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224迟到

    关键就在后面的那几句,江帆显露出喜悦之銫,他仔细琢磨最后几句话的意思,前面两句很好理解,大致意思就是极品衰女虽然很可怕,但是如何化解的话,可以由衰女变旺女

    “我靠,衰女变旺女,那就是旺夫的女人啊!男人得到福无边啊!如此看来妙雅公主可是潜力股呢!”江帆暗自喜悦道。《+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最关键的就是最后两句,化解之法找原因,那是找什么原因呢?还有最后一句“去掉黑煞乐逍遥”,那个黑煞是什么呢?

    江帆沉思起来,“化解之法找原因?这句话是找什么原因呢?”江帆自言自语道。

    他脑海里思索着,突然眼睛一亮,喜悦道:“哦,我明白了,肯定是要找到妙雅公主变成极品衰女的原因!那就要去勘查妙雅公主两岁时候掉入的地洞,那里才是她变成极品衰女的原因!”

    想到这里江帆十分高兴,还剩蟼愵后一句话“去掉黑煞乐逍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黑煞是什么呢?如何去掉黑煞呢?

    江帆左思右想,想了半个多小时也想不出什么是黑煞,后来他又出查阅金眼观相术有没有关于黑煞的解释,结果没有找到。

    “哎,看来只有找到那个妙雅公主掉入的地洞才知道是什么是黑煞了!”江帆感叹道。

    江帆离开了符咒世界,回到符咒学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此时已经是上课时间了,江帆急匆匆朝着符咒教室奔跑。

    当江帆跑到符咒教室门口的时候,他发现老师已经进入符咒教师里了,“我靠,真倒霉,迟到了!”江帆惊讶道。

    在符咒学院,迟到是罚站的,要站在符咒教室最后面一排,直到下课为止。江帆不甘心罚站,他没有进符咒教室,而是符咒教室门口想办法混进符咒教室。

    “怎脺鼬入教室不被老师发现呢?”江帆暗自道。

    符咒教室里是一名男教师,江帆不认识他,不过江帆已经猜到那名男教师是谁了。因为符咒班上一共两名教室,一名是孤独文香,她是负责教授符咒召唤的,另外一名是男教师叫高骄基,是负责教授符技的。

    “哦,这男教师应该就是高骄基了!我得把他吸引出符咒教室,我再趁机进入教室。”江帆暗自道。

    可是怎么把高骄基引出符咒教室呢?江帆眼珠一转对着身后的纳甲土尸招手道:“傻蛋,你过来!”

    “主人,您有什么吩咐?”纳甲土尸急忙靠近江帆。

    江帆对着纳甲土尸耳边嘀咕几句,纳甲土尸露出笑容,“嘿嘿,主人,您这招够坏的啊!”纳甲土尸坏笑道。

    随即纳甲土尸跑到符咒教室门口,对着符咒教室道:“快来看啊,有女人没穿衣服呢!”

    纳甲土尸这一嗓子,符咒教室里面的学员都听到了,“哦,外面有女人没穿衣服啊!”一名男学员急忙伸头望窗外。

    符咒教师里的高骄基也提到了,他扭头望外面,只看到纳甲土尸光着彬子在跳舞,“呃,这家伙不穿衣服做什么?”高骄基吃惊道。

    听到高骄基这一声不穿衣服几个字,那些男学员顿时按耐不住了,“哇,真的女人不穿衣服啊,那快出去看看!”有人提议道。

    有几个大胆的男学员立即站了起来,朝着符咒教室外面奔跑过去,其他的学员也跟着奔跑出去。高骄基顿时大怒,“混蛋,现在是上课时间,你们都跑出去做什么!”

    高骄基立即跟着跑出教室,趁着混乱的时候,江帆趁机进入符咒教室,他发现蔡丽姬没在位置上,“呵呵,看来蔡丽姬也喜欢看热闹呢!”江帆笑道。

    那谢学员出去看到是纳甲土尸在胡乱跳舞的时候,不禁大失所望,“我靠,原来没穿衣服的是男人啊!我还以为是女人呢!没劲!”一名男学员十分失望道。

    高骄基看到纳甲土尸,瞪着喝道:“小子,你发什么疯,不要在这里影响学员学习!”

    纳甲土尸一点也不慌张,“嘿嘿,我跳舞管你芘事!谁让你们出来看的!”纳甲土尸扭着芘芘笑道。

    “哼,你是谁的仆人,等会下课之后砸,找你算账!”高骄基冷笑道。

    随即他对着那些学员厉声道:“全部回符咒教室,否则罚站!”

    那些学员吓得急忙跑回教室,蔡丽姬返回座位的时候突然发现了江帆,她惊讶道:“江帆,你什么时候来的?”

    “嘿嘿,瞧你眼神,我不就一直坐在你身边嘛!”江帆笑道。

    蔡丽姬是个十分聪明的人,她想起外面的纳甲土尸是江帆的仆人,她顿时明白了,“哦,原来是你故意把大家吸引出去,然后趁乱会进符咒教室,想夺过迟到的处罚!”蔡丽姬恍然大悟道。

    “我靠,你胡说什么呀,我就坐在你身边的。”江帆狡辩道。

    “对,我也可以作证!”朱秋风急忙点头道。

    江帆扭头望了朱秋风一眼,“我靠小样,你还敢告发我,你不说话,就是哑巴!”江帆伸手点了朱秋风的肋下,朱秋风顿时呆滞在那里。

    “哼,我要告发你!高…”蔡丽姬刚要喊高老师,她的肋下也被江帆点了一下,浑身如同触电,僵硬在那里。

    蔡丽姬惊讶地发现自己不但无法动弹,而且话也说不出来了,讲台上的高骄基听到了蔡丽姬的声音,他望着蔡丽姬微笑道:“蔡郡主,你有什么事情吗?”

    蔡丽姬瞪大眼睛,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江帆急忙回答道:“哦,高老师,蔡郡主肚子不舒服了,她不好意思说。”

    高骄基皱起眉头,“肚子不舒服有什么不好说的?”高骄基惊讶道。

    江帆急忙站了起来,跑到讲台上,对着高骄基耳边轻声道:“蔡郡主的月事来了,肚子很疼!”

    高骄基脸微红,他点了点头,“哦,那该怎么办?”高骄基诧异道。

    “高老师,你看蔡郡主眼中瞪得圆溜溜的,她现在很痛苦,我还是扶她出去看大夫吧,时间久了,恐怕会出事的。”此时的江帆又冒出了坏水。

    高骄基知道蔡丽姬是的父亲是王爷,那可是德高望重,万一蔡丽姬出了什么事,自己可担当不起,点头道:“好的,你扶她出去看大夫吧。”

    江帆返回座位,扶着蔡丽姬出了符咒教室,蔡丽姬此心里十分着急,可是她又无法说出话来,任凭江帆把她拉入了树林之中。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求月票,打赏积分!跪求分享

    最快更袀愵少错误请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