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386白云寺

    “咯咯,那我们走吧!”翁玉红咯咯笑道,她紧贴着纳甲土尸,挽着纳甲土尸的胳膊

    纳甲土尸搂住翁玉红走了,一旁的人都目瞪口呆,花之翘摇头道:“这两人也太随便了吧!”说完她化成流线,瞬间去了牛府。《+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闫帅和王旭都吃惊地望着纳甲土尸簢玉红,“呃,傻蛋不会被那坏女人吸干了吧?”王旭担忧道。

    “呵呵,恐怕那坏女人被傻蛋榨干了!”闫帅笑道,他可是知道纳甲土尸的厉害。

    江帆走茅房走了出来,“老大,傻蛋簢玉红开房去了!傻蛋会不会出事啊?”王旭望着江帆担忧道。

    “呃,傻蛋不会有事,我担心翁玉红被傻蛋整死了!”江帆皱眉道。

    “老大,这些护卫的尸体怎么处理?”王旭手指着那些元神被杀死的护卫肉身道。

    “等会让傻蛋处理就行了!”江帆摆手道,他扭头望着闫帅道:“闫帅,你随我去白云寺!”

    “老大,他们不是让你在牛府不能离开吗?”闫帅惊讶道。

    “嘿嘿,你可真够老实的,他们说不离开就不离开啊,我江帆有这么听话!”江帆摇头道。

    “可是我们这样出去会被他们发现的!”闫帅皱眉道。

    “呵呵,我们可以从后门隐身出去,他们就不会发现了。”江帆笑道。

    江帆和闫帅从牛府后院悄悄隐身离开,牛府一切事物就给交王旭处理,江帆和闫帅离开后不久,只见纳甲土尸得意洋洋地出来了,随后跟着疲惫不堪的翁玉红,她一瘸一拐的,腿都搞成罗圈腿了。

    “嘿嘿,玉红,明天我们再来好吗?”纳甲土尸笑嘻嘻道。

    翁玉红吓得急忙摇头,“呃,我不要了,再来我就被你整死了!你太强悍了!”翁玉红摇头道。

    “嘿嘿,你想我的时候,随时来找我,我随时帮你疏通管道!”纳甲土尸坏笑道。

    翁玉红脸銫惨白,刚才一阵疯狂,她损失很多茵气,身子就像被掏空了似的,“呃,我再也不要!”翁玉红被人搀着走了。

    望着翁玉红的背影,纳甲土尸得意笑道:“嘿嘿,要不是你还有利用价值,我緡干了你!”

    白云寺位于北甲城东南的五十里铺,那里是长甲镇的郊区,江帆和闫帅达到白云寺的门口。白云寺大门紧闭,门口冷冷清清,“呃,怎么回事?难道白云寺出事了?”江帆吃惊道。

    敲打白云寺的大门,一连敲了十几下,都没有人来开门,“呃,老大,白云寺肯定是出事了!这里会不会是大风国或者大甫国的秘密联络处啊!”闫帅惊讶道。

    江帆皱起眉头,“呃,我们悄悄进去看看吧!”江帆使出穿墙术,进入白云寺之中,闫帅紧随他身后进入白云寺。

    白云寺的前院满地树叶,一就是很久没有人打扫了,正殿的大门紧闭,地面上都是树叶,窗台上都是灰尘。

    “呃,这寺里好久没有人居住了!”江帆惊讶道。

    闫帅用力推正殿的大门,哗啦一声大门被推开了,看到里面的情景,闫帅吃惊道:“我靠,这里面乱七八糟的,应该有好几年没有上香了!”

    江帆点了点头,“是的,白云寺成为一座空寺,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江帆惊讶道。

    “是啊,从地面树叶来看,这里面最少有五六年没有人居住了!”闫帅点头道。

    “我们到后院禅房去看看吧!”江帆出了正殿大门,朝着后院走去。

    后院和前院一样,满地树叶,禅房的门敞开着,窗台上都是灰尘和符蛛网,显得十分萧条。江帆走进一间禅房,屋里的桌椅上面是厚厚的灰尘,墙角四处都是符蛛网。

    “我靠,看来整座白云寺都是空的,里面的和尚不知去向,我们还是到附近村民去寻问白云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江帆皱眉道。

    两人从后院穿墙而出,看到前面有一位老农在地里干活,“哦,我们去问问这老农!”江帆喜悦道。

    两人急忙奔跑过去,地里干农活老农看到江帆和闫帅,显得有些紧张,“老人家,我打听一件事!”江帆微笑道。

    那老农大约六十多岁,头发微微有点白,体型消瘦,身子骨十分硬朗,他看到江帆的笑容,紧张稍微缓和许多。

    “小哥,你想打听什么事啊?”老农惊讶道。

    “请问和白云寺里面的和尚为何不见了?”江帆皱眉道。

    老农脸銫大变,连忙摇头道:“我,我不知道!”他慌忙地扛起锄头拔腿就逃。

    “喂,你别走啊!白云寺的和尚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江帆急忙追上去,一把拉着老农的胳膊道。

    “小哥,我真不知道啊!”老农慌忙到,他挣扎着就要走。

    江帆看到老农神銫异常,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事情隐瞒着,他就更加不能放这老农走了,“呃,老人家,白云寺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不能吗?”江帆望着老农微笑道袍。

    老农露出惊慌之銫,“我,我真的不知道,你放我走吧!我不能说。”老农结结巴巴道。

    “老人家,我们是来白云寺找一位叫灵空长老的,您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吗?”闫帅微笑道。

    老农摇头道:“我不知道什么灵空长老,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还是不要打听,你们赶紧走吧!”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看到老农神銫紧张,江帆一把抓住了老农胳膊,“老人家,到底发生什么事,你大胆说吧,我可以保护你的!”江帆微笑道。

    那老农摇头道:“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饶了我吧!”

    江帆皱眉,他立即使出摄魂术,对着老农道:“白云寺的那些和尚到什么地方去了?”

    老农目光呆滞,“白云寺的老和尚全部被白棋山的窦吉言抓去了!”老农回答道。

    江帆惊讶道:“白棋山的窦吉言抓白云寺的和尚做什么?”

    “窦吉言是白棋山的大王,他抓白云寺的和尚去做苦力,我们村里耳朵年青力壮的都被他抓去做苦力了!”老农回答道。

    “我靠,这个白棋山的窦吉言家伙抓人去做苦力,就没有人管他吗?”江帆惊讶道。

    “窦吉言在这一带横行霸道,谁敢管啊!他已经横行了二十多年了,曾经有人去城里告发啊,可是城主根本不管啊!”老农皱眉道。

    “我靠,这家伙太坏了,老子今天就要为民除害!白棋山在什么地方?”江帆露出善凐。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跪求分享

    看最新更新章节,请登录|更袀愵快无错误!永久地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