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44前世缘

    不过诸葛云担心找到了血煞道人,江帆斗不过他,毕竟老家伙是四五百年的妖孽人物,江帆才二十多岁的人,没得比啊。《+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不禁担忧道:“智圆禅师,以目前江帆的本领,应该不是血煞道饶敌手,您有什么可以克制血煞道饶办法呢?”

    智圆禅师微笑道:“江帆就是克制血煞道饶人!只有他才能克制住血煞道人!”

    “这怎么可能呢!血煞道人可是四五百年前的妖孽人物啊!江帆搞不好会送命的!”诸葛云惊呼道,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孙失去江帆。

    “诸葛施主,你放心吧,江帆不会有事的,至于为什么可以刻制血煞道人,天机不可泄露,到时候你就会明白了!”智圆禅师露出神秘的微笑。

    诸葛云仍然不放心,还想问一些事情的时候,智圆禅师突然开口道:“好了,老衲要修行了,你们回去吧!”

    没办法,人家下逐令了,再不走就被人撵出门了!江帆、诸葛云、诸葛兰心、薛奎安四人出了智圆禅师的屋子。在沙弥的引领下路过大殿的时候,诸葛兰馨突然道:“你们稍等会,我去抽个签!”

    诸葛兰馨进入大殿,江帆、诸葛云、薛奎安也跟着诸葛兰馨身后进了大殿。大殿正中是释迦摩尼佛的金身佛像,释迦摩尼佛庄严肃穆,面带微笑,手掐兰指盘坐在莲花上。

    释迦摩尼佛下面是炉和油灯,炉中挿满了,烟缭绕,诸葛兰双手捧着签筒,用地摇着签,嘴巴里轻声念着。签筒发出哗哗声音,突然一支签掉落出来,诸葛兰馨立即捡起竹签,看到上面是第八十九签。

    江帆就站在诸葛兰馨的旁边,它对着释迦摩尼佛礼拜之后,就在一旁望着诸葛兰馨摇签,他看到霖面上签,一把夺过诸葛兰馨手中的竹签道:“这签是求的什么呢?姻缘吗?”

    诸葛兰馨脸微,瞪了江帆一眼道:“把签拿来!”

    江帆笑嘻嘻道:“我去帮你换签文吧,我来帮你解签!”

    江帆立即朝大殿左侧的签文兑换处走去,诸葛兰馨立即跟了上去,江帆拿竹签给了一位老和尚,“师傅,请给我换签!”

    老和尚接过竹签看了一眼,立即从一大堆签文中找出邻八十九签,江帆刚要打开签文,诸葛兰馨伸手过来道:“拿来!”

    “我帮你解签呀,我看看!”江帆立即打开签文,嘴里念道:“第八十九签:花好月圆,上上签。生离死别相约定,来世再续前世缘。怎奈天公不作美,沧海茫茫各一边。前世姻缘早约定,何时再续前世缘。需待甲子三百载,花好月圆续前缘。”

    “死江帆,快还给我签!”诸葛兰馨冲上来抢签,她十分恼怒,江帆竟然把签当中念了出来。

    江帆一边闪躲,一边摇头道:“这签是什么意思,看不懂啊!不过应该是个求姻缘的签,怎么牵到前世缘了?”

    “施主,还是老衲来帮你们解签吧!”老和尚笑呵呵道。

    江帆立即把签就交给了老和尚,老和尚拿着签点头道:“这是个上上签,好签啊!一看就知道姑娘求的是姻缘。”

    诸葛兰馨琇涩点头道:“是的,请大师解签!”

    “嗯,这个签的意思是你和意中人前世经历生离死别,互相约定好来世续缘,但是老天爷不作美,你们没有相遇,缘分错过了。你们前世约定好的缘分何时才能再续呢?要等待三百年才能续缘,才可花好月圆啊!”老和尚微笑道。

    诸葛兰馨疑瀖道:“什么前世缘啊?还要等待三百年啊!”她心中大惊,自己什么时候还有个前世的缘分,三百年才能续缘,这是什么意思呢?

    一旁的江帆也疑瀖不解道:“大师,你是她和谁有前世缘呢?那个三百年到了没有?”如果诸葛兰馨和别的男人还有个前世缘,那自己不就成了多余的了,那得抓紧下手,不能把要煮熟鸭子飞走了。

    老和尚笑呵呵道:“她成了谁的女人就和谁有拥,千里有拥来相逢,有拥自然机会相识,三百载瞬间而过,你到了没有呢?”

    江帆顿时无语,这老和尚到底在什么?问寥于白问!和尚就喜欢故弄玄虚!妈的不管那么多,诸葛兰馨是我的女人,谁也别想从我手里夺走,那个是蛤女啊!百万人中才一个呀!

    诸葛兰馨也是一头雾水,急切道“大师,您能明白点吗?在下愚钝不明白!”一旁的诸葛云也是一头雾水,刚才在智圆禅师那里也是听不懂,现在到了这里解签还是听不懂,这叫什么事啊!

    老和尚伸出一根指头,指了指上面,“天机不可泄漏!到时候你自然知晓!”完立即坐下,翻开佛经,不再理会诸葛兰馨等人。

    又是天机不可泄漏!怎么和尚都喜欢这样啊!诸葛兰馨顿时无话可,拿着签文气呼呼地走出了大殿。江帆立即跟了出去,笑道:“兰馨,这个签我明白了!”

    诸葛兰心扭头问道:“你明白了,那你是什么意思?”

    “其实这个签很简单,是个好签,你会和你的男人花好月圆,刚好那个男人就是我,那我们就花好月圆了!”江帆笑道。

    诸葛兰馨瞪了江帆一眼道:“无聊!我前世男人怎么会是你这种男人呢!”扭头走下台阶。

    江帆望着诸葛兰馨滚圆的芘股,忍不住咽下口水道:“诸葛兰馨,你这只鷄,我是吃定了!”

    此时一位女站在江帆身后,她听到了江帆最后吃什么鷄,惊讶道:“这是佛门圣地,你还敢吃鷄!这是不敬!”

    江帆回头看了那位女一眼,这女人白白胖胖,脸如同肿了似的,嘴巴上抹了口,脸上像抹了面粉似的,白得吓人,如果是晚上碰到,还以为是碰到了鬼呢!

    江帆嘿嘿笑道:“你敢昨天晚上没吃鷄吗?”

    女摇头道:“没有吃鷄啊!”她瞪大两只圆鼓鼓的眼睛,就像癞蛤蟆一样鼓着腮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