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97李寒烟的姐姐

    797李寒烟的姐姐看到李寒烟如此神銫,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见大事,急忙问道:“寒烟,出什么事了?”

    “我姐姐跳楼了!”李寒烟焦急道,她是今天早上接到父母的电话的,昨天晚上姐姐跳楼了,在医院抢救,至今昏迷不醒。《+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她怎么样了?她怎么会跳楼了呢?”江帆惊讶道,他知道李寒烟有一位姐姐,名叫李寒雅,在石翼市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工作,是一名部门经理。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姐她杏格开朗,是绝对不会跳楼的,我怀疑这里面另有隐情!她现在昏迷不醒,腰椎骨多处骨折,大脑里面有淤血,只有你才能就醒他,治愈她!”李寒烟眼泪流了出来,她和姐姐的关系很好,前两天还通了电话呢,两人有说有笑,聊了两个多小时,好好的,怎么会跳楼呢?李寒烟不相信她姐姐会如此轻生。

    江帆知道事情紧急,点头道:“寒烟,不要担心,我们立即就动身去石翼市!”

    石翼市距离东海市并不远,只有六百多公里,江帆安排好纳甲土尸看好家门后,驾驶着赛龙车出发了。

    四个多小时后江帆与李寒烟到了石翼市,赛龙车直接开到了石翼市人民医院。江帆和李寒烟在医院骨外科抢救室看到了李寒烟的姐姐李寒雅,她躺在病榻上,双目紧闭,监控仪器显示心率很低,血压也很低,随手有生命危险。

    李寒烟的父母在抢救室外面焦急地徘徊着,他们看到了李寒烟和江帆,“寒烟,你姐姐是怎么回事呢!”李寒烟母亲流泪道。

    “妈,不要担心,我们就是来救姐姐的!”李寒烟拉着母亲的手安慰道。

    李寒烟的母亲望着江帆道:“他就是你常说的男朋友江帆吗?”

    李寒烟点头道:“是的!”

    江帆立即点头道:“伯母,不用担心,我会救醒李寒雅的!”

    “哦,你就是江帆啊,那你快去救寒烟的姐姐吧!”李寒烟父亲焦急道。

    “伯父,您不用担心,我马上就去救她!”江帆立紲鼬入抢救室中。

    李寒雅和李寒烟一样长得很漂亮,大大眼睛,柳叶眉,小嘴巴,嘴滣微微上翘,也是个极品美女。

    江帆打开天眼袕透视,这个李寒雅伤得真不轻呢!首先是头颅的右侧有一块黄豆大小的淤血,别小看这点淤血,就是这点淤血让李寒雅昏迷的。

    其次李寒雅的脊椎骨断裂,特别是腰椎骨碎裂,就算她醒过来也会瘫痪在床上,基本上是终身瘫痪。

    另外还有腿骨和手臂骨折,这个伤势不重,按照普通的接骨两个詡愺右就可以痊愈了。

    江帆熟知了李寒雅的伤情之后,确定治疗方案,首先是化去李寒雅头颅里面的淤血,他伸出剑指,默念咒语,一道白光飞入李寒雅的头颅之中,顷刻之间李寒雅头颅的淤血消失不见。

    接着了江帆使出茅山接骨术,把李寒雅碎裂的脊椎骨接好,十多分钟后,江帆接好了李寒雅所以断裂的骨头,伸手点了她眉心一下。

    李寒雅睁开眼睛,“姐,你醒了!”李寒烟喜悦道。

    李寒烟的父母立即高兴道:“寒雅,你醒过来了!”

    “姐,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怎么跳楼了?”李寒烟惊讶道。

    李寒雅坐了起来,“我怎么会跳楼呢,我是被人推下楼的!”李寒雅道。

    “什么,你被人推下楼的,是谁干的?”李寒烟愤怒道,她瞪着眼睛,紧握拳头。

    “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我多了酒,头昏昏沉沉的,不知道怎么到公司的楼上,莫名其妙地被人推下楼了!”李寒雅惊讶道。

    “你昨天怎么喝酒了呢?”在李寒烟记忆之中她姐姐很少喝酒,只是喜欢喝点红葡萄酒,从没喝醉过。

    “昨天公司成立十周年,公司搞了个庆祝晚会,我只喝两杯红葡萄酒,不知怎么搞的就喝醉了,稀里糊涂地上了公司大楼顶上,我感觉被人推了一下,后来什么都不知道了!”李寒雅回忆道。

    “姐,你知道你这次伤得多么重嘛!你脑颅淤血昏迷了,还有脊椎骨多处断裂,手骨和脚骨都骨折了!”李寒烟道。

    李寒雅惊讶道:“有这么重吗?我怎么没感觉呢?”她活动了身体和手臂,感觉很好。

    “姐,江帆已经把你的伤治好了,你才清醒过来的!”李寒烟道。

    “寒雅,是谁把你推下楼的,你一点印象都没有吗?”李寒烟的母亲问道。

    李寒雅摇头道:“妈,我当时喝多了,推我的人是从背后推的,不知道是谁!”

    “姐,你平时得罪了什么人没有?”李寒烟道。

    “要说得罪人,应该没有得罪什么人呀!”李寒雅皱眉道。

    “在公司里你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事情没有?”江帆问道。

    李寒烟望了江帆一眼,沉訡片刻脸微红道:“前几天我吧把文件忘在办公室里,回去拿文件的时候撞到了吴副总经理和夏秘书在办公室里偷情!”

    “哦,那个吴副总经理和李秘书当时什么反应?”江帆道。

    “他们当时很尴尬,我也很尴尬,拿着文件急冲冲走了!”李寒雅琇涩道,她想起了那天晚上,夏秘书簢副总经理两人在办公桌上那疯狂的镜头,还有夏秘书诱人的叫声。

    “吴副总经理和李秘书是什么人?”江帆道。

    “吴副总经理是我公司总经理的未婚夫,夏秘书是总经理的秘书,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搞在一起的!”李寒雅道。

    江帆沉思片刻,“看来昨天推你下楼的人很可能是吴副总经理和夏秘书!”江帆道。

    “不会吧,我只是误撞到他们偷情,他们就这样杀人灭口!”李寒雅惊讶道。

    “他们肯定是怕你把偷情的事情告诉你们总经理!那个吴副总经理和夏秘书就完蛋了!”江帆道。

    “对哦,吴副总经理是总经理的未婚夫,如果总经理知道他和夏秘书胡来,肯定会和他解除婚约的!夏秘书肯定会被开除的!所以他们就要杀人灭口!”李寒烟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