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825全部捆起来

    25全部捆起来“妈的,谁下这么重的手,老子非灭了他!”江帆骂道,他伸出剑指,默念茅山还原咒,一道白光飞入孟水根身体之中,哅部积血立即消失不见。《+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接着江帆手掌按住孟水根的肋部,默念茅山接骨咒,片刻之间,孟水根断得两根肋骨就接好了。江帆伸出食指点了下孟水果的眉心,孟水根立即睁开双眼。

    “爷爷!我是帆仔!”江帆颔着泪喊道,他双手紧捂着孟水根枯干的手。

    “帆仔,是你吗?我不是做梦吧?”孟水根吃惊道。

    “爷爷,这不是做梦,我真的回来了!”泪水从江帆眼里流了出来。

    “帆仔,你真的回来了,爷爷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孟水根伤心道。

    “爷爷,您的伤我已经治好了,您没事了!是谁打伤您的,我要他们十倍偿还!”江帆眼中露出凶狠之sè。

    “帆仔,就是那个叫章少的人打的,他踢了水根爷爷哅部一脚,我也被他们打伤,你看我的手臂现在还是红肿的呢!”二狗子伸出手臂,手臂上肿起老高。

    此时mén外传来声音:“车子就停在mén口,车上的人肯定是进了这间屋子!”

    “这个是孟老头家里,我们去抓那个车上的人!”

    “帆仔,那些人追来了!他们可凶了,就是他们打伤了水根爷爷的!”二狗子道。

    江帆的火腾地上来了,“妈的,竟然打伤我爷爷,我要把你们的骨头敲碎了!”江帆立即冲出屋子。

    那伙人正要冲进屋子,江帆正冲了出来,“就是这小子!”有人立即认出了江帆。

    “小子,你敢冲进村子,给我打折他的腿!”有人喊道。

    那些人立即冲向江帆,“哼,你们一个都别想逃走,我要敲碎你们骨头!”江帆冷笑一声,像一头猛虎似的迎了上去伸出食指,闪电般地点击。

    眨眼间,那些人全部瘫倒在地面上,江帆捡起木棍,对着每个人的大腿狠狠地敲下,那些人立即惨叫起来,腿骨全部被江帆敲断了。

    “你们听着,老子是江帆,你们竟然打伤我爷爷,我已经敲碎了你们的大腿骨,从此以后你们都是瘸子!”江帆恶狠狠道。

    江帆怀里的红sè小鸟伸出头看到江帆凶狠的目光,立即缩回怀里,悄声道:“好凶呀!”

    “小子,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你敢打伤我们,你吃不了兜着走!”有一人喊道。

    江帆走到那人身边,“你是这些人的头吧,我告诉你,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老子都要敲断你腿!还有你敢威胁我,你脚全部都要敲断!”

    江帆抡起木棍,对着那人的手脚狠狠地敲下,那人惨叫起来,他的手脚全部被打断了,“我们是章少的人!我们是京城章部长的人,小子你要倒霉了!”那人狠狠地道。

    江帆顿时火冒三丈,一脚踩在他的裤裆上,“呸,什么狗芘章部长,老子不认识,你还敢威胁我,我让你做太监!”

    那人惨叫一声疼得昏死了过去,其他的人顿时吓得不敢吱声,江帆冷厉的目光扫视了他们一眼,“你们的章少在什么地方?”江帆道。

    “章少去了县城里。”有人回答道。

    “章少在县城什么地方?”江帆冷厉道。

    “章少在县城皇冠大酒店请人吃饭。”有人回答道。

    “你们村子里还有多少人?都在什么地方?”江帆道。

    “还有三十多个人,在村委会打牌呢!”有人回答道。

    江帆回头对着二狗子道:“二狗子,把他们全部捆起来,丢到猪圈里!”

    “好的!”二狗子立即拿出草绳把那些倒在地上的人捆了起来,然后一个个拖进猪圈。

    江帆直接奔村委会,几分钟后江帆到了村委会mén口,听到打牌的声音,还有一些嘈佑声,江帆一脚踢开村委会大mén,“你们都给我滚出来,全部自断双手,否则打断你们的手脚!”江帆喝道。

    所有的人当时愣了一下,随即看到江帆只有一个人,立即哈哈笑道:“这小子真够狂的,就你一个人还想打断我们三十多人的手脚,兄弟们,我们把他的手脚打断了!”

    那些人立即冲了出来,江帆伸出食指闪电般点击,片刻直接,三十多个人都躺在地上,“哼,刚才给你们机会,你们不珍惜,现在我打断你们的手脚!”

    江帆捡起地上木棍,抡起木棍一阵狂打,那些人立即惨叫起来,“小子,我们是章少的人,你也敢打!”立即有人喊叫起来。

    江帆冷笑道:“妈的,你们章少在什么地方?”

    “章少去了县城,他请县公安局的人吃饭去了,等他回来,你小子死定了!”一个头目样的人喊道。

    江帆怀里的红sè小鸟飞了出去,对着那人的头顶上啄了一下,那人立即惨叫一声,身上立即燃烧起来,眨眼间身上的衣服全部烧光了,头发和眉máo都烧光了。

    那人吓得浑身打抖,身体还冒着烟,“鸟,会放火的鸟!”那人惊恐道。

    江帆走到那人身边,冷笑道:“你再嚣张就烤熟你!老子这就去找你们章少,我要敲碎他的骨头,我要让他和母猪过夜!”

    那人立即吓得不敢吱声,江帆一脚踩在那人裤裆上,那人立即惨叫起来,“哦,不好意思,我踩到你鸟了!我是故意的!”那人立即晕了过去。

    此时二狗子也赶到村委mén口,还有许多村民,村长李贵才也来了,“贵才叔,你们把他们全部捆起来,关押到村子的牛圈里面,等我回来处置。”江帆道。

    “帆仔,那个章少很有背景,你要小心!”李贵才叮嘱道。

    “贵才叔,您放心吧,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江帆冷冷道。

    江帆离开村委会回到家mén口,上了赛龙车,启动赛龙车,踩油mén,车子像箭一样飚shè而出。

    县城距离凉水村并不远,赛龙车这么快的速度,只用了四十多分钟就到了县城。县城的人都知道皇冠酒店,这是县城最高档的酒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