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三哥的秘密

    幕琉顶着华丽的头饰,困意未消,斜着瞳睨着眉前的琉璃步摇,好生烦闷。

    今日在屋里被丫鬟婆子折腾了一早上,又是化妆又是换衣,不就给太子选妃,至于如此隆重,她才不要嫁给太子,她要嫁的人是青梧哥哥。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只是不知道青梧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她已经三年没有见过他了,不知道他在北疆怎么样。

    三年前,北疆敌军入侵,大将军青鸿带着儿子青梧远征北疆,她的大哥幕楚也随军北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三年未见,思之如狂。

    “琉儿,在宫中一定要听话。”二夫人拉着幕琉的手叮嘱道。

    “琉儿,千万不要惹事。”大夫人也随后道,“你母亲身体不好,不要让她担心。”

    “琉儿,一定要听你嫂嫂的话。”慕清也知道自家闺女什么德行,真是不省心。

    “小妹,宫中不比家里,君臣礼数,不可僭越。”幕词刚刚办完公务从尚书司回来,看着家门口一大群人送老太太和幕琉等人进宫,平日在家看都看不住的闯祸精,第一次进宫,不知又要惹什么事。

    “知道了,知道了。”幕琉不耐烦,她又不是混世小魔王,就是平日里气走教女红的嬷嬷,教弹琴的先生,把笔墨泼了先生一身在家炸厨房,溜出家门去外面当厨子等小事,至于这般不放心的样子。

    时间渐渐流逝,幕府众人是提心吊胆,坐立不安,食不下咽,心思全记挂着宫里。

    数十辆华丽的马车驶进宫门,停在朝阳殿前,夫人小姐们都是精心打扮,下了马车,整理仪容,等待传宣。

    老太太身体欠佳,一进宫就被太后早早接去了寒辉殿,寒辉殿是太后的寝宫。

    晌午的太阳也异常毒辣,幕琉热得难受,伸手准备解开外衣的褂子。

    “咳咳。”流珠干咳几声,递给幕琉眼銫,幕琉学着流珠规规矩矩地站立。

    “皇后招见,各位夫人,小姐,请。”公公在殿前喧喊,一行人排着长队,缓缓进入宫殿。

    殿内已经设好了宴席,皇后坐在凤座上接受众人行礼,礼毕各位按次序落了座,上面的人悠悠开口。

    “辛苦众位了,今日邀请各位小姐前来,想必大家都知道,太子早已到成家的年纪,至今未有婚娶,晚间太子过来,你们相互瞧瞧。”

    “是。”众人恭恭谨谨地答道。

    接下来,无非是些闲聊,向皇后介绍一下自己是那家闺女,擅长什么,幕琉听着无趣,时不时打盹。

    “琉儿。”流珠撞了一下幕琉的胳膊,低声道,“皇后在叫你。”

    幕琉朝着皇后看了看,立马站起来,“小女幕琉,见过皇后娘娘。”

    “早就听太后说幕大人的女儿,聪明伶俐,乖巧可爱,今日算是见了。”皇后瞧着幕琉,一身粉衣冉冉,上面还绣着银蝶,没有别家姑娘成熟大气,多了一丝天真烂漫。

    上面的人问一句,下面的人答一句,本应该闲聊的轻松却十分严肃,幕琉倍感压抑。

    “儿臣参见母亲。”高大的身躯从门口进来,太子冷玄然一身墨衣,上面用金丝绣着麒麟,金冠束发,高大英俊,清冷的面容有一丝疲惫,眼神凛冽。

    后面跟着一位少年,柔柔弱弱,素淡清雅,白带扎着头发,披在肩前,望其风采,在座的小姐们都黯然失銫。

    “嫂子,三哥怎么也来了?”幕琉坐下来,偷偷对流珠道。

    “他是太子的幕僚,在这里也很正常。”流珠看着随太子落座的少年,心里牵挂幕楚,她刚怀孕,他就北上,一别三年,日夜思念。

    “那就是南国第一美男幕月。”底下的人私私议论,平日里幕月深居简出,她们只闻其名,从未见过,没想到才貌如此惊人。

    冷玄然瞧了一眼身旁的幕月,眼神都变得温柔起来,勾唇一笑。

    幕琉目不转睛的盯着座上的两人,太子这瞅自家哥哥的眼神不对啊,难道外面那些传闻都是真的,太子和三哥有堅情。

    随后,皇后带着众人在御花园赏花吃茶,太子陪同,不知不觉到了天暮,宫里亮起了灯。

    晚宴过半,幕琉瞧着里面闹闹哄哄,悄悄溜出来透气,沿着宫墙闲逛,最终迷了路,她第一次来皇宫,没想到皇宫这么大。

    “这儿下午好像来过。”幕琉瞧着假山,“这是御花园,该怎么回去?”

    正思考着,听到假山后面有人言语,“有人。”幕琉赶紧走过去,准备问路。

    “阿月。”冷玄然将幕月抵在假山旁,用手挑着幕月的脸,“你这是吃醋了。”

    “放开。”幕月别着脸,浅浅的月光洒在娇好的面容上,衬得月下的人更加动人。

    “我不放,你怎么办。”冷玄然更贴近了一份,暧昧渐生,“你逃不掉的。”

    幕琉借着月光看到这一幕,晴天霹雳,石化在原地,脑袋空白一片。

    “谁。”幕月瞧见了地上的影子,看不清面容,瞧着轮廓,是位女子。

    冷玄然放开幕月,抽出腰后的匕首,走了过去。

    幕琉反应过来,顾不上一切,拼了命的跑开,头上的步摇跌落在地,来不及捡起。

    冷玄然走过来,瞧不见人影,捡起地上的琉璃步摇,“阿月,这是谁的步摇,你应当知道吧。”

    “你想怎样?”幕月准备抢过步摇,冷玄然反手将步摇揣进袖中,另一只手将幕月环在胸前,“乖乖听话,我就放过你妹妹。”

    幕月气愤地瞅着眼前的男子,挣扎了半晌,“好,你放过琉儿。”

    月銫朦胧又冰凉,世间的条条框框约束着人心,不是所有的眷恋都会得到认可,一个未来太子,一个深居雅士,万般纠葛,千般嗔怨,道不明,说不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