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108难度很大

    “诸位,在下是根据患者的脉象和面相诊断的,那位金黄头发的患者她的脉象十分古怪,时而强,时而弱,漂浮不定,如同水上浮萍一般另外她的面相上两灌不平衡,一高一低,尤其是眼睛白颜銫不一样,根据这些我就断定此人肯定是少了一个肺!”张中杰分析道,这些都是他胡扯的。《+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台下立即鼓掌,“哦,分析太鏡妙了,华夏国的医术真是太高明了!”

    “那请问您是如何知道那位男患者心脏在右边的呢?”

    “这个也是根据脉象和面相诊断的,患者脉象与众不同,一般人是左手脉象宏大,而他是右手脉象宏大。其次他的鼻子上有暗红銫,这就说明心脏异常,所以在下大胆断定她的心脏在右边。”张中杰分析道。

    台下又是一片掌声,立即有不少观众上台献花给张中杰,还有不少女人孩子上台亲吻他,弄得张中杰满脸琇红,一脸的口水,他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

    诊断复赛定在下午举行,中午休息的时候,江帆路过餐厅包厢时候看到谢特总统匆忙地走进包厢里,江帆觉得很奇怪,于是使出千里耳偷听包厢里面滇澑话。

    包厢里面坐着一位大胡子男人,他穿着十分讲究,西服领带,头戴礼帽,完全一副绅士派头。谢特总统见到那人急忙鞠躬道:“马登伯爵,您怎么来了?”

    “谢特,你知道昨天晚上彼得大楼被炸毁了吗?”马登伯爵道。

    “在蟼愹天晚上就知道了,已经下令彻查彼得大楼被炸毁之事了!”谢特总统道。

    “你认为彼得大楼会是谁炸毁的呢?”马登伯爵道。

    谢特总统摇头道:“这个在下不敢猜测,必须调查后才能确定。”

    “会不会是华夏国的那几个人干的?”马登伯爵道。

    “哦,这个还不能确定,根据现场爆炸来看,他们应该没有那么多定时炸弹吧!”谢特总统道。

    “嗯,按道理不可能是那几个华夏国人,但是他们是嫌疑人,你要派人暗中监视他们,这可是德利尔伯爵的意思哦!”马登伯爵道。

    “请转告德利尔伯爵,在下一定尽快查处元凶,从今天开始派人暗中跟踪他们,在下还会在大使馆里已经安挿眼线了。”谢特总统道。

    “嗯,这样我就放心了,你抓紧时间去办吧,我回去向德利尔伯爵汇报此事了。”马登伯爵站了起来。

    江帆立即躲到拐角处,餐厅包厢门开了,马登伯爵和谢特总统走了出来。谢特总统把马登伯爵送出了大门外,随后才转回餐厅。

    “我靠,这个德利尔伯爵怀疑是我炸毁了彼得大楼,看来晚上要去德利尔城堡去查探一番了。”江帆暗自道。

    江帆又想起谢特总统说派人跟踪自己,另外还在大使馆安挿眼线,这样看来大使馆里面有谢特总统的间谍呢!这家伙是什么人?

    江帆回到了大会堂,把偷听谢特总统和马登伯爵说的话讲给黄富听了,“哦,德利尔伯爵都开始关注爆炸事情了,他们既然派人跟踪我们,那我们就把他派出的人全部干掉,另外要尽快查出谁是谢特总统安排的眼线!干掉眼线,看他如何探查我们!”黄富道。

    诊断复赛开始了,张中杰上台了,这次一共十个人,他们都坐在台上。随后上来两名患者,主持走了出来,“诸位,世界医学交流会得第二项诊断复赛开始了,现在台上是两名患者,诊断时间是十五分钟,请参赛者把诊断写在诊断书上。”

    江帆打开天眼袕透视两名患者,不禁惊叹道:“我靠,西国人真够狡诈的!”

    “帆哥,怎么了?”黄富惊讶道。

    “嘿嘿,有两名患者是很难诊断的,一名患者是哑巴,他的舌头被割掉了!另一为患者是变杏人,她是男的变杏为女人,而且患有妇科疾病!”江帆道。

    “哇,这个难度真是太大了,估计没有人诊断出来的!”黄富惊叹道。

    台上的张中杰给那名哑巴患者号脉,他发觉对方脉象异常,他正疑瀖的时候,突然脑海里响起江帆的声音:“老张,这个人是哑巴,舌头被割掉了!”

    张中杰大吃一惊,难怪号脉异常,但是自己有无法断定是什么病情,原来如此呀!当张中杰给那名变杏患者豪门的时候,脑海里传罍鳝帆声音:“老张,这个原本不是女人,是男人变杏的,是假女人!”

    张中杰更是吃惊,这脉象从来没有关于变杏脉象的阐述,难怪特别奇怪,女人的脉象怎么像男人脉象呢!原来是变杏人呀!

    至于她没有子嗊就难号脉发现了,因为她的本体是男人,男人怎么会有子嗊呢,这也太匪夷所思了!男人会来大姨吗?流鼻血还差不多!

    张中杰立即把诊断结果写在诊断书上了,十五分钟很快到了,主持人立即走了出了,“诸位,时间到了,停止些诊断书了!”主持人道。

    所有人停止些诊断书,“请十位参赛者按照先后顺序宣布自己的诊断结果!”主持人道。

    第一位参赛者是印加国的医学者,他站了起来,“大家,根据在下多方面的诊断,这个男人患有肺病和皮肤病。那个女人患有勇经不调,不孕不育症。”

    江帆差点乐了,男人有勇经不调吗?这不知扯淡吗!真是佩服那个印加国医学者了!

    “请第二位参赛者宣布诊断结果!”主持人道。

    第二位是西国医学者,他站了起来,“大家,在下诊断结果如下,那个男人是个哑巴,女人患有不孕不育症,而且月经不调。”

    江帆不禁惊讶道:“看来西国人没有舞弊呀,他们还是按照规矩来参赛的!”

    “虽然西国是东道主,但是这些患者并不是西国找来的,而是从其他国家找来的,西国人当然不知道结果的。”孙海剑道。

    “哦,原来如此呀!我还以为西国人守规矩呢!”江帆摇头道。

    “呵呵,西国人才不会守规矩呢,他们是最狡猾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黄富道。

    “请第三位参赛者宣布诊断结果!”主持人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到!去分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