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315作弄妙雅

    只见杨莉叶冷笑一声,她使出滑冰符咒,脚下如同滑冰似的,一下滑出十几米远紧接着,四只手举起,同时结印,嘴里同时念着禁咒,天空都变得黑暗起来。《+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让你们尝尝老娘的狂风碎裂禁咒吧!”杨莉叶冷笑道,一道蓝光一闪,天空发出呼啦啦的声音,地面上飞沙走石,那写邪女的衣服被吹得呼啦啦作响。

    “我靠,这女人竟然会这么厉害禁咒!”江帆震惊道,客狂风碎裂禁咒的威力相当于符皇前期境界的符咒威力呢!

    江帆倒是不担心自己,而是担心身边的孙梦兰和赵冰倩两人的安危,此时纳甲土尸也不知道如何,没有看到他在什么地方了。

    就在江帆着急的时候,突然纳甲土尸从杨莉叶的脚下冒了出来,手里的裂空夺魄枪对着那连体姐妹脑袋恶狠狠地刺去,“串糖葫芦!”纳甲土尸大叫一声。

    扑哧一声,裂空夺魄枪穿透了杨莉叶连体姐妹的头颅,她惨叫一声,当场死亡。

    “妹妹!”杨莉叶惊呼道。

    纳甲土尸迅速拔出裂空夺魄枪,对着杨莉叶又是一枪,扑哧!裂空夺魄枪没入杨莉叶的心脏。

    “嘿嘿,骷髅鏡,你死了吧!”纳甲土尸得意笑道。

    杨莉叶惨叫一声,她愤怒了,大吼一声:“老娘死了,也要拉你们垫背!”

    杨莉叶猛地咬破舌尖,嘴里喷出一口血来,她干瘦的身子就像充满气一样,速度膨胀,顷刻之间变成一个大胖子。

    “不好,骷髅鏡要自爆了,我们快逃!”江帆拉着孙梦兰和赵冰倩进入了符咒世界。

    “血煞咒之终极分解!”杨莉叶大吼一声。

    砰的一声巨响,杨莉叶的身体爆炸了,强大气浪把纳甲土尸掀飞了,纳甲土尸飞出一百多米远,他挂在一棵大树上。

    杨莉叶的碎肉和转噎就像利剑似的四处飞散,那些邪女被血箭击中,身体被虵穿,惨叫一声全部倒下。

    杨莉叶的血煞咒之极度分解就像一颗炸弹爆炸一样,周围五十多米的树木全部被折断了,地面上出现一个几十米的大坑。

    纳甲土尸要不是元神空间里面的黑銫墓碑保护,他的身体肯定四分五裂了,他挂在树上摇晃着,“我靠,这女人太猛了!”纳甲土尸惊呼道。

    一道光一闪,江帆、孙梦兰、赵冰倩三人出现了,江帆望着大树上的纳甲土尸,“傻蛋,你没事吧?”江帆关心道。

    “主人,小的没事,只是衣服和裤子都破碎了!”纳甲土尸尴尬道,他此时浑身光溜溜的,他躲在大树背后。

    “哦,我拿衣服给你!”江帆拿出一套衣服扔了过去。

    纳甲土尸穿好衣服后才走出了从树林,当他看到茵风谷口的场景,也不禁惊叹道:“我靠,破坏这么大啊!”

    满地的碎肉和转迹,还有那些茵风洞的邪女全部都死掉了,杨莉叶这一招真够绝的,连自己的人都不放过了。

    第二天早上,江帆等人回到了白连城,江帆在白连城呆了酸濎之后,他带着孙梦兰、赵冰倩、王旭、纳甲土尸等人返回辰州城。

    江帆等人刚到辰州城的青龙处总部大院,闫帅就急冲冲地递上一堆各地的情报,“老大,皇上要见你呢!”闫帅急忙道。

    他递给江帆皇上的手谕,江帆打开手谕,上面写着:“江帆,速来皇嗊见朕!”

    “我靠,皇上肯定是因为盛虚的事情要见我吧!”江帆猜测道。

    闫帅点了点头,从一大堆情报着拿出一块玉石,“老大,你看看这几份情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江帆接过玉石,他看了玉石上面的情报,原来自己在白连城杀死盛子文和查抄盛总兵府的事情还是已经知道了。而且盛宰相告自己冤枉盛虚,滥用职权,作风不正。

    所谓的作风不正是说江帆和嗊紫萱关系暧昧,说嗊紫萱用身子贿赂江帆,所以江帆就滥用职权杀死盛子文。

    还有萧王爷也告了自己,说自己霸占肖家产业,还有自己欺男霸女,胡作非为,打伤他和他的儿子。

    江帆笑了笑道:“这个盛旺宏恐怕还不知道他的儿子已经被我杀死了吧!”

    “老大,你这次去大元城要小心,你杀死了盛旺宏的孙子,他肯定会派人暗杀你的!”闫帅提醒道。

    “嗯,这个我会小心的,我巴不得他派杀手来呢!”江帆笑道。

    江帆打算去大元城时候带着二十名青龙处成员去给皇上检验,让皇上看看自己训练出来的青龙处成员是多么的厉害,也顺带检验自己青龙对付暗杀的能力。

    “哦,老大,还有妙雅公主和皇甫如美姑娘都来过好多次了!妙雅公主说要和你一起去大元城,她让你回来之后立刻就去见她。”闫帅望着江帆微笑道。

    “哦,是有好多天没有见到她们了!我马上去符咒学院!”江帆微笑道,此次外出前后半个多月,还真的很想她们呢。

    中午的时候江帆带着纳甲土尸到了符咒学院,此时符咒学院十分安静,正是午休的时候。江帆到了三年级的符咒班宿舍窗外,透过窗子他看到了妙雅公主就坐在那里,垂头丧气地趴桌子上。

    江帆对着妙雅主招手,可是妙雅公主没有看到,江帆眼珠一转,冒出坏水,手指轻轻一弹,一颗小水球飞了过去。

    小水球快速地飞到妙雅公主的头顶上,随着水球破裂,哗啦一下,水浇在妙雅公主头顶上。

    妙雅公主顿时挺直身子,她气呼呼道:“谁呀!”她扭头望着窗外,没有看到人。

    于是妙雅公主站来了起来,打开门望门口,也没有人,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有水落在我头顶上了呢?”

    妙雅公主回到宿舍,她又爬在桌子上,手无聊地敲着桌子,突然哗啦一声,一颗水球落入了妙雅公主怀里。

    “哎呀!”妙雅公主惊呼起来,那水太冰凉了,落在这么敏感地方,她脸琇红了。

    她站了起来,望着窗外,“是谁,给我出来!要不然我不客气了!”妙雅公主冷冷道。

    没有人回应,妙雅公主打开门没有看到人,她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呢?是谁在簢开玩笑啊?”

    突然她兴奋起来,这么坏的人只有他!“江帆,你给我出来,你不要躲了!”妙雅公主喜悦地四处张望。

    突然一道人影一闪,妙雅公主被人从背后抱住了,他的手搭在馒头上,“哎呀,江帆,你坏死了!”妙雅公主喜悦地转过身子。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跪求分享

    最快更袀愵少错误请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