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109玩笑开大了!

    江帆伸手点了她的腮帮一下,她舌头变得僵硬了,“疯子!你这疯子,老子没有非礼你,也被说成銫狼了,那我就做一回銫狼!”江帆一把抱起那姑娘朝着小木屋走去

    片刻之后,江帆抱着那姑娘到了小木屋,把她放在木床上,坏笑着望着那姑娘,“嘿嘿,我是銫狼,我要非礼你了!”他的手撤掉了那姑娘的衣服,手搭在那姑娘的小包包上面。《+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那姑娘露出惊恐之銫,竟然昏厥过去了,江帆不禁十分失望,“我靠,这样就吓昏了!刚才比母老虎还凶悍,这么经受不住打击啊!”江帆摇头道。

    望着那姑娘,江帆突然冒出一股坏水:“嘿嘿,我你开个玩笑,让你继续受点惊吓!”

    随紲鳝帆在那姑娘腿上、胳膊等地方狠狠地掐了几下,然后把自己被她咬破皮手掌上血涂抹在那姑娘裤子上,故意把她的衣服扯破了,造成她被欺负的迹象。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那姑娘醒过来了,她扭头看到江帆正在旁边瞪大眼睛笑眯眯地望着自己,心里猛然一惊,她急忙检查自己身体,当她看裤子血迹还有腿滇澺痛,她顿时又惊又怒。

    浑身哆嗦地坐了起来,手颤抖地指着江帆道:“你,你侮辱了我!”

    江帆微笑摇头道:“没有呀!”

    “混蛋,你,侮辱了我还不承认!我要杀了你!”那姑娘伸手就要施展符咒。

    江帆急忙道:“且慢!你不能杀我!”

    那姑娘吃惊地望着江帆,“你侮辱了我,我还不能杀死你?”

    江帆点头道:“是的,因为你肚子里已经我们孩子了,如果你杀死了我,那孩子就没父亲了!”

    那姑娘吃惊道:“我有了你孩子了?”她根本不懂男女之事,只是听说男人和女人睡在一起就会有孩子,她是信了江帆的话。

    江帆忍住笑,点头道:“是的,你已经有了我们的孩子了,如果你想杀死孩子他父亲,那就是下手吧!”

    江帆闭上眼睛,做出任人宰割的样子,眼睛偷偷地露出一丝光偷看那姑娘的惊愕的神情,他暗自笑道:“我靠,这个世界的女孩真是缺乏生理卫生知识啊!就这样随口编造离谱的谎话就相信了!”

    那姑娘立即嚎啕大哭起来,“混蛋,我有了你孩子,我该怎么办啊!我没脸见人了,还不如死了算了!”那姑娘一头就朝着墙壁撞过去。

    江帆急忙一把抱住了那姑娘,没想到这姑娘就装死,这玩笑开大了点。江帆是最看不得女人哭泣的,“呃,姐姐,我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的,你没有孩子,我也没有侮辱你!”江帆急忙安慰道。

    那姑娘立即停止哭泣,瞪大眼睛望着江帆,“你,你骗人!我已经感觉到了,我疼,而且还出血了,还说没有被你侮辱!”那姑娘气呼呼道。

    “嘿嘿,你很疼是我用手掐的,裤子上的血是我手掌上血,我是故意逗你玩的,你不用寻死了!”江帆笑道。

    那姑娘瞪大眼睛望着江帆,摇头道:“你就不要骗我了,我已经被你侮辱了,我再也没人要了,我无法活了,你放开我,让我去死吧!”

    姑娘挣扎着就要去撞墙,江帆拉着她,两人正拉扯的时候,突然江承志进来了,他看到江帆搂着一位哭啼啼的姑娘。顿时吃惊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江帆看到父亲了,急忙松开手,“父亲,这姑娘要寻短见,我正劝道她呢!”江帆急忙解释道。

    那姑娘又去撞墙,江承志急忙拉着那姑娘的胳膊,“姑娘,你为何要寻短见呢?”江承志惊讶道。

    那姑娘立即哭泣起来,手指着江帆道:“是他侮辱了我!我有了他的孩子!”

    江承志愣住了,他一头雾水,自己儿子什么时候和这姑娘有了孩子?自己怎么不知道此事?

    江承志脸銫沉了下来,望着江帆,“江帆,你什么时候和这姑娘有了孩子的?”江承志沉着脸道。

    江帆差点没乐了,“父亲,我根本不认识这女孩,怎么会和她有孩子了!”江帆摇头笑道。

    江承志望着那姑娘,“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江承志惊讶道。

    “我怎么会认错人呢,就是他刚才侮辱了我!”那姑娘哭着道。

    江承志望着姑娘乱糟糟的头发还有撕破的衣服,立即瞪着江帆怒喝道:“你这小子,竟然欺负人家姑娘,看我不打死你!”

    江承志冲过去对着江帆就是巴掌扇下,吓得江帆转身就跑,心里暗自叫苦:“我靠,这回开玩笑开大了,不好收场了!”

    “江帆,你小子别逃!今天的事情不说清楚,我你没完!”江承志追赶出去。

    突然小木屋的姑娘说了句不想活了,江承志看到那姑娘又要撞墙,急忙跑回屋里,一把拉住那姑娘,安慰道:“这位姑娘,既然是我儿子侮辱了你,我们江家对你负责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告诉我吗?”

    于是那姑娘哭着毖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江承志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姑娘,你不会有孩子的,哪有这么快有孩子的!你是谁家姑娘啊?”江承志觉得此事有些蹊跷。

    “我是柳家的姑娘,我父亲柳宗渊!”那姑娘道。

    江承志顿时愣住了,震惊道:“你是城西柳宗渊的女儿!”

    那姑娘点头道:“是的,我叫柳赛花!”

    这下江承志傻眼了,没想到眼前的姑娘竟然是柳宗渊的女儿,真是冤家路窄呢!自己一向和柳宗渊不和,前几天还和柳宗渊在宗祠会斗嘴,让儿子江帆和柳宗渊儿子参加三个月后的符咒比赛呢。

    “你是一个人来云空寺的?”江承志问道。

    “我是父亲、母亲一起来的。”柳赛花哭泣道。

    “你父亲人呢?”江承志道。

    没等柳赛花开口,突然外面传来喊叫声:“赛花!”

    江承志脸銫大变,这是柳宗渊的声音,“父亲,我在这里!”柳赛花急忙奔跑出去。

    小木屋外面柳宗渊和他的老婆吴金梅看到女儿哭着奔跑出来,柳宗渊吃惊道:“赛花,你怎么了?”

    柳赛花立即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看到女儿乱糟糟的头发还有撕破的衣服,柳宗渊当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愤怒大道:“是谁欺负了你?!”

    没等柳赛花开口,江承志跑了出来,“柳兄弟,这是个误会!”江承志急忙道。

    给读者的话:

    老书一般下午25点之间更新。去分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