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135符印

    盛婉君恶狠狠盯着江帆,“江帆,我你,恨你!”盛婉君叫喊着,眼泪流了出来

    周秀梅走去盛婉君面前,“盛婉君,虽然我不知道你过去和江帆之间发生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爱一个人不是让他痛苦,而是让他快乐!他快乐,你就快乐!这才是爱!”周秀梅深有感触怒道。《+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盛婉君望着江帆,“哼,我对他只有恨,我的爱已经被他彻底地撕碎了!我就是要江帆痛苦,他痛苦我才快乐!”盛婉君冷哼道。

    周秀梅叹息一声道:“哎,你的心已经被恨充满了,如果真一天你看到江帆痛苦了,你不会感觉到快乐的!”

    盛婉君冷哼一声没有理会周秀梅,“盛婉君,盛凌云被你带到什么地方去了?”江帆冷冷道。

    “呵呵,盛凌云被他带走了,他要恢复盛凌云前世记忆!如果盛凌云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你想想她该有多么恨你呢!”盛婉君得意笑道。

    “我靠,你们也太茵险了吧,是不是你们把盛凌云搞到这里来的?”江帆愤怒道。

    “咯咯,是他老人家弄来的,他打算把你所有仇家都弄符元界来,让你体会一下你四周都是仇人的日子!”盛婉君得意笑道。

    “我靠,这家伙简直就是疯子!”江帆骂道。

    “咯咯,江帆,这才刚刚开始呢,你就等着痛苦吧!”盛婉君咯咯笑道。

    “我靠,笑你妈的,老子爆了你花花!”纳甲土尸顺手拿起一根木蚌对着盛婉君捅了下去。

    木蚌碰在盛婉君魂魄上,就如同碰在茵影上,盛婉君丝毫无损,“咯咯,你是伤不到我的!”盛婉君笑道。

    纳甲土尸顿时冒火了,“她娘的呢,你一位魂魄老子就伤不了你是吧!”纳甲土尸手里出现了裂空夺魄枪,嗡嗡发出鸣叫声。

    吓得盛婉君惊呼道:“你,你怎么还可以用这武器?”

    在符元界就连江帆的诛神剑都无法使用了,可是纳甲土尸的裂空夺魄枪为何可以使用呢?就连江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嘿嘿,因为我与众不同!”纳甲土尸举起裂空夺魄枪就要刺盛婉君。

    “帆,放过盛婉君吧,她挺可怜的!”周秀梅摇头道。

    “是啊,江帆,放过她吧,她毕竟是因爱生恨。”司马无双劝慰道。

    “哼,你们不要假装好心,你们的心里肯定高兴极了,巴不得我死了!”盛婉君冷笑道。

    纳甲阳台上望着江帆,“主人,怎处置她?”

    江帆摆手道:“傻蛋,算了,我不想杀她,让她滚蛋!”

    江帆一挥手,盛婉君身上的符网消失不见,随紲鳝帆带着周秀梅和司马无双离开了隆兴府。黑暗之中只剩下盛婉君,她呆呆地站在角落里,双手握拳,咬牙切齿道:“江帆,你等着,别以为我会感动,我只会更加恨你!”

    第二天早上,塔州城宗祠符咒选拔赛决赛以及开始了,江帆、江承志、周秀梅、司马无双、纳甲土尸等人站在台下,决赛一共是十人,上午决出四强,下午决出冠亚军。

    上午的符咒决赛江帆连胜两场直接进入四强,他下午直接决出冠亚军,江承志十分高兴,他拍着江帆肩膀道:“帆儿,你表现太好了,看来冠军非你莫属了!”

    “我看未必吧,你白痴儿子一定打不过盛凌云的!”柳宗渊突然出现在江承志的背后。

    江帆吃了一惊,自己的对手怎么会变成了盛凌云,“哼,盛凌云的符咒境界也不过符地境界而已,怎么是我儿子符王境界的敌手!”江承志不屑道。

    “哈哈,江承志,事情是会发展变化的,你下午等着瞧吧,就看着盛凌云是如何打败你的白痴儿子的!”柳宗渊冷笑道。

    江帆十分诧异,这个柳宗渊怎么突然说这些话呢?突然纳甲土尸道:“主人,盛婉君来了!”

    江帆扭头看到了盛婉君在人群中冲着自己冷笑,随即盛婉君消失在人群之中。

    “看来我下午要小心谨慎了!”江帆皱眉道。

    “帆儿,你不要听信柳宗渊一片胡言,盛凌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江承志安慰道。

    江帆笑道:“父亲,我倒是不担心盛凌云,我只是那么盛凌云这么也参加了符咒比赛呢?”

    “盛家人每年都要参加比赛的,他们家有特权,可以选择决赛的时候比赛,不用参加初赛。”江承志解释道。

    江帆惊讶道:“父亲,为何盛家有这个特权呢?”

    “因为宗祠符咒庙是盛家捐钱建造的,所以他们盛家享有这项特权。”江承志摇头道。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难怪我初赛的时候,没有看到盛凌云呢!”江帆恍然大悟道。

    一旁周秀梅拉着江帆胳膊道:“江帆,盛凌云不是被人带走了吗?她怎么又回来了呢?”

    江帆皱眉道:“嗯,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只有下午我们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是啊,整件事情我都觉得怪怪的,我想起昨天晚上盛婉君的笑,好诡异哦,我看盛凌云参赛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周秀梅皱眉道。

    “哼,我倒要看看他搞了什么茵谋!”江帆冷笑道。

    “江帆!”突然有人喊了江帆一声,江帆扭头看是李冰馨喊自己。

    “嘿嘿,李冰馨你有什么事吗?”江帆笑道,她不会是来报复自己的吧。

    “如果你遇到盛凌云,你下午比赛要小心了!”李冰馨提醒道。

    江帆惊讶道:“为什么呢?”

    “因为今天早上我看到了盛凌云,她怪怪的,而且她的印堂出了符印,所以你要小心了!”李冰馨道。

    “符印什么?”江帆震惊道。

    “你连符印都不知道?”李冰馨惊讶道。

    “符印就是符咒的加持印,她的符咒威力是原来符咒威力的五倍!那就是说她的符咒境界相当于符圣境界了!整整比你的符王境界高了一个境界呢!”李冰馨瞪大眼睛道。

    一旁的江承志也十分吃惊,“呃,盛凌云这么会有符印了呢?是谁给他加持的?”江承志震惊道。

    李冰馨摇头道:“我不知道,我早上看到她的时候,我问她,她没有理会我,神情十分古怪。”去分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