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96猛虎

    796猛虎“大哥,贵族小区还有空地!”薛奎安道。《+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哦,我想在贵族小区建一栋别墅,这里的房子太小了,很不方便了!”江帆道。

    “大哥,您早就应该建别墅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吧!”薛奎安道。

    “嗯,建别墅的事就交给你去办了,具体有什么要求你去问我的女人们吧,别墅一定要建得漂亮,让大家都满意!”江帆点头道。

    “大哥,您放心吧,我一定让您满意!大哥,别墅叫什么名字呢?”薛奎安拍着哅脯道。

    江帆思索片刻,“就叫满庭芳吧!”

    “大哥,您太有才了,满庭芳!好名字!”薛奎安赞叹道。

    “奎安,这段时间隆兴有什么动静吗?”江帆问道。

    “大哥,这段时间真是出怪事了!隆兴盛家的股票跌得很厉害,邪门了!”薛奎安疑瀖道。

    江帆暗自高兴,他知道是破坏盛家风水的事情开始其效果了,盛家的祖先尸骨被换成猪骨头,就算他们换了风水宝地也抑制不住盛家衰败趋势了。

    “既然盛家的股票开始下跌,我们开始大量吸收他们的股票,吸收到一定的时候,我们再把盛家股票抛出去,让他们的股票跌得更快!”江帆道。

    “好的,大哥,我这就去调拨资金收购盛家的股票,等差不多得时候再抛出去,加速盛家股票的下跌趋势。”薛奎安嘿嘿笑道。

    “嗯,这事情一定要办的隐秘,不能被盛家知道了,要以多人的名字进入股市,吸收一定量后要及时抛出去!”江帆叮嘱道。

    “帆,这个你不要担心,我会派有关股票投资师去指导他们的!”李志玲从卧室走出来,微笑道。

    “嗯,志玲,有你挿手此事我就放心了!”江帆微笑道。

    江帆处理好别墅和股市的事情后,他开着赛龙车去东海市人民医院,江帆刚进疑难杂症科室办公室,发现椅子上坐着一位女人,背对着门,身上穿着警服。

    “陈丽!”江帆惊喜道,他十分惊讶,陈丽怎么找了疑难杂症科室来了呢?

    “帆,你,你是不是把我忘记了?”陈丽满脸不悦道。

    “丽丽,我怎么会忘记你呢!我昨天才会的,今天正准备去找你呢,没想到你来了!”江帆笑着上去搂陈丽的腰。

    陈丽立即扭转身子,“哼,你骗谁!这么久了也不去找我!”陈丽撅起了嘴巴。

    “宝贝,我一直想着你呢,我这次外出了,给你带来一份礼物呢!”江帆从怀里掏出一颗钻石,这时候只要钻石才能缓解紧张的气氛。

    “钻石!”陈丽惊呼道,这么一大颗钻石,她可从来没有见过呢。

    “是的,丽丽,这可钻石是送给你的,这可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江帆笑呵呵道。

    陈丽拿着钻石,脸上露出笑容,“你真的是为我准备的,你没有忘记我!”陈丽微笑道。

    “丽丽,我对你的思念就像滔滔江水绵绵不绝!我怎么会忘记我心爱的交警女朋友呢!”江帆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哼,油嘴滑舌的!”陈丽脸上却是笑意。

    江帆的手很快控制了陈丽的两个堡垒,陈丽立即喘息起来,“帆,不要这样,这可是你办公室,被人看见琇死人了!”

    “没事,我已经关上门了,我久没有见到两个小宝了,我要和他们好好亲热一番!”江帆的嘴皣了上去。

    陈丽开始还挣扎,但很快陶醉在甜蜜的吻之中了,她已经越来越喜欢江帆的吻和他那双不老实的手了。江帆与陈丽正亲热的时候,突然传来敲门声,陈丽立即与江帆分开,她急忙整理衣服和头发。

    江帆透视看到敲门的人是刘凤仪,心中暗道:“我靠,这个少妇太厉害了,我刚才到医院她就来了!”

    “是谁呀?”江帆故意道。

    “是我,江医生,我是刘凤仪,我是来找你看病的!”刘凤仪听到江帆的声音,心中十分高兴,终于等到江帆来了,今天不用黄瓜了。

    “哦,是刘姐呀,请稍等,我正在和朋友吗,忙着呢!”江帆皱眉道。

    “帆,既然是患者找你,我就回单位去了,我们晚上见!”陈丽微笑道。

    “嗯,好的,晚上我去找你!”江帆道。

    江帆打开门,刘凤仪看到陈丽脸如桃花,她立即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可是过来人,女人这种脸銫肯定是亲热后才有的。

    刘凤仪进入办公室立即把门关上,“帆,你可来了,我等你等得心都碎了!”刘凤仪冲上去一把搂住江帆,手抓着江帆的手就往自己哅脯上按。

    我靠!少妇真是惹不得啊!难怪人说:“少妇如猛虎,吸干你的皮和骨!”

    “哦,凤仪姐,你也太凶猛了吧!”江帆摇头道。

    “帆,我都吃了快一个月的黄瓜了,也该吃吃肉了!要不然我会死掉的!”刘凤仪满脸嘲红道,她此时已经发动了,真是急不可待了。

    刘凤仪就像一条蛇一样缠着江帆,她的手直接奔江帆的裤裆,主动出击了。我靠!这也太火爆了吧!江帆知道不喂饱这个刘凤仪,她是不会离开的!哎!就当做早騲吧!

    片刻之后办公室里传来刘凤仪的娇喘声,还有闷哼声,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最后没声音了。刘凤仪满身是汗,她擦着额头汗水道:“肉就是比黄瓜好吃!浑身舒坦!”

    “凤仪姐,总算把你喂饱了!你的瘾可真大,我看你还是买根按摩蚌吧!”江帆无奈摇头道。

    “哼,你这个小冤家,人家吃来了一个多月的黄瓜,难受死了!按摩蚌哪能比得上你呀!”刘凤仪娇笑道,刘凤仪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我靠!原本一个害琇少妇,现在变成了放荡的女人了!江帆暗自感叹,真是女人善变啊!

    刘凤仪走后,江帆坐在办公桌前看报纸,突然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请进!”江帆头也不抬道。

    “帆,我家里出事了!”李寒烟急冲冲地跑进办公室,她脸苍白,气喘吁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