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章:有意思的家伙

    转瞬十年后。

    时至寒冬腊月,年关将至,家家户户开始准备过年,相府上下也各自忙活,小斯早早在大门口挂上大红的灯笼,喜庆的氛围围着整座府邸。

    一只圆呼呼的脑袋瞅着外面的庭院,白雪覆盖着挺拔的松树,白绿相织,幕琉瞬间眼前闪过昨日饭桌上的那盘小葱拌豆腐,忍不住吧唧吧唧嘴巴。

    幕琉目光斜过屏风,看着娘亲在里屋和大夫人说着话,悄悄滑下羊绒榻子,蹦跶着小短腿跑去了厨房。

    厨房的管事张妈妈正忙着准备过年,吩咐下面的人采购吃食,看到门口一探一探的小脑袋,“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张妈妈,我。”幕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往厨房来,好像厨房对她有天生的吸引力。

    “我能闻到茄子的香味,还有辣椒的,还有萝卜的”幕琉看着眼前案板上的一箩筐食材,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说道。

    张妈妈摸摸脑袋,内心叹道,“这么可爱的小姐,怎么就傻乎乎的,定是饿了。”

    “小姐,这是刚蒸好的馒头,你要是饿了,先吃着。”张妈妈以为幕琉饿了,赶紧给幕琉的小手里塞了一个热呼呼的馒头。

    幕琉看着白白圆圆的馒头,拿到鼻尖问问,仿佛置身一片稻田,清新的空气,香甜的稻米味,沁入心肺。

    正发愣,就听见下人对张妈妈道,“老爷回来了,今日皇宫来了贵客,吃食要格外注意些。”

    “爹爹回来了。”幕琉一听到幕清回来了,兴高采烈,转身拿着馒头又跑去了前殿。

    “小姐,今日不可去前厅。”下人又在厨房嘱咐了几句,才追着幕琉喊,肉球一样圆圆的小身子,早就没了影。

    金匾红柱,富丽堂皇的大厅,上面的长榻上铺着厚绒,中间禅木小桌上摆着精美的玉瓷茶具,熏香在香炉里燃烧,烟雾缭绕。

    慕清坐在下端,恭谨地递给上座右侧的老人一杯清茶。

    “你忙你的去吧,我和你母亲说说话。”老人发了话,慕清看了一眼左边的老太太,微微伏着身,退了出去。

    两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正聊得开心,没有注意帷帐后蹿出的小家伙。

    “爹爹。”软甜软甜的稚声传来,还带着急喘的呼气声。

    幕琉慌慌张张跑进来,看到座上陌生的老人,与她奶奶一般的年纪,穿着朴素,却难遮贵气,一下子感觉闯了祸,呆呆的立在原地。

    “这就是你的小孙女。”老人瞧着幕琉,慈爱的招呼,“过来让哀家瞧瞧。”

    幕琉一步一步挪过去,完全没有注意到下面坐在椅子上的小少年。

    “这孩子被惯坏了,冲撞了太后,望太后多多担待。”老太太站起来,拉着幕琉的手,“快见过太后娘娘。”

    “幕琉见过太后。”幕琉半个身子躲在老太太后面,还不知道怎样行礼。

    当朝太后与老太太私交甚好,当年皇权斗争,太后虽然贵为皇后,可是先皇晚年独宠贵妃,有意废储,改立贵妃所生之子为太子。

    先皇身死,贵妃勾结亲王发动宫变,老太太当时为一品诰命夫人,一个闯入后宫,危难关头,暗中保护太后逃出宫闱,当时的宰相是老太太的丈夫幕毅,携百官力挽狂澜,后来,太子,也就是现在的皇帝继承大统,感激幕家,幕毅死后赐封号,老太太免行君臣之礼,幕家享尽皇恩。

    “这孩子真是水灵,我瞧着喜欢。”太后把幕琉拉到身前,仔细瞧了瞧,胖胖的小丫头,粉嘟嘟的脸蛋,水嫩水嫩的,头发挽着两个小朵,甚是可爱。

    “这孩子将来要是能嫁入皇室,我可是欢喜。”太后左瞧右瞧,回头对坐下的小少年道,“我觉得能配给斐儿最好。”

    幕琉这才注意到屋里还有一个比她年纪大了许些的小少年,清瘦冷俊,还未完全长开的五官,拼揍在一起,有种痞痞的帅气。

    十五六的少年,情窦初开,懵懵懂懂,冷斐然闻声,站立在旁边,低头不语,耳根发红。

    “小哥哥,馒头给你。”幕琉瞧着冷斐然,内心道,“真好看。”

    冷斐然看着皱巴巴的馒头,没有搭理幕琉,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的站着。

    “他是听不见吗?”幕琉嗖一下,凑到冷斐然的旁边,垫着脚尖在耳边吼道,“我说馒头给你。”

    冷斐然被吼,斜着脑袋,有一丝的不快,瞪了幕琉一眼。

    “你能听见啊!”接下来,幕琉缠着冷斐然,叽叽喳喳像个小麻雀。

    “哈哈,你们两去外院玩去,我们也清静些。”两位老人被吵得脑袋发晕,打发他们出去。

    幕琉拉着冷斐然出了屋子,甜甜说道,“斐然哥哥,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冷斐然一脸的无奈,远远瞧见过来的慕清。

    “二皇子,怎么和琉儿在一起。”慕清走到冷斐然面前,“琉儿,不要胡闹,回去你母亲那里。”

    幕琉拉着冷斐然的袖口,不想离开,又不知道怎么办。

    从她记事起到现在,向来爹爹见了她,都是和颜悦銫,就是犯了错,也没见慕清这般严肃。

    “幕大人,让幕琉陪我玩会儿吧。”冷斐然看着幕琉一脸的乞求,水汪汪地瞅着他,让他心里发软。

    幕琉听到冷斐然的声音,才意识道,他好像一直都默默的听自己说话,嘟嘟嘴,有些不高兴,又不是哑巴,干嘛不说话。

    “那好,琉儿不懂礼数之处,冒犯之处,还望二皇子多担待。”幕清看着两个孩子,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你是皇子,你会说话啊!”慕清一走,幕琉又变成了一个话唠。

    “嗯。”冷斐然稍微哼了一声,瞅着幕琉拉着自己的手,骨节分明的手被一个肉球攥住,就像筷子上串着一个白菜丸子。

    幕琉拉着冷斐然在厨房里闹腾了一中午,打翻了盛面的大盆,两人被扑了一身的面。

    “小祖宗,别闹了。”张妈妈伺候完主子用膳回来,就看鸡飞狗跳的厨房,一帮丫鬟仆从都灰头土脸,追着两个小家伙跑,一个是皇子,一个是相府小姐,他们那一个都得罪不起,也就做个样子,阻拦一下。

    “抓不到,抓不到。”幕琉边跑边朝后喊,还伴着鬼脸。

    冷斐然转头盯着幕琉,紧抿的嘴唇勾出一丝浅笑,这个家伙真有意思,这一刻,他抛去烦恼悲伤,只想痛痛快快的大闹一场。

    今日他本不愿意陪祖母来这里,他的母妃前不久刚刚病逝,他没有任何心思。

    “你开心了吗?”幕琉拉着冷斐然藏在假山后面,拍着身上的面灰,“日常都是青梧哥哥陪我玩。”

    “青梧是谁?”冷斐然不解,他的三个哥哥,好像没有一个叫青梧的。

    “是隔壁大将军家的青梧哥哥,他人可好了,下次你来了,我们一起玩。”幕琉没有注意到冷斐然突然的失落,笑得像个白痴。

    “哼。”冷斐然拍了一下幕琉的头,摇摇头,叹道,“好傻。”

    下午,太后带着冷斐然离开了幕家,幕府一行人站在门口恭送,乔装的宫人在门外等候,搀扶着太后上了马车,冷斐然盯着人群后面的小脑袋,“幕琉,我记住你了。”

    这边,天天跑厨房的傻丫头,不知道自己早已经被人盯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