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126水来了!

    台下的柳宗渊对着柳旺财喊道:“旺财,给我狂疟这白痴!”

    “江帆,你要好好地收拾这个肥猪!打他混蛋冒油!”江承志对着江帆喊道

    台下观众也跟着起哄起来,“哈哈,打这肥猪冒油!最好火烤肥猪!”这些人对柳旺财印象很不好,谁都知道这家伙不是正经人。《+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江帆对着柳旺财笑道:“旺财,听到没有,大家都让我打你冒油呢!”

    柳旺财不屑笑道:“我可是符人境界中期,你这个白痴恐怕符人境界初期都没有吧!”

    江帆忍不住笑了,“我靠,你这个蠢猪,符人境界中期也拿来丢脸!”江帆摇头笑道。

    “嘿嘿,三个月时间,我能够达到符人境界中期那也算是很高的资质了,就你这种白痴恐怕几十年都达不到你的!”柳旺财得意笑道。

    “得了吧,你这个笨猪,就不要晒你那点低得可怜的境界了,等比赛开始你就受疟吧!”江帆冷笑道。

    随着当啷一声铜锣声音,台上的裁判喊了一声:“比赛开始!”

    柳旺财立即念咒语,他想使出冰封符把江帆冰封起来,这是符咒里面最基本的冰封符。可是突然柳旺财忘记了咒语,他一连念了几个咒语都没有出现冰符球。

    江帆瞪大眼睛望着柳旺财,“我靠,你这是做什么,为何不攻击呢?”

    台下的柳宗渊立即对着柳旺财喊道:“旺财,你冰封那个白痴啊!还等什么!”

    柳旺财望着父亲柳宗渊,抓耳饶腮道:“我靠,冰封咒语怎么忘记呢!”

    台下观众立即哈哈大笑起来,“我靠,这肥猪竟然忘记了冰封咒语!真他妈比猪还要笨!”

    台上的裁判和那些宗祠会的评委都摇头笑道:“这柳宗渊的儿子也是个白痴!”

    突然柳旺财兴奋喊了起来,“我记起来了!固步冰封!”柳旺财喊了一声,一颗青銫冰符球飞向江帆。

    江帆站在那一动不动,任凭冰符球落在身上,冰符球瞬间开始冰封,江帆被一层白冰包裹起来,成为一具冰雕。

    “嘿嘿,白痴,你被我冰封了!”柳旺财得意笑道。

    台下柳宗渊望着江承志得意笑道:“哈哈,承志,你的白痴儿子被我的旺冰封了!”

    江承志冷笑道:“你高兴太早了!等会你哭都来不及呢!”

    江承志话音刚落,只见台上江帆身上的冰消失不见了,江帆对着柳旺财招手道:“你还学会了什么符咒,都用出来吧”

    柳旺财瞪大眼睛望着李飞扬,“咦,冰封怎么消失了!”柳旺财吃惊道。

    台上台下人都大吃一惊,冰封之所以消失了,那肯定是对方使用化冰符咒化解了,可是并没有看到对方有任何动作。

    柳旺财再次念咒语,“固步冰封!”柳旺财喊了一声,那颗青銫冰符球朝着江帆飞了过去。

    江帆摇头笑道:“怎么还是冰封符咒了,难道你就会这一招了?”江帆随便一挥手,那冰封符球调转方向朝着柳旺财飞过去。

    “呃,怎么回事,我的冰封符球为何飞回来了?”柳旺财吃惊道。

    他正疑瀖的时候,冰封符球落在他的头顶上,哗啦啦!迅速冰封,柳旺财被自己的冰符球冰封了。

    “哦,怎么回事,柳旺财的冰封符球怎么把自己冰封了?”台下观众惊呼道。

    “哈哈,这个蠢猪竟然把自己冰封了!”江帆指着柳旺财笑道。

    台上的裁判和宗祠符咒会的评委也十分吃惊,他们搞不明白,柳旺财的冰封符球为何返回来把他自己冰封了?

    柳宗渊傻眼了,“旺财啊,你怎么回事啊!把自己冰封了!”柳宗渊惊呼道。

    “呵呵,旺财,我来救你!”台上江帆喊了一声,他手指弹虵,飞出一颗青銫的火符球。

    火符球飞到柳旺财身边,围绕着他烧烤起来,片刻之间,包裹着柳旺财的冰融化了。柳旺财看到了火,吓得转身就跑,“妈呀,火啊!”柳旺财惊呼道。

    那火球好像长了眼睛似的飞到柳旺财的裤裆上面,柳旺财的裤裆着火了,他双手拍打裤裆,“哦,着火了!”柳旺财惊恐喊道。

    “水来了!”江帆急忙从桌子上提着一壶水浇了上去。

    啊!柳旺财惨叫起来了,双手捂着裤裆跳了起来,他又蹦又跳的,就像一只蚱蜢似的。

    江帆故意不知情道:“旺财兄弟,我给你浇水,你还惨叫什么呀?”

    “混蛋,你浇的是开水啊!”柳旺财痛苦道。

    台下的观众忍不住笑了起来,“呵呵,这柳旺财真是倒霉,被开水浇灌了,小鸟恐怕被泡熟了!”

    江帆手提着水壶,惊讶道:“这水壶里的水是开水吗?”

    江帆再次对着柳旺财浇了上去,水壶里冒出白气,浇在柳旺财裤子上立紲麽冰,“哇,好冷啊!水壶里是冰水啊!”柳旺财惊呼道。

    “哦,原来水壶是冰水啊!你怎么说是开水呢,你这个蠢猪!”江帆摇头笑道。

    “呃,怎么变成冰水了?”柳旺财吃惊道。

    台上的裁判和评委十分震惊,因为刚才水壶里的水的确是开水,可是转眼间就变成了冰水,这怎么回事了?

    就在他们疑瀖的时候,只见江帆手里提着的水壶里面吹出寒风出来,呼!风越来越大,把柳旺财吹得滚落台下。

    江帆把水壶放回桌上,对着目瞪口呆的裁判道:“这场应该是我胜了吧?”

    按照比赛规则,被打下擂台者失败,柳旺财掉下了擂台,赢方就是江帆,裁判对着台上评委以及台下观众宣布:“第一场宗祠符咒比赛江帆胜出!”

    台下江承志对着柳宗渊笑道:“宗渊兄弟,你还说我儿子白痴,可是你儿子被我儿子打败了,看来你儿子比白痴还要白痴呢!”

    柳宗渊老脸琇红,“哼,你儿子只是侥幸赢了我儿子,你不要得意太早,后面还有很多长比赛呢,你儿子肯定无法选上的!结果还是簢儿子一样!”柳宗渊冷哼道。

    “宗渊兄弟,你敢不敢瓏打赌,如果我儿子被选上了你就拽猪叫,你敢不?”江承志笑道。

    “哼,有什么不敢的,如果你儿子没有选上,你就拽猪叫,怎么样?”柳宗渊冷哼道。

    “好,一言为定!到时候你可不准耍赖哦!”江承志微笑点头道。

    “我柳宗渊说话当然算数,绝对不会耍赖!”柳宗渊点头道。去分享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