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810比喝酒

    比喝酒江帆立即拿着小酒杯摆在自己身边,“苟总,这小酒杯是我的吧!”江帆故意道。《+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呃,这小酒杯是我的,你的是大酒杯,这是比赛的规则,你必须用大杯赢我才算数!”苟布力夺过小酒杯,把大酒杯放在江帆面前。

    “朱秘书,快添酒!”苟布力吩咐道。

    朱秘书立即拿出一瓶老白干,给江帆满了一杯,然后给苟布力满了一杯。苟布力端起酒杯道:“我先干了!”拿起酒杯就干了。

    “你看!”苟布力拿着酒杯给江帆看,“该你了!”苟布力道。

    江帆立即端起大酒杯,微笑道:“我马上干!”仰脖子一饮而尽。

    江帆拿着酒杯,“苟总,我也干了!”江帆微笑道。

    “朱秘书,快满上!”苟布力道。

    朱秘书立即给江帆满上,江帆接着再次喝干,江帆脸不红,微笑道:“喝完了!”

    苟布力点头道:“嗯,酒量不错,一斤下肚脸都不红,厉害!再来!”

    十多分钟后,江帆喝了二十多杯,算一下就是十斤酒呢,脸sè依然不变sè,苟布力的脸红得像红布。这个苟布力酒量也挺大的,他已经喝了二十多杯,那小酒杯是一两一杯的,他已经喝了两斤老白干了,也只是脸红而已。

    “朱秘书,加酒!”苟布力挥手道。

    朱秘书拿着酒瓶,给江帆倒酒,她的手颤抖着,她的脸通红的,如同喝了酒似的,酒都洒了出来,“朱秘书,你怎么搞的,酒倒洒了!”苟布力提醒道。

    他发现朱秘书的脸很红,惊讶道:“朱秘书,你脸咋这么红呢?你又没喝酒!”

    “苟总,不知怎么搞的,我的脸上发烧,头有点晕呢!”朱秘书诧异道。

    “朱秘书,不会吧,平时就算你喝酒也可以喝个五斤六斤的,今天倒酒怎么会头晕了呢?”苟布力惊讶道,这个朱秘书是苟布力招来最会喝酒的秘书,她的酒量是七斤。

    “苟总,您的脸怎么也红呢,您才喝了两斤酒怎么脸红了呢?”朱秘书惊讶道,她可知道苟总的酒量,他的最高酒量是十斤呢。

    江帆暗中发笑,这些都是他捣的鬼,表面他喝了杯里面的酒,实际上他使用转移术,把就分别转到苟总和朱秘书的身上去了。

    “来,苟总,我们继续喝!”江帆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苟总经理也拿起酒杯干杯,接下罍鳝帆又喝了二十多杯,脸sè依然不变,而苟总经理和朱秘书的脸红得发紫。

    “呃,来,来,朱,朱秘书,加,加酒!”苟总经理结结巴巴道。

    朱秘书摇晃着拿着酒瓶走了过来,她拿着酒杯,加满了酒,把酒杯放在苟总理面,苟总经理拿起酒杯,“喝,我先,喝!”苟总经理拿起江帆的酒杯一饮而尽。

    我靠!这个苟总经理终于被我灌醉了,江帆拿起酒瓶道:“朱秘书,你也喝点!”

    朱秘书连忙摇手摆头道:“哦,我头晕的很,不能喝了。”

    江帆笑呵呵道:“不能喝也要喝!”江帆一抖手,酒瓶里面的酒化作白光飞入朱秘书的身体之中,朱秘书当即倒在沙发上。

    “哈哈,朱秘书,你一个添酒的怎么醉了!”苟总经理笑呵呵道。

    江帆拿起一瓶没开封的老白干,大拇指轻轻一弹,酒瓶盖立即飞了出去,“苟总经理,我再敬你一瓶!”

    “呃,我不了,不要!”苟总经理醉醺醺道,他此时心里还是清楚的。

    一道白光飞入苟总经理身体里,他立即扑在桌子上,“苟总,苟总。”江帆一连叫了两声,“我靠,这狗东西醉倒了!早知道这样这一瓶不让他喝下去了,他喝醉了如何结账呢?”江帆摇头道。

    江帆望着醉倒的苟总经理,突然他眼睛一亮,立即有了主意,使出幻化术,默念咒语,江帆立即变成了苟总经理的模样。江帆对着膘公室的镜子照了一下,一嫫一样,“哈哈,苟总,你不结账,我自己结账!”

    江帆立即出了苟总经理办公室,直接到了财务科,“苟总,您有事吗?”财务科长点头哈腰道。

    江帆把账单递给财务科长道:“把这账单结了!”

    “行,苟总,请您稍等片刻!”财务科长笑呵呵道,他立即拿着账单开现金支票。

    几分钟后财务科长开好了现金支票,双手拿着现金支票送到江帆面前道:“苟总,支票开好了!”

    江帆结果现金支票,点头道:“嗯!”立即出了财务科,“苟总,您慢走!”财务科长点头微笑道。

    “我靠!烂帐结到了!”江帆欣喜道,他立即下楼,在过道中无人的时候现出了原形。

    江帆手里还一笔烂帐没结了,那就是石mén县人民医院的账。石mén县距离石翼市很近,江帆打的士车之花了半个多小时就到了石mén县。

    当江帆看到石mén县人民医院的时候,不禁吃了一惊,这个石mén人民医院一共六栋大楼,每栋大楼都是十层,这么一小县城医院规模如此之大。

    江帆打听到孟院长的办公室在第十层上,江帆刚到了第十层就看到十多个人在追赶三个人打,“小子,你还敢罍麽账,找打呀!∑冧中一领头人喊道。

    那三人吓得拼命跑,江帆立即追上去问道:“你们跑什么呀?”

    “兄弟,你也是来要账的吧?快走吧,这个孟院长是流氓!不但不给钱还要打人!”

    我靠!老子就是黑道上的大哥,害怕你这个孟院长吗,老子必须教训你一次!江帆立即到了院长办公室mén口敲mén。

    “谁呀?”办公室里传来nv人的声音。

    “我是来要账的!”江帆道。

    “孟院长,还有人敢来要账的呢!”那nv人惊讶道。

    “哦,打开mén让他进来,我要看看那小子有多大胆!”孟院长道。

    院长办公室mén开了,江帆走进去,他发现办公室里面有十多个保安,“小子,你是哪里的?”孟院长道。

    “我是康尔医疗器械公司的。”江帆道。

    给读者的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