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893白岩村

    93白岩村“姬护法,你买这么多套子干什么?”江帆问道。《+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姬护法脸通红,“这不是我要的,我是帮姐妹们带的!”姬护法急忙解释道。

    “哦,是吗,还真看不出来你不仅是护法呀,还是生活上的护法呢!”江帆笑道。

    姬护法立即转身扭过头,背对着江帆,“懒得理你!”

    “姬护法,我们接来下去哪里呢?”黄富笑道。

    “回通天谷总部!”姬护法气呼呼道。

    马车开始走动了,姬护法背对着江帆,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江帆趁机使出摄魂术,意念进入那封密函之中,窥视密函的内容。

    江帆看完了盛部长给天魁教主葛涛的内容,顿时十分震惊,原来盛部长打算明年在京城谋反,他让葛涛请出天魁教的原始太上长老出手,并说事成后天魁教教主葛涛任国防部长,天魁教就是国教。

    至于什么时候动手并没有说具体的时间,具体行动方案也没有提及,盛部长只是许诺了一系列的好处。密函中提及滇濎魁教的原始太上长老是什么人呢?江帆在天魁教住了几天,没有听到有关原始太上长老的任何信息。

    一路上江帆都在思索密函的内容,马车上静悄悄的,姬护法仍然是背对着江帆,她双眼一直望着外面的树林。

    “姬护法,你见到过我们天魁教的原始太上长老吗?”江帆打破了车上沉寂。

    姬护了一下,惊讶道:“你怎么知道原始太上长老?”

    “哦,我是听钟长老提及过。”江帆胡诌道。

    “我没有见过原始太上长老,只知道他老人家是我们天魁教威望最高的长老,就连教主对他也是毕恭毕敬的。”姬护法道。

    江帆故作惊讶道:“连教主对原始太上长老都如此敬重,他是什么人呀?”

    “据说原始太上长老有上万年的修行呢!”姬护法道。

    江帆震惊道:“上万年修行?不会吧!”据江帆这几天打听,才知道天魁教发展也就两千多年,一直是秘密发展的,到了葛涛教主已经是第十二代教主。

    “我们天魁教在一千年前曾经遭到过一次大劫,幸亏原始太上长老出手协助,我教才得以保存下来,后来原始太上长老不知所踪。”姬护法道。

    “最近原始太上长老是不是到了我们天魁教总部了呢?”江帆道。

    姬护法摇头道:“原始太上长老都已经失踪一千年了,何时到我们通天谷呢!你是听谁说的?”

    “哦,我猜测的,原始太上长老肯定还会回来的。”江帆道。

    “以前听教主说过,原始太上长老去了另外一个界,不在我们这里。”姬护法道。

    江帆疑瀖道:“什么另外一个界,是什么地方?难道是仙界吗?”

    姬护法摇头道:“那就不知道是什脺麋了,我们修为这么祰是不会明白的。”

    此时已经是正午了,烈日当空,马车才刚刚走出镇子,要回到通天谷还需要一个多小时。江帆感觉到肚子有点饿了,“姬护法,我们在什么地方吃午饭呢?”江帆道。

    “哦,我们就在前面的白岩村吃午饭吧,以往我们都是在哪里吃饭的。”姬护法道。

    几分钟后,马车进入了白岩村,这是一座小山村,依山旁水,小山村显得十分秀气。黄富驾着马车走了大约两分钟,就听到姬护法道:“江富,就在前面的‘巧味饭馆’前停车!我们就在哪里吃饭。”

    黄富抬头看到了前面不远之处的招牌,点头道:“哦,我知道了!”

    片刻之后马车停在巧味范馆mén前,姬护法跳下马车,mén口的店伙计看到了姬护法立即家招呼道:“大姐,里面请!”

    江帆、黄富、纳甲土尸、姬护法四人进入饭馆,找了一张靠mén口的桌子坐下。店伙计立即微笑道:“大姐,您还是要素菜吗?”

    “我只吃素食,你们吃什么菜呢?”姬护法望着江帆、黄富、纳甲土尸。

    “我就和姬护法一样吧!”江帆道。

    “我也一样吧!”黄富道。

    “刘二狗,你呢?”姬护法道。

    “有nǎi喝吗?”纳甲土尸道。

    店伙计愣了一下,“你要吃nǎi?我们店里可没有nǎi!”店伙计摇头道。

    “你们店里就没有牛nǎi、羊nǎi、马nǎi,猪nǎi,只要是nǎi就行!”江帆道。

    “对了,我们店里养了羊,有羊nǎi!”店伙计道。

    “那就拿羊nǎi来吧!”纳甲土尸道。

    片刻之后,店伙计端上素菜,纳甲土尸要的羊nǎi也端来了,众人立即开始吃饭。姬护法从皮包里拿出一双筷子,这是她自己带筷子,“姬护法,你好爱干净呀,还自带筷子呀!”江帆道。

    “我是素食者,外面的筷子都沾了荤腥,所以我自备素筷子!”姬护法微笑道,这是她第一次说话的露出笑脸。

    “姬护法,其实你微笑的时候挺好看的!”江帆称赞道。

    姬护法脸微红,脸立即变得严肃道:“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江帆无奈摇头,正想说话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nv人的哭豪声:“非礼呀,有流氓非礼呀!”

    “咦,好像有人喊非礼呢!”黄富道。

    “走,我们出去看看!”姬护法站了起来,她快速走出了mén。

    在距离饭馆不远地方,一位身材胖胖的nv人正拉着着一位中年男人的衣服,另外一只手还不时地在他身上胡luàn地掐着。

    “张寡妇,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非礼你了,明明是你勾引我,还说我非礼你!”那男人怒吼道。

    “你才胡说呢,你们大家快看,我的衣服都被他撕破了,他的手还伸嫫我的咪咪了呢!”张寡妇身体紧紧地贴在那男人身上。

    “你这蛮狠nv人,明明是你勾引我不成,反而污蔑我非礼你!老子就是非礼猪也不会非礼你这臭娘们!”难男人用力一推,张寡妇不提防,被推倒地上。

    “哎呀,打死人了,非礼呀!快来看呀,李亮非礼张寡妇了!”张寡妇在地上撒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