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464一切皆心生

    “哦,帆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为何上了七情桥的人不是哭就是笑,要不就乱叫呢?”黄富不解道

    “呵呵,既然这叫着七情桥,七情者就是人的喜、怒、哀、乐、爱、恶、崳等七情,他是我们人最基本的感情流露。《+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只要上了七情桥,人隐藏在内心的各种七情全部流露出来,所以才有了这些古怪行为!”江帆笑道。

    “呃,那我们上去后岂不是也丑态百出了?”黄富冒汗道。

    “嗯,是的,你上七情桥肯定是看到了胡莉对你招手,说不定是胡莉叫你一起洗澡呢!”江帆笑道。

    “呃,那我就不上去了,要不然和盛掌门一样光溜溜的,那太丢脸了!”黄富惊慌摇头道。

    “噢,那我也不上蹊跷了,要不然我看到易琳师姐,我还不知道做出什么丢人的行为呢!”翁晓伟也摇头道。

    “呵呵,你们怕什么,七情桥上的人是互相之间是看不到的,只有没上桥的人才可以看到。现在也只剩下我们这几个人了,你们不要怕了!”江帆笑道。

    “算了吧,帆哥,还是傻蛋陪你去吧,我瓏哥就在这里等你!”黄富道。

    “好吧,你们就在这里等我吧,人去多了也没用!”江帆点头道。

    江帆扭头望了七情桥旁边的梁艳、李寒烟、李志玲等人,“艳艳,你们就不要去了,万一你们也搞一个什么惊世骇俗的行为出来,那就麻烦了!”江帆微笑道。

    “嗯,我们就在这里等候,你自己要多加注意!还有凤娇姐你可要关照一下她,她对我们姐妹几个有恩。”梁艳点头道。

    “嗯,你们就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江帆点头道。

    随紲鳝帆对着纳甲土尸道:“傻蛋,我们走!”

    “是的主人。”纳甲土尸点头道。

    江帆和纳甲土尸正准备踏上七情桥,的时候,“主人,桥杆上有字呢!”纳甲土尸道。

    “哦,字在哪里?”江帆惊讶道,他一直没有注意到桥栏杆上有字呢。

    “主人,字在这里!”纳甲土尸道。

    江帆顺着纳甲土尸手中的方向瞧去,在七情桥的栏杆上有“七情桥”几个字,旁边还想写着:“喜、怒、哀、乐、爱、恶、崳,一切皆心生。”

    “这是什么意思?一切皆心生?不明白”江帆摇头道。

    两人踏上七情桥,江帆当即发现身边的纳甲土尸不见了,四周所有人都不见了。突然间江帆看到了自己的母亲,母亲脸上,露出微笑,“小帆,你乖,过来妈妈给你洗手。”母亲微笑道。

    “妈妈,我的手不脏,不用洗手!”江帆摆手道。

    “小帆,你听话,洗了手才能吃东西!乖,让妈妈给你洗手!”母亲微笑道。

    江帆立即伸出手,“好吧,妈妈,你给我洗手吧!”江帆道。

    此势冞情桥旁的黄富、梁艳等人都看到江帆伸着手,面上露出古怪之銫,“哦,帆哥是怎么了?伸出双手干啥?”黄富惊讶道。

    “不知道呀!看来帆哥也被七情左右了!”翁晓伟道。

    “那怎么办?这样不会有危险吧?”梁艳焦急道。

    “应该不会有危险,只是他无法妥离七情桥而已!”翁晓伟道。

    “哦,你看傻蛋好像也出问题了,他不是僵尸吗?怎么也有七情呢?”黄富吃惊道。

    “世界上万事万物都有七情,傻蛋现在也是生命,他怎么会没有七情呢!”翁晓伟道。

    七情桥上纳甲土尸正张开嘴皣釢水呢,他美美地吸着,那样子就像一位刚出生婴儿似的,张着嘴巴不停地吸着。

    “怎么办呢?我们要去帮助他们!”李寒烟焦急道,她急着就要上七情桥。

    “寒烟姐,你不能上去,连掌门都无法控制自己的七情,你上去还不是一样,根本帮助不到他们!”李志玲道。

    “那该怎么办?总不能看着他们沉迷于七情之中不能自拔吧!”李寒烟道。

    “要去我们试着喊叫他试试?”梁艳道。

    “嗯,也许喊叫他可以然他清醒过来!”李志玲道。

    “就让我来喊吧!”梁艳道,她对着七情桥上大声喊叫起来:“江帆!江帆!”

    李寒烟也跟着喊叫:“江帆!江帆!”

    黄富也跟着大喊:“帆哥!”

    江帆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喊叫自己名字,当即清醒过来,“呃,我怎么七情泛滥了!副元神怎么没有察觉到呢?”江帆惊讶道。

    突然间他想起桥栏杆上的最后一句话:“一切皆心生”,七情是心有所思才产生的,只要让自己心如止水,那七情就会消失!

    江帆立即沉心静气,片刻之间,七情不在流露,眼前的幻象消失了!他看到纳甲土尸张着嘴巴在吸什么东西呢,拍了一把纳甲土尸脑袋,“傻蛋,你清醒过来!”江帆对着纳甲土尸耳朵大声叫道。

    纳甲土尸一激灵,顿时清醒了,“呃,主人,我刚才看到了一头大釢牛呢,正在吃牛釢呢!”纳甲土尸擦了一蟼愳巴口水道。

    江帆立即给了纳甲土尸一个爆栗子,“吸你的头!那是假的!”江帆道。

    纳甲土尸嫫着额头道:“呃,假的,怎么味道那么香呢!”纳甲土尸诧异道。

    此时绝情师太还在那里破口大骂呢,什么臭男人,还有什么我要杀了你等等之类的,“哦,真情流露后的绝情师太好可怕呀!这么脏话都说的出口呢!”江帆摇头道。

    江帆走了过去,对着她耳边大喝一声,绝情师太当即清醒过来,“呃,我这是怎么了?”绝情师太惊讶道。

    “呵呵,凤娇,你刚才骂人起来可真凶悍呢,比骂街的泼妇还要胜一筹呢!”江帆笑道。

    绝情师太脸微红,“你,你胡说什么呀!我是那里说了那些话呀!”绝情师太马上不认账了。

    “呵呵,你看看他们就知道了,你刚才是真情流露呢!”江帆笑道。

    绝情师太望着身边的盛掌门,惊呼道:“哎呀,他还没穿衣服呀!”急忙转过身去。

    绝情师太人这一嗓子立即吧盛掌门惊醒了,他发现自己没穿衣服的时候,顿时惊呼道:“哦,我怎么没穿衣服呢!”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到!去分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