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065魔鬼算什么!

    那位西国的警官顿时脸銫变了,“哼,谁说那些人是乌手党,那些人都是西国的普通百姓,你们在西国胡乱杀人,你们究竟是为了什么?你们快老实交代!否则我们对你们不客气了!”那警官恶狠狠道

    江帆当即就火了,我靠,既然你们护着那些乌手党,不用说这些西国警察肯定是警匪一窝。《+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江帆冷笑一声:“哼,只许你们西国人炸毁我华夏国的大使馆,我们就不能杀你们西国的乌手党!我们是帮你们除害!你们应该奖励我们!”

    那名西国警官立即站了起来,手指着江帆道:“你们也太嚣张了!来人,把他们全部关押起来,等候局长处置!”

    “你们凭什么关押我们?请问你们以什么罪名关押我们!”李寒烟冷哼道。

    “哼,我们西国人就是要欺负你们华夏国人!因为我们比你们强大!”那名西国警官得意笑道。

    “呵呵,既然你们西国人自诩强大,那我们就用强硬手段让你知道,我们华夏国人才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人!”一道人影一闪,江帆化成数道幻影,伸出食指闪电般点了那些西国警察的肋下。

    审讯室里十多名西国警察全部倒在地上,他们吃惊地望着江帆,“你,你是魔鬼!”那名西国警官惊恐道,因为他刚才只看到来了一道人影一闪,自己肋下一麻就倒下了,他当即发现自己浑身不能动弹了。

    “哈哈,魔鬼算什么!我比魔鬼还要魔鬼!我警告你们,我们帮你们除掉了华夏街的乌手党,你们不但不感谢我们,反而要加害我们!如果你们把我们惹急了,老子就把你们这里夷为平地!”江帆笑道。

    他从怀里掏出了火云,“火云,把这张桌子给毁了!”江帆道。

    “好嘞!看我的!”火云立即飞了出去,对着那张桌子啄了一口,随后飞回江帆怀里。只听到一声清脆响声,那张桌子晃了一下,随即化成灰烬倒塌了。

    那些西国警察顿时惊呆了,“哦,魔鬼!你们是魔鬼!”

    “魔你妈的头!我们是天使!”江帆冲过去给了那名西国警官一脚,正踢在他裤裆上,他立即惨叫起来,脸上极度变形。

    江帆等人离开了华夏街的警察局,回到了大使馆中。第二天早上,江帆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我靠!是谁呀,这么早就来敲门!”江帆不悦道。

    黄富立即去开门,敲门的人是孙海剑,“孙老哥,你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江帆惊讶道。

    “哦,休克城的市长夫妇来感谢你来了!他夫人昨天晚上没有遗尿了!”孙海剑高兴道。

    “哦,是这么回事呀!”江帆道。

    江帆随着孙海剑到了接待室,他刚踏进门蒂更市长立即跑了过来,紧紧地握住江帆的手道:“哦,您真是神医呀!我夫人昨天晚上再也没有遗尿了!太感谢您了!”

    江帆微笑道:“呵呵,不用客气,你不仅仅是感谢我来的吧?你还有什么事呢?”

    蒂更市长吃惊地望着江帆,点头道:“在下的确有事找您,在下有两件事要找您。第一件事就是在下洞房的时间太短,基本上都是一触即泄,不知您能否治疗?”

    江帆差点笑了,我靠!一触即泄,这也太差劲了吧!妈的西国人必须好好地折磨你们一下。

    江帆微笑道:“这个在我们华夏国叫见花泄,这是因为你肾气不足,导致早泄。我有一种特殊法可以治疗好你的早泄,就是练习起来有点麻烦,需要练习一个月才能有效。”

    “哦,时间不是问题,请问是什么办法?”蒂更市长道。

    “首先你找一块表面粗糙点的石头,然后就用你拿玩意在石头上磨,每天磨十分钟,坚持一个月,保证你洞房的时候时间持久!”江帆神秘道。

    一旁的孙海剑差点笑了,他急忙捂住嘴巴,这个江帆也太坏了,那玩意在石头上磨,你当是磨刀呀!那还别磨破皮呀!

    蒂更市长吃惊地望着江帆,“呃,那个会不会弄破皮呀?”

    江帆严肃道:“开始肯定很辛苦,但是坚持一段时间后,你就会慢慢适应的,你想想,如果你能在粗糙的石头上磨上十分钟,洞房的时候一个小时绝对没问题的!”

    蒂更觉得有道理,“嗯,在下一定刻苦练习,再苦也要练习!”蒂更下定决心道。

    江帆暗自发笑:“我靠,这个家伙真好骗,老子只是胡扯的,谁知道有没有效果,纯属胡编乱造!磨坏了概不负责!”

    表面不露声銫,江帆点头道:“嗯,你只要坚持练习,我们华夏国有句古话:‘只要功夫深,铁蚌磨成针!’你肯定会成功的!”

    “只要功夫深,铁蚌磨成针,我的不会磨成针了吧?”蒂更市长惊讶道。

    “呵呵,怎么会呢,你的不是铁蚌,当然不会磨成针!”江帆笑道。

    蒂更满意点头,“嗯,第二件事就是我们西国的谢特总统找您给他夫人看病,今天早上请您去白嗊去。”蒂更道。

    江帆惊讶道:“你们西国的谢特总统夫人也遗尿了?”

    蒂更摇头道:“哦,不是,总统夫人患了一种特别奇怪的怪病,我们西国医生都束手无策,也许您可以治好总统夫人的病。”

    “呃,听说总统夫人的下面咬人呢!”蒂更悄声道。

    江帆惊讶道:“什么下面咬人?”

    “那个我也不知道,我是听总统说的,具体的还是您去询问总统夫人吧!在下不好过问此事情。”蒂更道。

    “哦,我们何时去给总统夫人治疗呢?”江帆道。

    “我们现在就去,用我车送你去白嗊。”蒂更道。

    江帆随着蒂更市长出了大使馆,坐上了蒂更市长的车子,大约十多分钟后车子进入了西国总统白嗊。

    白嗊是西国总统官邸和办公室,是一座涂着弊銫油漆的房子,一共三层,西国总统谢特就住在第二层。

    江帆随着蒂更市长到了第二层一闪门前,门前的守卫立即对着蒂更市长道:“总统就在客厅里等你们!”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到!去分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