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101要吃馒头

    司马无脸通红,急忙挡住江帆的手,“我这里面没有吃的东西!”司马无双娇嗔道

    “没有吃的?那里面藏着什么东西?”江帆故意惊讶道。《+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司马无双摇头道:“什么都没有呀!”

    “嘿嘿,我才不信,你肯定是偷偷藏着什么好吃的,我也要吃!”江帆的手突然下滑,一下按在包包上面,“哇擦,好像是馒头哦!”江帆故意惊喜道。

    司马无双惊呼起来,她急忙伸出剑指,默念咒语,点了江帆手臂一下,江帆立即感觉浑身无法动弹,他被定住了。

    瞪大眼睛望着司马无双,她推开江帆的手,恼怒道:“你手真讨厌!”

    突然江帆的双手一蟼惀住了司马无双两个包包,嘴里笑道;“我要吃馒头!”

    司马无双惊呼起来,“你,你怎么能动了!”定身符有效时间可是十分钟,这次几秒钟就失效了。

    “我要吃馒头!”江帆故意装傻,用力一扯,司马无双的肚兜被扯掉了。

    “啊!”司马无双惊呼起来,她本能地双手护住身前。

    “哈哈,果然有两个大白馒头,我要吃!”江帆扑了上去,张嘴巴就咬。

    司马无双刚想使出符咒,可是馒头被江帆嘴巴叼住了,她不禁嘤了一声,一阵触电感,差点让她眩晕了。

    旋即,她清醒过来,剑指急忙点江帆额头上,江帆立即又被定身了。可是江帆的嘴巴还是咬着馒头的,司马无双急忙推开江帆,“你这个白痴,就知道吃!这是馒头啊!被你咬疼死了!”司马无双气呼呼道,她脸涨得通红。

    突然门外传来声音:“无双,帆儿,你们怎么了?没事吧?”那声音是三夫人梅映雪的声音,她刚才听到屋里有叫声。

    司马无双急忙回答道:“母亲,没什么,我江帆闹着玩呢!”

    “哦,你们闹着玩啊!无双,房里的事情,你可要主动点,江帆什么都不懂,我老爷等着抱孙子呢!”三夫人梅映雪道。

    司马无双脸绯红,“哦,我知道了,我正在和他办事呢。”

    突然江帆手伸了过来,又扯掉了司马无双的肚兜,她惊呼一声,急忙把被子盖在身上,单手结印,默念咒语,一道青光一闪,空中出现一根绳子,迅速把江帆捆上了。

    “哼,省得你手不老实!”司马无双哼了一声。

    “我靠,新婚之夜你就捆老公啊!”江帆暗自道,元神空间里面金銫鼎很快就化解这个符咒。

    “老婆,我要吃馒头!”江帆坏笑着再次扑了上去。

    司马无双这次早有准备了,一道青光一闪,她瞬间使出漂浮符咒,身体斜着漂浮出去,就像一只气球一样,江帆扑空了。

    “符咒好像在你身上不太灵验,难道你是金童圣体?”司马无双吃惊道,她身体漂浮在空中。

    在符元界只有金童圣体对符咒不敏感,几乎所有符咒对他无效,这种金童圣体是很难得遇到了的,传说中只有符神才是金童圣体。

    江帆十分吃惊,司马无双竟然可以悬浮空中,看来这世界上的符咒真是十分奇妙。他立即爬起来,朝着司马无双抓过去,“老婆,我要吃馒头!”

    “吃你头!你这个白痴!”司马无双再次使出捆绑符,一道青光一闪,江帆再次被五花大绑。

    为了防止符咒失效,司马无双拿起桌上的床单把江帆包裹起来,就像裹粽子一样,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和嘴巴。

    “哼,就算你是金童圣体也无法出来了!”司马无双拍着手笑道。

    这次江帆无法挣妥开了,心里暗自骂道:“我靠,这次,竟然栽了,戏谑不成,反而被这小丫头绑起来!早知道就推倒她算了!”

    “老婆,你绑着我做什么?你快放开我!”江帆立即喊道。

    “哼,不绑着你,你手脚不老实!今晚你就乖乖地躺在这里不要动!”司马无双拿起被子盖在江帆身上。

    “老婆放开我!再不放我可喊救命了!”江帆立即威胁道。

    “哼,我让你喊救命!”司马无双拿起一块布塞入江帆嘴里。

    江帆那个气呀,“我靠,没想到我江帆竟然被人捆绑起来,嘴里还塞布了!”江帆暗自道。

    司马无双不再理会江帆,她又四处东翻西找,忙活了大半天,最后什么也没发现,失望地坐在椅子上。

    “看来那本《符元经》不是藏在这里的,应该藏在老头子屋里了。”司马无双自言自语道。

    江帆望着司马无双,“我靠,原来这女人在寻在《符元经》啊,这就是她嫁给我的原因。这《符元经》是一本什么书,值得她甘愿嫁给一个白痴呢?”江帆好奇道。

    这一夜就这么过了,第二天早上江帆被松开绳子,手都被捆麻木了,“哦,老婆,我要向我母亲告状,说你捆了我一夜!”江帆满脸不悦道。

    司马无双顿时慌了,一把拉着江帆的手笑呵呵道:“江帆弟弟,我的好老公,我是和你开玩笑的,不要告状啊!”

    “哼,不行!我一定要告你疟待我,晚上你就像老鼠一样,到处翻东西!”江帆扭过头道。

    司马无双急忙捂住江帆的嘴巴,“你小声点!千万不要乱说啊!我给好吃的给你吃好吧?”司马无双就像哄孩子似的哄着江帆。

    “那你给什么好吃的?”江帆望着司马无双。

    “给什么好吃的呢?”司马无双扭头看到桌子上滇澢果,“江帆弟弟,给你糖吃好吗?”司马无双笑嘻嘻道。

    江帆摇头道:“糖早就吃腻了!不要!”

    “给你水果好吗?”司马无双笑道。

    江帆摇头道:“不要!”

    “那你要什么?”司马无双无奈地望着江帆,她真不知道江帆想吃什么呢。

    江帆瞪大眼睛望着司马无双身前,“嘿嘿,我要吃馒头!”江帆坏笑道。

    司马无双脸琇红,摇头道:“不行!这可不是馒头!”

    “那我就到母那里告状去了!”江帆装着要出门的样子。

    司马无双急忙拉着江帆的胳膊,红着脸无奈摇头道:“好吧,我给你吃馒头!你不要去母亲那里告状!”

    门打开了,江帆和满脸通红的司马无双走了出去,“无双,昨晚你们还好吗?”三夫人梅映雪早就守候在门口了。

    去分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