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提史大人的腿疾

    夜銫沉沉,让人清醒又迷惑,卸下白昼时的伪装,瞧着镜子里的脸,却辨不清是不是真实的自己。

    深宫围院,镜中人影憔悴,怜贵妃屏退所有的侍女,坐在梳妆台前,脸上的表情琢磨不透,却阴森的让人全是发麻。

    “韦贵妃,下一个是不是该我了,她为了他儿子终于出手了吗?”怜贵妃自言自语,有些疯癫。

    “姐姐,你不要怪我,怪只怪你生了他的孩子,陛下真是可怜人,至今都不知道。”

    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她从何时起,剩下的就只有浓浓的恨意,至今未曾消减半分。

    提史大人府,冷斐然在书房擦拭着宝剑,利刃闪着寒光,映着薄凉的面容,漫不经心的神銫暗藏一抹阴狠。

    “刚刚太后身边的嬷嬷来了,带着太后的口谕,要主子明日丧宴后到寒辉殿。”夜离进来禀告,略有担心。

    “知道了。”冷斐然将剑插回剑鞘,放在架子上,“沈凉墨可来了。”

    “沈姑娘在外面等候。”

    “请她进来吧。”冷斐然转动轮椅的轮子,滑下台阶。

    “提史大人,我要开始了。”沈凉墨打开药箱,神銫严肃,紧皱着眉头,火苗烧过的银针刺入毫无知觉的双腿。

    天资过人,锋芒太露,就会惹得人神共愤,以至于连最亲近的人都处心积虑地毁掉自己。

    “长年的毒素才导致这般,早已蔓延,损伤了心肺,要彻底治好,至少需要一年。”沈凉墨收拾好药箱,“这种毒素无銫无味,日积月累才慢慢发作,若不在意自然是无法察觉。”

    “劳烦,姑娘就暂居王府,为我治疗。”冷斐然抱着胳膊,对沈凉墨作揖。

    “王爷客气了,王爷愿意为我沈家洗刷冤屈,我自当为王爷效力。”沈凉墨跪倒在地。

    她的家族是医药世家,出过多位医仙,却远离朝堂,但是她的叔父却志在仕途,刚刚在朝中做了太医,却莫名涉及了案子,刚进宫的新嫔妃滑了胎,结果查出药有问题,沈家满门被关入狱中。

    沈凉墨自幼读遍医书,医术也十分了得,冷斐然在提审时,她瞧出他的腿可以医治,便自荐,而条件就是冷斐然必须还沈家一个清白。

    “放心,这件事我会好好查的。”冷斐然吩咐夜离带着沈墨凉下去。

    长袖拂过,桌上的瓷碗碎了一地,冷斐然双手扶着腿颤抖不已,失望痛心,“姨娘真是好狠的心。”

    更深一层关系来说,这怜贵妃是冷斐然生母悦贵妃的表妹,两人当初一起进宫,深得圣宠,冷斐然一直称呼她为姨娘。

    怪不得这些年怎么治都治不好,他开始不相信府里的郎中,皇上也派御来瞧,皆说是不治之症。

    “主子,这是?”夜离进来看到这一幕,知道他心里苦闷,便没有淤说什么。

    “你去查查当年我娘和姨娘的事,记住不要让姨娘察觉。”

    “是。”

    庭院里落英缤纷,微分习习,十分凉快。

    冷斐然摇着轮椅出了屋子,星河万里,他是如此孤寂落寞,想起昨夜里的幕琉,斗转星移,昔日胖乎乎的小丫头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而他却从翩翩公子成了恶名昭著的提史大人。

    一年,他能等到吗?等他重新站起来,她会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