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25荒凉的石龙窟

    江帆一一介绍,最后介绍赵冰倩的时候,他微笑道:“这个是我老婆赵冰倩!”赵冰倩脸红道:“你胡说什么!没正经的!”红銫小鸟是乎听懂了赵冰倩的话,它飞起站在赵冰倩的手臂上,对着赵冰倩叫着,轻轻地啄着赵冰倩的手。《+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这小鸟什意思啊?”赵冰倩惊讶道。江帆笑道:“火云说你做我老婆不会吃亏的,这样的好男人是可遇不可求的,要你多跟我亲近亲近呢!”“切,这些话恐怕是你说的吧!你就胡诌吧!”赵冰倩摇头道。“呃,这些话真的是火云说的!”江帆摇头道,他自己赵冰倩是不会相信的。众人说笑着走下了山,“终于翻越过了八盘山,我们再走一段路就到了荒凉石龙窟了!”李老爹喜悦道。大概还要走多久呢?”黄富问道。“还要走六个多小时才能到达荒凉石龙窟!”李老爹道。“哇,这么远啊!”黄富惊叹道。“别看在山顶上看到荒凉石龙窟不远,但实际是上山路崎岖蜿蜒,虽然我们下了山,但是这段路并不是平坦的平原,而是荒凉的山地。”李老爹道。众人望着杂草丛生,怪石嶙峋的山路,“呃,李兄弟,这路上不会有什么毒蛇怪虫之类的东西了吧?”郭怀才问道,他多次受到惊讶,现在是步步心惊了。李老爹望了郭怀才一眼,神銫严肃道:“这条路上毒蛇和毒虫当然比八盘山少多了,但是不能麻痹大意,这里有一种很凶残的ye兽铁甲山蜥,上次我们路过这里的时候,就被两头铁甲山蜥偷袭,有两个同伴被吃掉了!”“铁甲山蜥啊,样子十分可怕吧?”郭怀才惊讶道,他脸上露出惧銫。李老爹点头道:“铁甲山蜥,样子十分凶恶,外表像鳄鱼,浑身都是绿銫的鳞片,这鳞片是刀枪不入啊,嘴巴桌齿锋利,一口就可以将人的手脚yao断,而且力气特别大,一个两百罍黠的人轻松地拖着跑呢!”“呃,这么可怕啊!”郭怀才额头冒汗了。“郭老,您不要害怕,那么大的八盘蛇都被我们杀死了,几只铁甲山蜥算什么!有我们在你绝对安全!”江帆拍了拍郭怀才的肩膀道,他知道郭老是一个书生,不会武功,也没有如此危险的经历,害怕是很正常的一旁的黄富也点头道:“是的,郭老,您根本不用害怕,我们有傻蛋这样的高手在,他可以轻松搞定这个铁甲山蜥的!”纳甲土尸也凑过来道:“老头,你不用害怕,铁甲山蜥算个芘,就算来一百只我也轻松搞定它们!你放宽心吧!”纳甲土尸拍了拍xiong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郭怀才恐慌的心理得到了安慰,“是呀,那么巨大八盘蛇都被杀死了,这个铁甲山蜥算什么呢!”众人边说着话,走入了荒草之中,这荒ye之草足有一人多高,纳甲土尸和李老爹在前面开路。纳甲土尸用骨刺拔打两旁的草,李老爹用弯刀砍草的根部,两人开拓出一条可以走的路来。突然草丛中哗啦一声响,“注意了,是铁甲山蜥来了,它就潜伏在我们四周,正等待机会偷袭我们呢!”李老爹提醒道。江帆立即四处巡视,很快发现距离大家二十多米远潜伏了五只绿銫鳞片滇濟甲山蜥,“我看到了,一共五只铁甲山蜥潜伏在前面!”江帆道。“主人,让我去干掉它们!”纳甲土尸道,他手提着骨刺就要冲过去,突然站在江帆肩膀上的红銫小鸟鸣叫几声,声音尖锐,刺入耳膜。哗啦啦,那五只铁甲山蜥听到红銫小鸟叫声后,顿时吓得快速逃窜,如同遇到强敌似的。“傻蛋吗,不用去了那五只铁甲山蜥突然离开了!”江帆惊讶道。“嘿嘿,它们是看到我要出手,吓得破了胆逃跑了!”纳甲土尸得意道。“哇,傻蛋,那几只铁甲山蜥肯定是母的,肯她们看你銫迷迷的样子吓跑了!”黄富笑道。“呃,小富哥,不要毁坏我高大英俊的形象,我可是一点也不銫呀,我可是正经人呀!”纳甲土尸学着江帆口气道。众人ren不住笑了起来,紧张气氛顿时缓解,“呃,傻蛋,你这么学我的口气说话,真是有损我的形象呢!”江帆立即给了纳甲土尸一个爆栗子。纳甲土尸捂着头道:“主人,您可是我心中的偶像,您高大英俊的形象让我羡慕不已,我对您的敬仰如同滔滔江水绵绵不绝!”一旁的赵冰倩立即掩嘴偷笑,她想起了江帆对自己说话的时候看,也说过如此之类的话,这个纳甲土尸是学得惟妙惟肖。“呃,你小子什么时候也学会拍马芘了,这话听得我舒服!”江帆呵呵笑道,顺手又给了纳甲土尸一个爆栗子。说来也怪,那五只铁甲山蜥被吓跑了之后,在没有遇到铁甲山蜥,只遇到一些小虫小蛇的,都被纳甲土尸打发掉了。众人终于走出了荒草之地,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高大的石山,山上有千万个窟窿,如同蜂窝一样。这就是荒凉的石龙窟,这座石山十分怪异,几乎是空心的,如同蜂窝一样,全部都是窟窿形状的石洞,所有的石洞都是联通的,纵横交错,崎岖蜿蜒,宛如一条长龙,又如同迷嗊一样。”李老爹介绍道。“哇,这么错综复杂的石洞,那我们要穿过石龙窟不是要费很多时间?”黄富惊讶道。“嗯,穿越石龙窟最少就要一天的时间,三十年前我们穿越石龙窟就花了一天一夜才走出石龙窟,返回的时候我们按照记号走的,也花费了将近一天一夜的时间呢!”李老爹点头道。“啊,不知道你们三十年前做的记号还在吗?如果在就好了,我们可以省去不少时间的!”黄富道。“呃,应该不在了,都三十多年了,我们当时是用石头刻画的十字形状,历经了三十年肯定早就消失不见了!”李老爹摇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