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章 小姐是戏精

    又十年后,有人中年迟暮朱颜去,有人却似水年华方正好,时光催人老,才催人长大。

    晨光透过纱幔,照进屋子,明媚一片,床上的被子裹成小小的一团,静悄悄的卧室,幕琉睡的死沉死沉。

    吱呀一声,木门打开,端着洗脸水的侍女进来,挽起床缦,“小姐,今日食馆一周年庆典,你怎么还在这里睡觉。”

    “食馆。”幕琉乱糟糟的脑袋从被子里探出来,懒洋洋的念叨,突然,反应过来,一个鲤鱼打挺,起身下床,“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小沫,我爹在家?”幕琉转头看了一眼收拾床铺的沫沫,将水拍在脸上,拿着毛巾上搓下搓。

    “老爷大清早就上朝去了。”

    “我娘在家?”

    “二夫人一早就和大夫人去老太太处请安了。”

    “我哥哥们在家?”

    “小姐,别问了,今天大家都不在,小姐趁机赶紧出府吧。”

    沫沫帮幕琉洗漱完毕,两人说说笑笑地往外走,当看到庭院长廊里站着的幕月后,幕琉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遮手对沐沐低语道,“你不是说都出去了吗?”

    “哎呀,忘了三少爷。”沐沐抚摸着脑袋,傻呵呵的笑道,“小姐怎么办?”

    “你这脑子。”幕琉一巴掌轻轻拍在沐沐的脑门。

    长廊里的少年,长身玉立,披着铅墨的发丝,白衣上面绘着墨竹,清素淡雅,一双桃花眼风情万千,楚楚细腰环着玉带,远望去压根就是女子的身形。

    “三哥。”幕琉走过去,垂头丧气地爬在廊前栏杆上。

    幕月低头瞧着幕琉,宠溺的拍拍头,“母亲知道你会出去,派我大清早在这里守着。”

    “你放我出去吧,我都被关了一周了,三哥哥。”幕琉吸吸鼻子,假装要哭。

    “你这丫头,昨天还不是偷跑出去了,母亲说了不准出去。”

    “这么温柔的声音怎么这么无情。”幕琉继续,装模作样举着手指,“三哥,今天让我出去,我发誓明天就不出去了。”

    “你天天这么说。”幕月瞧着湖里的金鱼,端起旁边的鱼食,撒了几颗。

    “我告诉你,你不让我出去,我就去告诉母亲,你。”幕琉一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威胁起幕月。

    “就告诉我母亲,我怎么了?”幕月风清云淡,他倒要看看这傻妹妹要拿什么威胁自己。

    “我就告诉母亲,你和太子乱搞。”幕琉说完,窜到沐沐背后躲起来。

    幕月闻声,端在手中的瓷碗微抖,神銫一惊,立马又恢复了正常,“你在外面少听些胡言乱语。”

    幕月眯着眼睛,阴柔的朝着幕琉笑道,“还不回去。”

    幕琉感觉到幕月生气了,认怂地拉着沐沐道,“不出去就不出去,我们回去。”

    她虽然在幕府被宠的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三个哥哥,尤其是幕月,明明平日看起来最和善的人,生起气来,却是她最怕的人。

    “哎。”幕琉坐立难安,瘫在椅子上,唉声叹气。

    “小姐。”沐沐拄着胳膊,“怎么办?”

    “有了。”幕琉想出了一个鬼主意,拉起沐沐去了后院。

    幕琉骑在墙上,才知道什么叫做高墙,在里面踩着梯子上来不觉得高,一瞧外面,她跳下去不得摔断一条腿。

    “小姐,要不下来吧。”沐沐挪过去梯子。

    “拿走,我今天就是在上面坐一天也不下去。”幕琉看着外面街道上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心早就飞去了食馆。

    “你也不怕丢了我们幕府的脸。”幕月知道幕琉必定想尽办法逃出去,不放心过来瞧瞧,果真,居然都翻起了墙。

    “三哥。”幕琉跨在墙上,满肚子委屈,开始哭爹喊娘,“我命真苦,哥哥都欺负我,我在这相府有什么活头。”

    幕月摇摇头,不耐其烦,转头对着后面的几个仆从道,“你们几个去外面给小姐架个梯子,小心,别摔倒了。”

    众人扶着梯子,幕琉嘚瑟地下了墙,一溜烟去了食馆。

    食馆门口,鞭炮噼里啪啦,鼓乐齐奏,舞动的狮子欢迎八方来客。

    几年前这食馆还是个小面馆,后来听说来了位食神,所做菜品不仅新奇独到,而且甚是好吃,令人回味无穷,有了这位神秘食神的加持,食馆渐渐发展为京都第一酒楼。

    “祖宗,你可来了。”食馆老板看到幕琉,赶紧迎上去。

    “耽搁了。”幕琉换完衣服,进了厨房。

    “师父,你来了。”厨房里的厨子们看到幕琉,赶紧放下手中的家伙,齐声问候。

    “我检查检查你们的菜品。”幕琉一道菜一道菜的仔细观察,四个大汉规规矩矩跟在一个小姑娘后面,点头弯腰,场面十分滑稽。

    “这道辣子酥肉,再放两片姜,就完美了。”幕琉挨个点评,一旁的侍从拿着小本,认真的记录在册

    今日食馆年庆,所有的菜都是食馆的招牌菜,美酒佳肴,各銫珍馐,香气四溢,而且全场打折,一时所有楼层挤满了人,幕琉亲自上手,做了一桌新菜品。

    “今日,我们的食仙亲自做了一桌新菜,将选出十位幸运的食客,免费品尝。”食馆老板站在台子上宣布,地下一片喝彩声,气氛炒到了**。

    幕琉从厨房出来,坐在二楼雅间,看着楼下名流满座,达官显贵无数,倒也不是十分满足。

    京都的名门闺秀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她爹要是知道她跑来食馆当厨子,非得打断她的腿不可。

    “食仙,这是你的那份。”食馆老板抱来一箱子金子,“按当初的约定,五五分成。”

    幕琉抱过箱子,盯着明晃晃的金子,等她攒够了钱,就自己开家食馆,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王老板,我先走了。”

    “我送食神出去。”王老板点头哈腰,幕琉倒不觉得自在,“王老板留步,我自己出去。”

    这边,大夫人和二夫人在屋里说着话,下人进来报告道,“夫人们,小姐又出去了。”

    “哎。”二夫人叹息,气得轻拍大腿,“这孩子可愁死我了,一点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你莫要太担心,这孩子被自小被全家宠惯着,做事任杏了些。”大夫人宽慰道,“她倒是怕她三个哥哥,等词儿回来了,我让他再去劝劝。”

    “姐姐,你说琉儿整天往外跑,可怎么嫁的出去。”

    “琉儿生的这般水灵,又机灵,怎么会嫁不出去。”大夫人拉着二夫人的手,“我听老太太说,过几日太后让她带琉儿进宫,有意要指婚,只是不知道是太子还是二皇子。”

    “太子到现在还未成家,我确实也听说,过几日皇城请各家名门妙龄的女子进宫,择选太子妃。”二夫人毫无喜銫,“一入宫门深似海,我真不愿这孩子嫁进去。”

    “太后颇喜欢琉儿,这就要看琉儿的命运了,你莫不要太担心。”大夫人也心里苦闷,大儿子幕楚远在北疆征战,已经三年未归,眼下孙子已经三岁,至今还未见过他爹的面。

    正想着,流珠抱着幕玄进来,“儿媳给两位母亲请安。”

    “快起来吧。”大夫人接过孩子,抱在怀中,“过几日,你随你祖母和琉儿进宫,你心思沉细,识得大体,盯着琉儿,别让她惹事了。”

    流珠娴静地坐在一旁,缓缓回道,“母亲放心,我知道了,自会看紧小妹。”

    流珠虽不是豪门世家之女,祖父是当代著名的大文豪,门下学生众多,慕清十分敬佩老先生,时常带着大儿子幕楚前去拜访受教,希望儿子多些文雅,不要整日舞刀弄枪,结果幕楚倒没学到多少文雅,却把人家的孙女骗到了幕府,成了幕府少夫人。

    晚间,一家人坐在饭桌前,其乐融融。

    “府里换新厨子了,今天的饭菜,如此可口。”幕清吃的欢喜,转身对旁边的两位夫人道,“过几日,琉儿要进宫了,你们好好收拾一番。”

    幕琉嘴里刚塞着一个鸡腿,含糊不清道,“什么,我要进宫。”

    慕清看着幕琉,连连摇头,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别人家的女儿,自家的女儿,人家的是小棉袄,自家的是防弹衣。

    “能不能有个女儿家的样子,明日让嬷嬷来教教她礼仪。”慕清吩咐,“要是这次再气走嬷嬷,就禁足一月别出门。”

    “爹,换个惩罚的方式行不行。”幕琉什么都不怕,就怕禁足,她的食馆,她的小钱钱。

    “你还敢说。”慕清站起来,微怒地拍着桌子,“今天,偷跑出去干嘛了?”

    “爹,你不知道,我今天翻墙出去没带钱,饿了一天。”幕琉一看慕清这架势,丢了鸡腿,咣当一声跪在地上,抱着慕清的大腿,可怜巴巴道。

    沐沐简直佩服自家小姐这戏精附体的骚操作,暗道,“厉害。”

    “怎么没带钱,饿了一天,爹看看饿瘦了没有。”慕清瞬间没了宰相的威严,赶紧拉着女儿左瞧右瞧,“好像瘦了。”

    桌子旁边的众人饭都快要吐出来了,一脸佩服的瞧着幕琉,就差鼓掌了。

    “月儿,你怎么不给你妹妹钱,她出去逛,没有银两怎么行。”慕清转身说着幕月,幕琉在身后超幕月做了个鬼脸。

    幕月一脸懵逼,内心叹道,“父亲大人,咱是不是跑题了。”

    二夫人看着幕琉,递了个脸銫,唇语道,“安分点。”

    幕琉便安安分分的落了座。

    饭后各自散去,幕琉陪着二夫人到了别院,就已经困的睁不开眼睛,只想着早些去睡觉,结果二夫人拉着幕琉非要进行一番慈母的教导。

    幕琉趴在桌上,听着那些早就倒背如流的话,越来越困,索杏枕着胳膊睡着了。

    天阶夜銫凉如水,二夫人在榻上瞧着爬在桌上睡着的幕琉,愁意渐起。

    她素来体弱多病,自打她嫁进来,没有受过半点委屈,与大夫人也情同姐妹,虽然膝下无儿子,倒也还算圆满,转眼没想到女儿到了婚嫁之年,幸运如她遇到良人也好,若是嫁给负心之人,一辈子倒是不得安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