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提史大人送回家

    红墙金瓦,宫灯摇曳,幕琉一直跑一直跑,不敢停下,恐慌至极。

    前面有扇打开的门,幕琉立马钻了进去,靠在门后喘息了良久才平复下来,定眼一瞧。

    院里颇为萧条,仿似好久无人居住,没有点一盏灯,石阶小道两旁,阴森的竹林,风吹动竹叶,瑟瑟作响,在月光下,像暗夜的幽灵,张牙舞爪。

    “好恐怖。”幕琉提着裙摆,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穿过竹林,后面的屋子,窗口散发着微微烛光,看来有人在里面,这般冷清,莫不是冷宫。

    幕琉轻手蹑脚走到窗户前,轻轻点开窗户上的纸,刚要往里看,突然感觉脖颈一凉。

    “你是谁,鬼鬼祟祟在这里干什么?”冰凉的剑刃低着幕琉白皙的脖颈,身后冷俊的男子质问道。

    “好汉饶命。”幕琉差点吓失魂,哆哆嗦嗦,“我就是迷路了。”

    “夜离,带进来。”屋里男子温凉的声音传来,辨别不出语气里的情绪,夜离带着幕琉进了屋。

    “我真得只是迷路了,我是相府的小姐,你们,你们,杀了我,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幕琉不敢抬头,颤抖着身子,语无伦次。

    “相府小姐。”冷斐然听着发抖的声音,这姑娘应该被吓坏了,“谁说要杀你了。”

    幕琉一听,抬起头,面前的男子俊雅非凡,浅蓝銫的外衣套着薄纱,五官挺立,黑如曜石的瞳孔,深邃无比,好像黑洞一样,要把人吸进去,总觉得好像在那里见过,只是,为何坐在轮椅上,一股寂寞撒满全身。

    “你不杀我,你是谁,我来参加宴席,迷了路。”幕琉照实说道,“你能不能派人送我回去。”

    “主子,这。”夜离有所猜疑。

    “无妨,我正要回去,这个时候宴席早已散了,官眷早已出了宫,我直接送你去相府。”冷斐然摆摆手,若真是相府小姐,她会让他送她回相府的。

    夜离的话咽回喉咙,不悦地冷哼一声,推着冷斐然准备离开。

    “你不走。”冷斐然看着杵在原地不动的幕琉,当年的小肉团已经出落成水灵灵的大姑娘,只是这呆呆萌萌的傻,还是一如当年。

    转瞬三人已经出了宫门。

    “多谢了,我瞧你应该身份也不低,你怎么称呼啊?"幕琉在马车里摇晃着脑袋,说个不停,“你去皇宫干嘛?。”

    冷斐然沉着脸,懒得说话,想起多年以前,他唯一一次去相府,十年过去了,她怎还是这般话多。

    “你到底是谁啊?”幕琉就不信问不出他是谁。

    “姑娘幕府到了。”夜离掀开车帘,朝车里说道。

    幕琉下了马车,看见黑着脸站在门口的幕词,知道做错了事,低头跑过去。

    “幕大人。”夜离走过来朝幕词打招呼,指着幕琉,“可是幕府小姐?”

    “是小妹。”幕词瞪了幕琉一眼,“你又闯祸了。”

    “二哥。”幕琉拉着幕词的胳膊撒娇,“我迷路了。”

    “既然是幕府小姐,人已经送到,我们告辞了。”夜离跳上马车。

    “提史大人可在车上。”幕词走到车前,看着夜里问道,夜离点点头。

    “多谢提史大人送舍妹回来。”幕词朝着车里喊道,“改日我去提史大人府道谢。”

    提史大人,幕琉再一次石化,当朝二皇子夜斐然,赐封号提史大人,掌管提史司,心狠手辣,冷酷无情,惨无人道,京都人提及此人,比阎王爷还恐怖。

    提史司是什么地方,那是犯人只要进去,连骨头都不留的地方,直接由皇上调遣,监督百官,查办重大案件。

    “幕词兄客气了,夜离,走吧。”马车的人未出来,吩咐了一句,夜离驾着马车离开。

    “哥哥,和提史大人关系很好吗?”幕琉听得提史大人对幕词以兄弟相称,写满一脸的疑惑。

    “一起办公久了,自然熟悉了。”幕词淡淡道,“你怎么碰到提史大人的?”

    幕琉脑袋里想起御花园的一幕,二哥和三哥,不会都是短袖吧,一个太子,一个提史大人,幕琉简直不敢往下想。

    “你在想什么?”幕词敲着发呆的幕琉,“爹爹,母亲们都在大厅,很是担心。”

    “奥奥。”幕词瞅着傻呆呆的幕琉,都不忍心骂她。

    幕府大厅,灯火通明,慕清沉着脸坐在主位,厉声喝道,“千叮咛万嘱咐,你当耳边风了,你还搞失踪。”

    “你爹的老脸让你丢尽了,你简直无法无天了,看来你逼着我用家法了。”幕清站起来,拍着自己的面颊,气愤道。

    “哇,爹爹,我知道错了。”幕琉想着今晚皇宫的一幕幕,不禁感到害怕,被这一训,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越哭越伤心。

    一众人那里见过幕琉这般恸哭流涕,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大夫人拉了拉慕清的衣袖,“老爷,琉儿莫不是受了惊吓,哭成这样子。”

    “你还有理了,又哭起来,这招对你爹没用了。”慕清虽然嘴上依旧强硬,背在后面的手,打手势让大家出来劝劝。

    众人在厅里吓得不敢说话,相互瞅来瞅去,看到慕清暗中的手势,瞬间明了。

    “爹爹,妹妹初次进宫,迷路自然很正常。”慕词赶紧站过来,对着幕清道。

    “老爷,琉儿平安归来了,就算了吧。”大夫人递给二夫人眼銫,附和着。

    “老爷,琉儿哭成这样子,定是有事,就不要计较了。”二夫人看着满脸泪痕的女儿,也不忍心再责怪。

    “老爷,你就不要责罚小姐了。”

    “爹爹,小妹今日走丢,我也有羽任。”

    看到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大家对自己如此疼爱,幕琉感到幸福无比,心中升起暖暖的感激之情,控制不住情绪,哭得更加厉害。

    这下众人彻底慌了。

    “琉儿,这是怎么了,你别吓娘啊。”二夫人跑过去,抱着女儿,也哭了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你跟哥哥说啊。”幕词也搞不明白,难道提史大人欺负她了。

    提史大人冷斐然躺在榻子上,莫名打了一个喷嚏,难道谁想我了?

    “爹爹不罚你了,我的小棉袄,到底怎么了?”幸好朝廷百官不知道在朝堂上叱咤风云,威严十足的宰相大人,在家简直是活生生的女儿奴,这种反萌差,简直不可言说。

    “我就是感觉自己太幸福了,你们对我太好了,我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幕琉抽泣道。

    “哎,这傻孩子。”气氛一秒由紧张变成轻松,众人又相互一瞅,散了散了,该休息了。

    幕琉破涕为笑,跑过去抱着慕清,“让爹爹担心了,我以后会听话的。”

    慕清感觉女儿真的长大了,听到幕琉懂事的话,激动的趴在大夫人肩膀上哭,“琉儿第一次让我这么欣慰,这孩子真的长大了。”

    大夫人拍拍慕清的肩膀,内心道,“老爷等明天她还是个小魔王,你不要想多了。”

    “我回来了。”幕月走进来,看着大厅里正准备散去的人群,“发生什么事情了?”

    突然,幕月感到莫名的紧张,不会幕琉把他和太子的事告诉了家人,立马跪在地上,“我错了。”

    “知道错了,你怎么这么晚回来,不知道家里人担心。”慕清严肃地看着慕清,“家法伺候。”

    幕月乞求的眼神瞅着众人。

    “好困,妹妹我们早些去歇息吧。”大夫人打着哈欠,拉着二夫人出了大厅。

    “哎呀,我今晚还要去读一本好书,怎么忘了。”幕词从幕月身边走过,“三弟,要好好跪着奥。”

    “三哥,放心,你的事我不会说的,我先去消化几天,我先去睡了。”幕琉拉着沫沫笑嘻嘻地跑开。

    “爹,为何不惩罚妹妹,我只是晚归,她可是失踪啊。”幕月举着藤条,控诉不公平的对待。

    慕清直接假装没听见,缓缓走了出去。

    “我的老天,怎么可以这样子。”空荡荡的大厅,等人都走了,慕月将手中举着的藤条放在桌子上,起身拍拍土,回了屋子睡觉。

    慕清在柱子后面看着众人离去,折回大厅,将桌子上的藤条拿在手中,他的四个孩子皆是善良有才,虽然琉儿有些顽劣,到是心直口快,洒脱之人,只是这月儿,心思隐匿,才谋过人,极为会掩藏自己的情绪,叫人难以看明白。

    眼下的幸福不知会维持到何日,他不能一辈子护着他们的周全,将来他们的路要自己来走,是非对错,爱恨情仇,都要他们自己来承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