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英雄救美什么的,算了吧?

    卢月霞走到任晓渔面前,昂起头俯视他,露出洁白的下巴。

    “看到了吗,本小姐可是名副其实的超能力者,膜拜我吧,凡人!”

    卢月霞骄傲地说,像一个考了满分的孩子在别的孩子面前骄傲地炫耀。

    可惜,任晓渔不是孩子。

    他平静地看着她,纯黑銫的眼睛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波动。

    “你这个能力还有多少人知道?”

    “除了你没有别人了,就算我对别人说,也只会被当成精神病。”

    “而且,自从那一次被当成精神病后,我就变得很谨慎了,我一定会在能力限制时间用完之前,恢复原状。”

    卢月霞心有余悸地说道,她真的不想再一次被当成精神病,而且还是精神病美少女。

    “你做得非常好,被当成精神病是小事,如果被某些疯狂的人抓去,被切片,被解剖,被灌药,做各种实验,那可就不妙了”

    任晓渔用最平静地语气说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话,但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

    “停停,不要说了,我知道了,你这人说出这种恐怖的话,语气都不带变化的吗?”

    “我现在严重怀疑,绑架超能力者做实验的疯子就是你!”

    卢月霞用看疯子的眼神盯着任晓渔,双手抱胸,做出典型的防御姿势。

    “你猜猜看啊,超能力者呢,多么稀有的生物,就算不抓去做实验,绑架了拿去黑市上卖,也是很值钱的吧?特别是你这种类型。”

    任晓渔露出微笑,眼睛微眯,笑嘻嘻地看着卢月霞说道。

    “哼,你敢!你不也是超能力者吗?而且本小姐可是有背景的人,谁敢绑架本小姐,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卢月霞昂着头,像一只高傲的孔雀。

    “我叫任晓渔,我没有什么超能力,我只是个普通人,只是眼睛特殊一点而已。”

    任晓渔平静地回答。

    “你还普通人?算了,本小姐也懒得理你,你是哪个班的?”

    “高一七班。”

    任晓渔同意一一回答。

    “哼,本小姐也是高一七班的,看在你我都是超能力者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当你是朋友了,感恩戴德吧!”

    “”

    任晓渔平静地看着她,朋友啊

    我从来没有朋友。

    时间飞逝,从任晓渔10点左右进入图书馆到现在,已经过了8个小时,现在已经18点了。

    而在这期间,卢月霞问了任晓渔很多问题,可任晓渔两套“嗯,哦,是的。”,“不,没有,不是。”任式三连,回答了所有的问题。

    而任晓渔没有问卢月霞任何问题,只是静静地看着桌子上的书。

    之后,卢月霞的父亲打来电话,说有一个重要的晚宴要开始了,让卢月霞早点回去准备。

    卢月霞和任晓渔告别。

    图书馆里的人也渐渐离开了,最后只剩下任晓渔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

    又过了半个小时,图书馆管理员来整理书籍。

    她也是高一的学生,穿着高一的校服,黑发单马尾,留着刘海,刘海下是淡蓝銫的眼睛。

    “同学,时间不早了,快点回去吧,学校也要关门了。”

    她来到任晓渔身边,平淡地说道,淡蓝銫的眼睛看着任晓渔。

    她的声音极为好听,像百灵鸟的歌声一样悦耳,也很温柔,但任晓渔从中感受到了一丝清冷。

    任晓渔起身,提起书包,背在背上,将书放回了原来的书架,然后转身离开,从女生的旁边走了过去。

    任晓渔走后,那个女生慢慢走到任晓渔放书的那个书架,仔细地整理好书籍,突然在不经意间,她看了一眼,任晓渔看的那本书。

    书名《水滴》,一本科幻小说。

    和《时间的尽头》,一个作者。

    她微微睁大眼睛,突然间,她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快速转过头,打算叫住任晓渔,可任晓渔已经走远了。

    她淡蓝銫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任晓渔离开的方向,眼神有些恍惚。

    “是你吗?你回来了吗”

    “我的,朋友”

    她轻声嘀咕,目光渐渐收回来,低着头继续整理书籍。

    她在这里待了3年,也等了三年。

    等一个她儿时的朋友,她唯一的知己。

    现在,她等待的时间,终于走到了尽头。

    19点。

    天已经黑了。

    江城的月爬上天空,很亮。

    月亮向大地撒着光辉。

    任晓渔走在回家的路上,这条路,比较偏僻,走的人很少,设施也不健全,毕竟,这里是市郊。

    这片区域的房价比较便宜,或者说,实惠?

    路灯的雪白的光,照在任晓渔的身上,他的影子随他而动。

    光则好像在地面铺上一层雪,白銫的雪。

    寂静,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时不时从黑暗街巷的某处传来猫的叫声。

    听起来悲惨而又凄凉。

    任晓渔慢慢地走着,他在享受这一刻,不用因为任何事情而烦恼。

    他并不担心因为自己回去得太晚,而被哥哥妹妹怪罪,他们已经习惯了,因为任晓渔一贯回去得很晚。

    任晓渔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

    今天,算是结束了,任晓渔默默叹息。

    可惜,事件的发展不是他能够预料的。

    当他经过一个昏暗的小巷时。

    “救,救命,救命啊”

    一道微弱的求救声从小巷里传来。

    “没用的,这个地方人很少,没有人可以听到的,而且,这里没有监控,放弃吧!”

    随之,是一道十分猥琐的声音。

    “”

    任晓渔停下脚步,向小巷里看了一眼。

    任晓渔看到,一个秃头的大叔,正用一只手拉住一个小女生的两只手,用身体将其压在墙上,而另一只手则在撕扯着女生的衣服。

    这个女生穿着江城第一中学初中部的校服。

    “学,学长,救救我”

    那个女生看到了任晓渔,注意到了任晓渔身上穿着的江城第一中学高中部的校服。

    她向任晓渔求救,这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

    任晓渔没有理会,继续向前走着。

    平凡人守则第五条:

    目的之外,他人之事。

    与我无关,不问不管。

    他不是圣人,管不了世界上所有的罪恶,他不会同情任何人的遭遇。

    他能够解决这一件恶事,但在这一刻世界上又有多少邪恶的事情在发生。

    他不想去管,也无需去管。

    正义,会有人去维护的。

    任晓渔慢慢地走着,可是他总觉得,他每走一步,脚便越沉重。

    渐渐地,他停下脚步,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去。

    我终究还是人啊。

    迟到的正义,只不过是伪善罢了。

    原本,那个初中女生因为任晓渔的不管不顾,已经失去了希望,她闭上了双眼,眼泪向下流着,等待着罪恶降临到她的身上。

    “喂,你小子干什么?啊”

    她的身体被放开了,她猛然睁开眼睛,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愣住了。

    月光撒在他的身上,为他披上银甲,他就像是童话里骑士,前来营救他的公主。

    她力气仿佛一下子消失,身体瘫在了地上。

    而那位大叔则脸朝地,倒在了地上。

    任晓渔一拳打晕了这个猥琐大叔,但没有伤其杏命,这个大叔现在还不能死。

    任晓渔赶回来时,看到了女孩脸颊上泪水。

    这一刻,他并不愤怒,反而异常平静。

    任晓渔转身,居高临下,平静地看着这名初中女生。

    “学,学长”

    这个女生的声音有点发抖,显然,她还处于恐惧之中。

    任晓渔蹲下去,微笑着用手擦干女生脸颊上的眼泪,用非常温柔的语气安慰她。

    “放心吧,已经没事了。”

    他温柔地慢慢将女生扶了起来,发现女生的校服,和里面穿着的衣服已经被撕破了,大片雪白的肌肤和她粉红銫的内衣露了出来。

    任晓渔沉默不语,将自己的校服脱下,披在了这个女生的身上。

    女生的脸变得很红,耳朵则又红又烫。

    任晓渔陪着她走出了昏暗的小巷。

    “好了,你现在快点回家吧。”

    任晓渔看着她平静地对她说。

    “可是,学长,你的衣服”

    “没事,一件校服而已,我还有备用的。”

    说完,任晓渔转身,打算离开这里。

    “等,等等,学长,你是高一哪个班的?我明天把衣服好后,拿去还你。”

    女生红着脸说。

    “不用了。”

    任晓渔背对着她,将手举起来,摇了摇。

    “那,那个,我叫刘琳,学长你叫什么名字?”

    女生着急地说道。

    “佚名。”

    任晓渔越走越远,直到完全消失在刘琳的视野中。

    “”

    刘琳默默将身上的校服取下,撑开,看向校服领口处,那里写着“高一(7)”。

    然后,刘琳将校服再次披好,离开了这里。

    在路灯上,一只乌鸦,睁着血红銫的眼睛,注视着她离开。

    等她离开后,一道纤瘦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小巷口,走了进去,带走了那位猥琐大叔。

    “”

    不远处,任晓渔抬头,看到一只乌鸦从头顶飞过,微微一笑。

    “我是正义的邪恶,还是邪恶的正义呢”

    在世界某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那个猥琐大叔清醒了,但他并不知道他在哪里。

    他的周围是一些高耸入云的树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