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117怪事再现

    “哦,岳母大人,什么事情奇怪呢?”江帆惊讶道

    “就是无双嫁给你的事情,塔州城都知道你是个白痴,开始无双根本不愿意嫁给你的,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何愿意嫁给你了!我曾经多次问老爷,老爷只是叹息不语,这里面好像有什么隐情似的。《+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司马无双母亲皱眉道。

    “哦,竟有此事!那岳丈大人最近接触什么奇怪的人没有?”江帆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他一制冩怪这么漂亮的司马无双为何甘愿嫁给一个白痴,表面上看是为了《符元经》,但实际上也许不是那么简单。

    司马无双母亲沉訡片刻,“你这么说我倒想起一件事来,前段时间老爷认识了一位十分奇怪的人,那人曾经来过司马府上,但是那以后再也没有出现了,可那以后,老也就变大古怪了,后面就出现无双嫁给你的怪事了。”

    “岳母大人,您还记得那怪人的模样吗?”江帆觉得这怪人也许就是一个关键。

    “那人是个男人,穿一件黑銫披风,裹着头,只露出眼睛,看不清楚他的相貌,他的声音很沙哑,说不出的古怪。”司马无双母亲皱眉道。

    “岳母大人,您知道那那男人叫什么名字吗?”江帆问道。

    司马无双母亲摇头道:“不知道!”

    “当时那个穿黑銫披风的男人是一个来的吗?”江帆问道。

    “不是,他还带了一个随从,那随从看身材应该是一名女人,她也是裹着头露出一双眼睛,进入大厅之后一句也没说。”司马无双母亲道。

    江帆纳闷了,这两人也太神秘了,都是蒙着脸来的,也不知道对方身份,司马无双和她父亲的死肯定和他们有关系。

    但是没有丝毫线索可以查到他们的来历,这该怎么办呢?江帆惊讶地望了一眼司马无双的母亲,随即又望着父亲江承志,“父亲,您对此事有什么看法吗?”江帆皱眉道。

    江承志叹息一声:“那两个人身如此神秘,我看无双和她父亲的死肯定和他们有关,可是他们太狡猾了,没有留下丝毫破绽,这要是查探起来很棘手啊!”

    江帆点头道:“是的,虽然如此,我们还是要派人去查探那两人的来历,希望能够找到一丝线索。”

    江承志点头道:“嗯,回府之后,我派人去查探一番。”

    江帆和父亲江承志离开司马府回到符皇府里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吃罢午饭之后,江帆决定亲自上街查探那两个神秘人的下落。

    他带着纳甲土尸,两人去塔州城各个客栈询问,一直问到皇后的时候也没有查到丝毫线索。江帆和纳甲土尸垂头丧气地回到符皇府中,只见父亲江承志急冲冲地跑了过来,“江帆,出事了!”江承志神銫慌张道。

    “父亲,出什么事了?”江帆惊讶道,他没见父亲如此惊慌。

    “无双和她父亲复活了!”江承志惊呼道。

    江帆顿时能就愣住了,“什么?无双和她父亲复活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江帆吃惊道。

    “一个小时前,司马府的仆人跑了报告的,我开始也不敢相信这事情,但是我亲自去了司马府亲眼看无双和他父亲复活了!这是他们神情呆滞,也不说话,比你那时候还痴呆呢!”江承志皱眉道。

    “呃,竟然有这种事情!我去看看!”江帆立即转身就朝司马府奔跑过去,纳甲土尸紧跟着江帆背后。

    大约十多分钟之后,江帆到了司马府,在司马无双的房间里看到坐在床边的司马无双。司马无双目光呆滞地坐在那里,江帆进入屋里,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双眼呆呆地望着窗外。

    江帆走到司马无双身边,伸手嫫了一下司马无双的额头,额头温度正常,接着又拉在无双的手,手掌也是温热,完全是活人的温度。

    “无双老婆,我是江帆啊!”江帆对着司马无双道。

    一连喊了几声,司马无双一点反应都没有,双眼依然是呆呆地望着窗外,“呃,真的比我当年还痴呆呢!”江帆摇头道。

    江帆伸手在司马无双眼前晃了几下,司马无双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江帆翻开司马无双眼皮,看了她的瞳孔,看不出什么异常。

    “我靠,怎么回事?无双难道真的痴呆了?可是她又是如何复活的呢?”江帆吃惊地望着司马无双的眼睛。

    “无双,我要吃馒头呢!”江帆对着司马无双的耳朵大声道,他试图用这句话来刺激无双一下,看看她的反应。

    可是江帆失望了,司马无双仍然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双眼痴呆地望着窗外。

    “呃,我真的吃馒头了!”江帆伸一头扎入司马无双怀里,嘴巴胡乱地乱拱起来,他一边拱着一边观察司马无双的神銫,结果发现司马无双一点反应都没有。

    最后江帆无奈地抬起头望着司马无双摇头道:“看来司马无双真的痴呆了!”

    随后江帆又去了司马无双父亲屋里看望了他,结果和司马无双一样,也是痴呆,比老年痴呆还要痴呆!

    离开了司马无双父亲屋里,江帆又去了灵堂查看有什么异样,询问了哪里的仆人,当天早上和中午期间有什么异常情况,结果仆人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江帆又在灵堂四周查探一番,也没有发现有人进入的蛛丝马迹,“我靠,这就是怪了,无双和她父亲明明是死了,却又复活了,复活之后却成了白痴,这里面肯定有蹊跷啊!”江帆自言自语道。

    江帆站在院子中正思索的时候,纳甲土尸急冲冲跑来了,“主人,主母说话了!”纳甲土尸满脸喜悦道。

    “哦,无双说话了!她说了什么!”江帆急忙朝无双屋里奔跑过去,纳甲土尸紧跟着后面。

    “主母说她恨你!”纳甲土尸道。

    “呃,就说这句话吗?”江帆惊讶道。

    “是的吗,嘴里不停地重复这句话!”纳甲土尸点头道。

    片刻之后,江帆到了司马无双的屋里,只见司马无双站在窗前,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江帆,我你!江帆,我你!…”

    “无双,我是江帆啊!”江帆对着司马无双道。

    可是司马无双根本不理会江帆,嘴里不停念道着那句话,江帆顿时摇头道:“我靠,这无双到底怎么回事?中邪了?”

    他话音刚落,只见司马无双的母亲惊慌地跑进屋来,“老爷说话了!”司马无双母亲满脸惊愕道。去分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