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 太子妃选定了

    黄昏,夕阳斜垂,幕琉和沐顶着被映的红扑扑的小脸蛋,格外可爱,刚跨进幕府门栏。

    “小姐,你去哪里了,快去前厅,有大事。”小斯满头大汗,气吁吁地喘气。

    幕琉提起裙摆,蹭的不见了人影,有时幕琉也怀疑她是被厨艺耽误的长跑冠军,要说这跑步的速度,都是自小从家逃跑锻炼出来的。

    “发生什么事了?”幕琉在门口探探脑袋,看着坐上幕清一脸严肃,大夫人愁眉紧缩,母亲也低着头,压低声音,弱弱试探着问道。

    “是太子选妃的事。”幕词一派正经,悠悠开口,她这个二哥简直就是家里的老干部。

    幕琉心里倏然一紧张,暗道不好,“莫非三哥和太子的事暴露了。”

    “琉儿,你听爹爹说,天下好男儿万千,就是没有选上,咱再找。”幕清袖口沾沾泪花,心疼地瞧着幕琉,估计这孩子要伤心几日了。

    “就是,咱不稀罕,琉儿千万不要伤心了。”大夫人拿着帕子的手拍着大腿,唉声叹气。

    幕琉听得云里雾里,到底是在说啥,“爹爹,娘,你们说什么?”

    原本幕琉应该称呼大夫人大娘,但大夫人膝下无女,直接让幕琉称呼她为娘,所以对外也就称幕琉为嫡小姐。

    “下午宫里来信,你没有选上太子妃。”二夫人拉过幕琉的手,“我们知道你心里难过。”

    幕琉这才明白了,选不上她才高兴,要是选上了她就一哭二闹三上吊,非要爹爹去请求太子取消这门亲事,眼下到省心了。

    “我有什么好伤心的。”幕琉眨巴着大眼睛,坐在椅子上,丢了一颗葡萄在嘴里,“你们有什么难过的,难道让我嫁进皇家才高兴。”

    “琉儿真不难过。”慕清还以为这孩子为了让他们安心,故意忍住悲伤。

    “我真不,我自小就说过我要嫁给青梧哥哥。”幕琉无所谓,他太子爱娶谁娶谁。

    “原来我儿心中已经有人了,青梧到是个好孩子,等青鸿回来了,我就去商量一下两个孩子的事。”

    幕清万万没有料到,青梧回来的那天,他的琉儿却披着凤冠霞帔进了提史大人府,成了提史大人妃。

    “哎呀,这就好,看来是我们误会了。”幕清转瞬笑的眼睛的皱纹成了一堆,拉着两位夫人,“没事了,咱们吃饭去。”

    “是啊,这下我们放心了,来人,准备饭菜。”大夫人笑呵呵的吩咐下人,对着二夫人道,“你也放心了。”

    “是啊,我刚才这心可悬着了,我自是不愿她进宫,这下可好了。”二夫人长舒一口气。

    幕琉瞧着欢欢喜喜去吃饭的三个人,真是乌云大雨瞬间变成万里晴空。

    “奥,对了,这月还没给青梧哥哥写信。”幕琉做事向来风风火火,便着急忙慌的去了书房。

    朝阳殿,深更半夜,没了白日的燥热,清凉宜人。

    皇后依旧穿着凤袍,头上的凤冠,琉璃宝石在烛光下格外明亮,懒洋洋斜靠在榻上。

    “儿臣参见母后。”冷玄然身上还披着孝褂,跪在下面。

    “起来吧。”皇后早已料到太子会来,未曾就寝,原来是特地等着他。

    太子起身脱掉孝褂,递给旁边的宫女。

    “儿臣听说母后下旨,选取了北郡王之女宁明月为太子妃。”太子心里十分不快,明明他的选妻,他却最后一个知道,语气自然是带着怒气,“母后,为何不与我商量一番。”

    皇后端着的茶碗砰一声砸在榻上的小桌上,茶水溅在手上,侍女刚要递上帕子,“你们下去吧。”

    “是。”众宫女见皇后愠怒,小心翼翼退了出去。

    “我找你商量,你整日和幕府老三呆在一起,别以为我不知道外面的传闻。”皇后越想越气,站起来,指着太子大声斥责,“我为你做了这么多,想着等你继承大统,我就不必整日这般提心吊胆,娶谁不都一样,你又不喜欢。”

    皇后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缓了缓气,“北郡王实力雄厚,与之结亲,再好不过,你不要以为你是太子,将来就能继承大统,就算老二废了,老三凭着陛下对他母亲的那份宠爱,是不是个雷,还说不定。”

    偷偷露进来的风吹起纱幔,烛光摇曳,压抑的气氛充斥整个宫殿,冷玄然思绪乱作一团。

    “儿臣知错了,母后息怒。”

    自古江山美人不可兼得,若要江山,最终他注定是要失去他的。

    “哎,隔几日你亲自去趟北郡王府,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皇后也心力憔悴,单手扶着额头,靠在小桌上,“你退下吧。”

    “儿臣明白了,母后早些歇息,儿臣告退。”

    “嗯。”皇后闭着眼睛坐在榻上,她老了,也累了,心也是越来越狠了。

    高高在上的一国的帝后,还远不如一个平凡人家的女子,相夫教子,举案齐眉,幸福的安度一生。

    她不使用手段,自会有人使用,她不对付别人,自会有人对付她。

    一群困在暗无天日的深渊里的女人,为了一丝光明,争来斗去,着实可怜。

    冷玄然刚出昭阳殿就看到台阶前的幕月,皎皎月光,白衣少年,清风明月形容的也就是这般的男子。

    幕月瞧着冷玄然沉着的脸銫,就知道了大概,“太子不必生气,皇后这样做,自有道理。”

    “哼,你到是无所谓。”冷玄然冷哼,甩着衣袖,从幕月面前经过,愤愤然走下台阶。

    “我答应过你的我不会违背,但是太子也不要太任杏。”幕月站在身后,终于人畜无害的脸微微沉着不悦

    “好一个幕月。”冷玄然转身快步走幕月面前,“呵呵,我要娶北郡王之女宁明月,明月郡主,听说是我们南国第一美女,不知道相比较我们南国第一美男的你,谁会更胜一筹。”

    “明月郡主身份高贵,臣不及。”幕月俯着身子,低头瞧着青石台阶,“臣恭喜太子。”

    “你真无情。”冷玄然苦笑的脸在夜銫里越发的暗沉,满脸的不甘分不清楚是真实还是虚假,半晌,“阿月,你会恨我吗?”

    幕月不语,最后两人在沉默中,一个转身向西出了皇宫,一个向东去了东宫,都未曾回头。

    宁明月那个最后得到了冷玄然的心,改变了他的女子,他第一美男的风华绝代当真所不及。

    他妥协的那刻,他们之间就已经相隔了千里,不可复还当初。

    表面多情的人最终成了无情人,表面无情的人却是最深情之人,他始终未曾恨过他半分,到头来他最恨的人始终是他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