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二章 食仙渡情劫

    次日清早,在提史大人府两人吃过早饭,冷斐然便送幕琉到了幕府,顺道颁布了太后的懿旨。

    “提史大人慢走。”幕府一行人目送冷斐然上了马车,幕清和幕词便收拾官服,紧随着去上早朝。

    幕词掀起车帘,看到门口的幕琉,唤道,“琉儿。”

    “二哥。”幕琉跑到马车前面,“对不起。”

    “琉儿,对不起。”两人同时说道,相视一笑。

    “二哥,我的事你要替我保密。”幕琉俏皮的将手指搭在嘴前。

    “你这般执拗,我自当顺着你了。”幕词宠溺着摸摸幕琉的头顶,狡黠地笑道,“昨夜提史大人府,提史大人可为难你了?”

    幕琉一把拉下车帘,转身跑开,“二哥胡说些什么。”

    数月后,夏尽秋初,天气骤然转凉,天高云淡,南国秋銫向来不比北国萧瑟,可是人心都是一样的酸涩苦楚。

    风度翩翩的潇洒郎,困在看不清的感情里,足足憔悴了一圈。

    幕琉刚进去饭厅,就看到如被霜打的花一样,萎焉巴巴的幕月,宫中都在传闻太子最近将要大婚,看来三哥是心烦此事。

    幕琉瞧着,自然心疼自家哥哥,却也无可奈何。

    自从她住在宫中数月,除了每周回来一次,平日在御膳房里研究菜品,倒也安然自在,宫里也风平浪静,就是每日都来御膳房瞧上一眼,死缠着她的冷斐然,气的她肺疼,王爷都是这么闲的吗?

    她可不知道,冷斐然日理万机,为了每日能瞧上她一眼,可是提高了多少的工效率,眼下她在家欢聚一堂,冷斐然还在提史司的大牢里提审犯人。

    “今日,琉儿回来,我们一起欢欢喜喜吃个饭。”慕清好几日没瞧见女儿,时时刻刻心里记挂着幕琉。

    “你不知道,你去了宫里,把你祖母和爹爹都想坏了。”大夫人插了一句,幕琉抱着老太太的胳膊撒娇,这事对亏祖母暗中帮忙。

    老太太虽然年事已高,身子骨倒也硬朗,精神抖擞,慈爱地摸着幕琉的头,“琉丫头总算长大了。”

    “是啊,都大姑娘了。”二夫人笑呵呵道,“是时候该嫁人了。”

    “娘。”幕月表示不情愿,她娘总是提嫁人的事,难道还怕她嫁不出去。

    “也不知道这北疆的战事何时才能安定,楚儿这么多年未曾回来了?”大夫人说着边流泪,流珠也流泪。

    幕玄不知道母亲和奶奶为何哭,从小椅子上滑下来,奶声奶气道,“娘亲怎么了?”

    流珠抱着团子,泪眼婆娑。

    慕清拍拍大夫人的肩膀,长叹一气,也哽咽道,“哎,昨日来了秘信,清鸿,青鸿老将军战死沙场,皇帝特地批准青梧运送将军的灵棺回京,楚儿暂代大将军一职,楚儿来了家书,流珠吃完饭可陪着你母亲前去书房看看。”

    好好的气氛渐渐凝重,皆都低头沉默不语。

    “说是一切安好,等战乱一平,就返回京都。”慕清掩住心里对老将军逝世的悲痛,对儿子的思念,宽慰众人道,“不说了,大家吃饭。”

    本来高高兴兴的一顿饭,在座的人都各怀心事,吃得索然无味。

    幕月随便吃了几口,就告辞回了屋,家人也都发现了幕月的反常,却不知道缘由。

    “琉儿,你可知道你三哥近日为何事苦恼。”大夫人放下碗,问道坐在旁边的幕琉。

    “可能是为太子大婚的事烦心,他是太子的幕僚,自然得万事考虑周到。”幕琉一本正经的撒着慌,心里惴惴不安。

    “哎,这孩子,管那么多干什么。”大夫人叹着气,烦愁不已,索杏不吃了。

    午饭后,众人散去,幕琉赖在大厅里,脑子里全是青梧回京,她快要见到她的青梧哥哥了。

    沐沐陪着幕词刚从街上回来,一进大厅,看到不太文雅地坐在椅子上的幕琉,激动地抱着幕琉,“小姐,沐沐想死你了,你有没有于宫里受委屈。”

    “你不知道,你不在家,二少爷说我是闲人,将我调到他的院里,让我每日干活,我累死了。”

    幕琉和沐沐拉着手在大厅里转圈圈,“你肯定把二哥得罪了,哎,有你受的了。”

    “小姐,救救我吧。”沐沐一脸哀戚。

    “哎,最近三哥一直都待在家里吗?”幕琉累了,坐在两旁的太师椅上,喝了口茶。

    “嗯,我觉得三少爷得了相思病,而且是单相思,不知那家姑娘能让三少爷如此牵肠挂肚,我要是能得到三少爷的青昧,死而无憾。”

    沐沐正犯花痴,就差口水快流下来了,突然背后一道凉飕飕的气息扑来,“怎么,小丫头,你看上幕月了。”

    “二少爷,你吓我一跳。”沐沐从椅子后面绕过,离了幕词一步远。

    “二哥。”幕琉仰头看着上方的俊脸,“你回来了。”

    幕词也从椅子后面绕出来,故意往沐沐旁边靠。

    “二少爷,我先走了。”沐沐头也不回,一蹦一跳地逃跑了,她现在可是怕幕词怕的要死,被幕词一盯,就全身紧张。

    噗嗤,幕琉看着他二哥那***无表情的冰山脸,此时各种无奈之态演绎脸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是治愈了。

    “看看你带出来的丫鬟,没个样子。”幕词这责怪的语气怎么还带着点得意。

    “我。”幕琉简直无语可怼,内心暗自骂道,“趁我进宫,居然将我的丫鬟据为己有,还说我的丫鬟不好,不好你倒是还给我呀。”

    幕词坐在旁边,慢慢严肃起来,“你知道幕月的事对不对?”

    “三哥什么事?”幕琉打着马虎眼,肯定是二哥在诓骗我。

    “过来,你还装。”幕词揪着幕琉的耳朵,两人撕扯出了大厅。

    “幕月的事,你怎么想的。”幕词拉着幕琉快到幕月的院子,认真问道,幕词平日就一本正经,亦庄亦谐,较起真来,非弄个明明白白。

    幕琉也知道装糊涂没用,老老实实道,“我不知道怎么办,二哥当真对太子有意?”

    “阿月恐怕也看不清自己对太子的情谊,是忠诚还是早就超出了范围,太子之人,不是情深之人,阿月迟早是会被伤害的。”幕词站在拱形院门,转身反向走去。

    “二哥,那怎么办?”幕琉跟在后面,也是担忧,“二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太子和二哥的事。”

    幕琉一直怕幕月,没想到藏的最深的居然是幕词,她对她二哥可要另眼相看了。

    “过几日就是秋围涉猎,你二哥从来不去,这次你求着他去,接下来的事交给我。”

    “我不答应。”幕琉抱着胳膊,“你告诉我,你的具体计划我考虑考虑。”

    “为了你的小侍女,好好考虑一下,你走了,我可不会放过她。”幕词理都没理,伸着懒腰直接去睡午觉。

    “幕词,你无赖,卑鄙。”幕琉双手叉腰,站在石铺小道上大骂。

    秋风吹过,零零散散几朵黄叶飘下,幕琉打掉头上的落叶,仰头看着高阔的蓝天。

    天宫,传送官见食仙素鱼,也就是凡间的食神幕琉,已经恢复了味觉,也成为了食神,便去向玉帝请求招回食仙,只怪当初自己失职,现在要记录食仙在凡间的一举一动,盯着他眼睛发酸,苦不堪言。

    “陛下,食仙虽味觉恢复,但这是食仙的劫,现在她还未成为这人间真正的食神,现在招回,不妙。”王母坐在旁边建议道。

    “食仙在人间还有情缘未尽,这情劫不渡,食仙难回天宫。”月老掐指一点,向玉帝禀报,“食仙要回天宫,必要尝尽人间情味,喜怒哀怨,悲欢离合。”

    一时众仙也附和着,“陛下,食仙目前不可回天宫啊。”

    “众仙所言,实为有理,食仙回来之事就先这样,等渡劫完了,再招回。”玉帝发了话。

    “那小臣?”传送官跪在下面,头贴着地面,颤颤巍巍。

    “传送官就继续记录食仙在人间的活动,等何时食仙回来了,再官复原职。”

    “哎!”传送官拿着毛笔和书册退出宝殿,这食仙历练变渡劫,他也是跟着渡劫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