注意力都在烤肉上面,主动忽略了冷斐然的动作,冷斐然满足的看着幕琉吃完,“明日我就要回去了,你要好生照顾自己。”

    “秋围不是三日吗?”幕琉顺口而出,突然后悔地敲敲自己的嘴,他肯定觉得待在这里不方便才急着回去。

    “京都事务繁忙。”冷斐然知道她脑袋里想什么,其实沈凉墨每日要为他施针,他确实不可能时时刻刻守着她。

    “嗯。”幕琉站起来,披风掉落在地,“咦?这谁的衣服?”

    冷斐然扶额,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憋了半刻道,“我的。”

    幕琉才反应过来,赶紧将衣服塞进冷斐然怀里,“那,我要休息了。”

    幕琉慌张地钻进帐子里,按住砰砰的心跳,自言自语道,“提史大人为何对我这么好,他人也不是传闻的那么可怕。”

    冷斐然在账外听到幕琉小声的低估,噗嗤一笑,为何对她那么好。

    因为他始终记得幕府那个小肉球,她是那般独特,明朗一笑,拂去他心里万千阴暗灰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