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352皮厚是优点

    “呵呵,牛老爷,我是一个生意人,我看中了您的府邸,您随便开个价吧,我买下您的府邸!”那男人笑呵呵道

    “哦,这个吧,我目前还没有这个打算,要不我考虑几天吧。《+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牛管家犹豫道,他心里乱极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是祖上留下的府邸,不是说卖掉了就卖掉的。

    “好吧,我等您的消息,这是我的名帖,过几天我再来找您!”那人拿出一张名帖,双手递给牛老爷。

    牛老爷接过名帖微笑道:“好的,你过几天再来吧。”

    那男人刚出去没有一会儿,牛管家又急匆匆跑进客厅,“老爷,外面有人要见您!”牛管家道。

    “你让他进来吧!”牛老爷摆手道。

    片刻之后,一位年龄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走进客厅,“牛老爷,听说你要出售府邸了?”那人望着牛老爷笑道。

    牛老爷惊讶地望着那人,“呃,这位兄弟,你是从哪里得到我要出售府邸这个消息的,我可没有这个打算!”牛老爷摇头道。

    “哦,原来你不打算出售府邸啊!难道外面的传言是假的啊!”那人惊讶道。

    “什么!外面传言我要出售府邸吗?”牛老爷惊讶道。

    “是啊,要不然我怎么知道呢!如果你以后打算出售府邸,我愿意出高价买下您的府邸!”那人微笑道,他从怀里嫫出一张名帖递给牛老爷。

    牛老爷接过名帖,点头道:“好吧!”

    等那人走后,江帆从屏风背后走了出来,“牛老爷,看来你这里是块宝地啊!这么多人要高价买!”江帆笑道。

    牛老爷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这么多人出高价买我的府邸呢?他们难道不知道我府里出了符魅的事情?”

    “呵呵,他们当也许不知道吧!”江帆笑道。

    牛老爷望着江帆,“江帆,你知道他们为何要出高价买我的府邸吗?”牛老爷不解道。

    江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你去问他们吧,他们高价买你的府邸,肯定是有迎因的。”

    “呃,那会是什么原因呢?”牛老爷皱眉道。

    江帆望着牛老爷,“牛老爷,你爷爷临死之前没有给你留下什么话吗?”江帆想知道牛家旺的爷爷是不是知道北甲大帝宝藏的事情。

    牛老爷皱眉道:“我爷爷临死之前我不在他身边,他临死之前对我父亲说了什么我也不知道的。”

    “那你父亲呢?”江帆惊讶道,他在牛府没有看到牛家旺的父亲。

    牛老爷摇头道:“我父亲三年前莫名其妙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

    “呃,你没有报官吗?”江帆皱眉道,他感觉牛老爷父亲失踪和北甲大帝的宝藏肯定有关,说不定是被人绑架了,要不然这些人怎么知道宝藏的事情呢。

    “报官府了,可是没有丝毫线索!”牛老爷叹息道。

    “哦,你父亲是在什么地方失踪的?”江帆好奇道。

    “三年前我父亲晚饭回出去散步,就再也没有回来了!就连陪同的家仆也一起失踪了!”牛老爷摇头道。

    “哦,这事情还真有点蹊跷呢!”江帆诧异道,也明显是一起绑架事件,看来牛老爷的父亲是被人绑架了,那会是谁干的呢?

    夜幕终于降临了,纳甲土尸对着闫帅道:“闫帅,今晚我们开始比赛泡牛米米了,我们开始行动了!”

    闫帅点头道:“先下手为强,我先去见牛米米小姐,你随后再去见她!”

    纳甲土尸摇头道:“凭什么你先见牛米米啊,我们来锤头剪刀布决定谁去见牛米米!”

    闫帅不解望着纳甲土尸,“呃,什么是锤头剪刀布啊?”闫帅不解道,在符元界可没有这种游戏,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嘿嘿,锤头剪刀布就是比出拳的变化,我教你!”纳甲土尸给闫帅讲解锤头剪刀布的规则,闫帅很快就明白了。

    “哦,原来锤头剪刀布是这么会杀,这个公平!我们来吧!”闫帅点头道。

    “来,锤头剪刀布!”纳甲土尸喊道,他出了拳头,闫帅出了布,“哈哈,傻蛋,你输了!该我先去见她了!”闫帅喜悦地跑了出去。

    纳甲土尸垂头丧气道:“我靠,我教他的锤头剪刀布,竟然被他赢了!我这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薄!”

    江帆笑了,“傻蛋,虽然你锤头剪刀布输了,但是他泡妞绝对输给你!”江帆笑道。

    “嘿嘿,主人,你为何看好小的呢?”纳甲土尸喜悦道。

    “嘿嘿,因为闫帅的脸皮没有你的厚啊!泡妞主要靠脸皮厚,你的脸皮那可是刀枪不入的,闫帅的脸皮无法和你的比!所以他必输无疑!”江帆笑道。

    “嘿嘿,还是主人有佣见!小的脸皮除了主人外,天下就是小的第一了!”纳甲土尸笑道。

    “我靠,你小子连你主人也敢损啊!”江帆给了纳甲土尸一个爆栗子。

    “哦,主人,您不是说脸皮后是优点啊!小的可没有损您呢!”纳甲土尸狡辩道。

    “哈哈,你小子越来越狡猾了!对!脸皮后就是男人的优点!”江帆笑道。

    突然闫帅出现在门口,“哎,我回来了,傻蛋还是你去吧!”闫帅叹息道。

    “闫帅,你怎么回来了?难道被牛米米拒绝了?”江帆惊讶道。

    “哎,牛米米在洗澡,我怎么见她啊!难道我站在洗澡房门口等待,那牛米米该如何看待我啊!还以为我是銫狼呢!”闫帅摇头道。

    “哈哈,闫帅,这可是你放弃的,我可去了哈!我就在洗澡房门口等她出来!”纳甲土尸急忙跑了出去。

    “呃,这家伙也太銫了吧,人家牛米米洗澡跑去做什么啊!”闫帅摇头道,他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江帆摇头笑道:“闫帅,你输给傻蛋了!”

    “老大,你为何这么说,我怎么会输给傻蛋呢?”闫帅不解道。

    “嘿嘿,天机不可泄露,你输定了!”江帆笑着站了起来。

    “老大,你是准备找牛碧银和牛英茂吧?”闫帅笑道。

    江帆点头道:“是的。”

    “老大,你看你还是晚点去吧,牛碧银去了茅房,牛英茂马上就要去洗澡呢!”闫帅笑道。

    “哦,看来我去的正是时候!”江帆一闪出去了。

    闫帅惊讶道:“呃,为何正是时候呢?真搞不懂了!”

    江帆到了西厢房他看到纳甲土尸正站在洗澡房门口偷窥呢,“我靠,这傻蛋胆子也这够大的!竟然明目张胆地偷窥!”江帆摇头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跪求分享

    最快更袀愵少错误请到

    更袀愵快无错误!永久地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