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看美少女洗澡什么的,算了吧?

    6:00,任晓渔睁开眼睛,慢悠悠地起床。

    他不需要闹钟,调整生物钟对他而已非常简单,只需要用大脑对身体下达命令就可以了。

    他能够独自控制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甚至可以控制其遗传物质(DNA),修改遗传信息。

    这是因为任晓渔的脑域开发已经达到了一种恐怖的层次。

    达到了99.9999%,后面几十个小数点,能够轻易的通过发出特殊的脑电波来控制身体。

    不过,任晓渔并没有将脑域开发到100%。

    当然,不是任晓渔不想,而是他不能,这个世界人类的大脑结构与他原世界的人类大脑有所不同。

    此世界人类的最后的那一部分脑域似乎被一种莫名的力量封锁住了。

    任晓渔自然能够猜到这是谁干的,不过,他不会闲的没事干,强行去开发这一部分脑域。

    要是被那些家伙感应到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搞不好又死了尽管,任晓渔无惧死亡。

    至于这部分脑域藏着怎样的秘密,任晓渔也丝毫不感兴趣。

    在对这个世界进行长期的调查之后,任晓渔清楚地知道,这个世界已知最强大的文明应该是4级文明,也就是跨星系级别。

    虽然在任晓渔眼中没什么了不起的,只是一只大点的蚂蚁。

    可是,谁能保证这个文明的背后没有更加强大的文明撑腰。

    比如5,6级高级文明。

    甚至7级神之文明。

    任晓渔不会傻到跟这样危险的文明作对。

    “我只想平平静静地度过这一生啊”

    任晓渔默默地说道,他已经很累了,不想再掺和任何危险的事件。

    准确的说,他任何事情都不想参与。

    任晓渔穿好衣服,来到书桌前,做到椅子上,打开电脑,准备码字。

    我是一个勤劳的码农。

    任晓渔修长的手指像蝴蝶一样飞舞。

    论手速,他,星空之下无敌。

    不过这次,他专门控制了一下速度,他怕把电脑敲坏了,这个电脑还是很贵的,花了他18.8万吉英币。

    1吉英币=6.5华中币。

    任晓渔很快又码完了3万字,瞟了一眼闹钟。

    上面显示,7:02。

    他将原稿再看了一遍,嗯,没有错别字,剧情不俗套,读起来也没有什么违和感。

    可当他再看一眼小说名称时,《孤独之旅》

    好吧,名字的确不够轻小说,反而像一本正经的毒鸡汤,也有点像小说《百年孤独》。

    任晓渔想了想,又给小说起了一个非常“轻小说”的名字,《独自一人生活在异世界的我现在很无聊》。

    嗯,名字够长,引人注目,而且包含时代潮流元素“异世界”。

    非常完美,没有问题了。

    又认真检查一遍后,他将小说提交到名为“轻小说圣地”的网站。

    这个网站是世界上最大的轻小说阅读网站,由本日国和华中国最大的几个轻小说出版社联合创办,有着极高的知名度。

    非常受轻小说爱好者的欢迎。

    完成这些之后,任晓渔伸了个懒腰,起身,准备去洗漱一下。

    任晓渔没有走进“可爱妹妹”房间,去叫醒任燕儿,现在还早,让那个小丫头再睡会吧。

    他走下楼,向洗漱间走去。

    “嗯?”

    任晓渔发现,厕所的灯是亮着的。

    “燕儿这个小丫头,上完厕所,又忘记关灯了,这是第几次了?”

    任晓渔无奈地摇了摇头。

    任燕儿这个小丫头,半夜迷迷糊糊地起床上厕所,可上完后,经常忘记关灯,教训她一次短时间内会好一点,当几天又变回原样了。

    “看来,又要教训她一番了。”

    任晓渔走上前,捂住门把,将门打开。

    开门的一瞬间,湿润的水汽扑面而来。

    水雾中,一道曼妙的玉体若隐若现。

    任晓渔和这位正在洗澡的少女大眼瞪小眼。

    “嗯,身材不错,皮肤很白,就是胸部小了点,不过不要紧,这是个小问题”

    任晓渔平静地看着她,说出了这句非常中肯的评价。

    少女的脸飞速变红,耳朵也变成了血红銫。

    “你,你,你怎么会不对,你在说什么啊!快给我出去”

    少女语无伦次地说道,将身边的各种东西向任晓渔扔去。

    少女蹲下去,将头埋到胸前。

    完了完了,他这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么快就暴露了,我该怎么办晓渔会不会因此讨厌我

    毕竟,我骗了他这么久。

    任晓渔快速退出门外,将门关好。

    此时,他显得极为平静,眼神极为淡然,并没有因为看到了美少女的裸露的身体而产生奇怪的感情。

    首先声明,任晓渔身体极为正常,没有什么生理缺陷,是一个正常的男杏。

    任晓渔的大脑正在飞速运转,思考等会该怎么处理,几秒内他已经想好了几百套不重样的说辞。

    正在他打算出口时,从厕所里传出少女带着哭腔的轻柔的声音。

    “晓渔,你还在吗?”

    “我还在的,你为什么要欺骗我呢?还一骗就是九年。”

    任晓渔首先发问。

    “是,是因为九年前我和妹妹打了一个赌,谁输了谁就男装一年,因为我输了,所以我就开始男装,而且,那天正好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那你也不至于男装九年吧?”

    “我,我怕被你当成变态所以,我拜托家里人都不要告诉你,我的真实杏别”

    “你这理由也太奇怪了吧!女生男装就算变态?那还有男生女装呢。”

    任晓渔开始了表演。

    “晓,晓渔,你,你现在知道我的真实杏别了,你会讨厌我吗?我骗了你这么久”

    少女结结巴巴地说道,她现在很害怕,如果任晓渔说“讨厌”的话,她一定会大哭一场的。

    因为,她知道任晓渔是个善恶分明的人,很讨厌别人欺骗他。

    那时候,真就是“哭晕在厕所里”了。

    任晓渔沉默,他其实早就知道了少女的真实杏别,也知道她之前一直在欺骗他。

    不过,他并不在意,他从来没有于乎过这种事情。

    但是,他不会这么说。

    “嗯,的确很生气。”

    少女听到后,身体仿佛一瞬间失去了力量,眼前一片漆黑。

    “但我并没有讨厌你,你毕竟是我的家人,我就当是过了一个长达九年的愚人节就可以了,嗯,还是被全家合伙欺骗。”

    任晓渔用幽默的口吻平静地说。

    “真,真的吗?”

    少女不确定地问道,话语中仍然带着哭腔。

    “当然,那么,我现在是该叫你大哥呢,还是姐姐呢?”

    任晓渔用轻快地语气调侃道。

    “那个,还是叫我姐姐吧。”

    少女红着脸回答,从哥哥到姐姐怎么想都很羞耻啊!

    “那么,姐姐,你的名字是什么呢?总不会还是叫任染吧。”

    任晓渔再次发问。

    “我,我的名字叫任苒苒”

    任染,哦不,应该说是任苒苒回答。

    “哦,苒苒啊,嗯,接下来,姐姐你先擦干眼泪和身体,穿好衣服,然后出来吧,别着凉了。”

    任晓渔平静地提醒道。

    “哦,好的。”

    任苒苒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还是赤裸着的,小脸更红了,赶紧用干毛巾擦干身体,穿上衣服。

    处理完后,任苒苒别扭地打开门,之前男装到不觉得有什么,但现在,感觉好尴尬。

    “我觉得你应该穿女装的。”

    任晓渔平静地打量着她,淡然地说道。

    “我,我等会去换。”

    任苒苒红着脸,扭扭捏捏地说道。

    “嗯,对了,你的那个假喉结道具呢?谁给你做的?”

    任晓渔表情疑惑地问道,演戏要演全套,不能留下一丝一毫的纰漏。

    “在这里,是我拜托爸爸帮忙做的,是超仿真道具,一般人看不出真假。”

    任苒苒从裤袋里掏出男装神器假喉结道具。

    “哦,这样啊嗯,你先去换套衣服吧。”

    “好。”

    任苒苒红着脸小跑上楼,打开房门,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又关上了门。

    任晓渔平静地看着她关上自己的房门。

    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