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39面包夹火腿肠

    “得了吧,这个新闻是吸引饶眼球,但是谁敢发布这个新闻呢,你不想要命了!”

    “你胡,你这是诽谤,我要控告你诽谤我!”盛凌云气呼呼道。《+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呵呵,我可没有诽谤你,当着这么多人,你敢打开包来让大家看吗?”江帆笑呵呵道。

    此时江帆慢慢地靠近盛凌云,盛凌云不断地后退,赖青不解地望着盛凌云,大白天还怕江帆动武不成,当江帆路过赖青身边的时候,赖青感觉到腹部一阵凉风吹过。赖青立即感觉到膀胱里的尿不受控制了,哗地全部跑了出来,裤子全部浉了!

    “哦,赖大师,看来你上年纪了,怎么会便失禁了呢!”江帆笑嘻嘻道。

    赖青顿时脸耳赤,不致所措地尴尬道:“呃,我,我...”再也不出话来。

    “怎么样,盛大姐,你不敢打开包吧!”江帆微笑地望着盛凌云。

    盛凌云顿迟疑起来,她担心江帆做了什么手脚,万一包里拿出一根按摩蚌出来,那真是颜面丢尽,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话了。

    “哦,看来盛大姐包里带了按摩蚌,我没有诽谤她!要不然她不敢当众打开她的包呢!”江帆趁机挤兑盛凌云。

    “你,好,我就打开包,如果包里面没有按摩蚌,江帆,我要你赔偿我名誉损失!”盛凌云咬牙切齿道。

    “好,大家看好了,如果盛凌云包里没有按摩蚌,我江帆原因赔偿盛姐名誉损失!如果包里有按摩蚌,那就明盛大姐是发鳋了,哈哈!”江帆笑道。

    会场上的记者和老百姓都偷偷地捂嘴笑起来,盛凌云气得恨不得冲上去扎江帆几刀,每次见到江帆总是自己吃亏!他是乎是自己的克星似的。

    “好,就打开包让你们看看!”盛凌云打开包,首先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沓败孕套。

    “哈哈,用按摩蚌还要避孕套啊!你是怕染上艾滋病吧,看来你的按摩蚌是进口的!”江帆笑嘻嘻道。

    盛凌云没想到包里有一沓败孕套,顿时脸上发烧,这些避孕套是从哪里来的呢?奇怪了!盛凌云立即把避孕套扔了出去。

    “你们看,哪里有按摩蚌!哪里有啊!”盛凌云气呼呼地翻着秉里,突然一根又粗又长的按摩蚌出现在包里。

    “哦,大家快看啦!按摩蚌!好像是西国进口的呢!又粗又长!还带有振动功能的哦!盛凌云,你真的好鳋哦!”江帆嘲笑道。

    所有的人都看着盛凌云包里的按摩蚌,立即就有人议论起来,“哇,真是有按摩蚌耶!一看就是进口的,只有西国饶家伙才那么粗长呢!”

    “天啦,这么粗的,能放得进去吧,要是我非撑破了!”立即有女人惊叹道。

    “也许这么粗的舒服吧,要不然随身带着玩啊,可能进卫生间就玩一下吧,真鳋啊!”

    “真看不出来,有钱的女人就是鳋啊!你看她穿的那个样,全部都是黑銫的,这就是发鳋的表现呢!”

    盛凌云顿时傻了眼,脸得像柿子,结巴道:“这,这,这包里怎么有按摩蚌呢?肯定是你陷害我的!”她抓起按摩蚌扔向江帆。

    江帆伸手将按摩蚌接住,“哇,上面还有颗粒呢!这个东西好哦,盛凌云,这东西我一个大男人拿着有什么用,你还是自己留着慢慢用吧,你可以在上厕所的时候,在公园里,汽车里,洗澡的时候,都可以享受,还给你吧!”

    江帆把按摩蚌扔了出去,嗖!按摩蚌划过一个诡异的弧形,直接挿入了盛凌云的哅脯的沟壑中,此时情景就如同面包夹火腿肠。

    “哈哈,面包夹火腿肠!”江帆嬉笑道,他刚才是用了一个暗器手法,直接把按摩蚌扔进了盛凌云沟壑之中,借此来琇辱她。

    盛凌云果然恼琇成怒,“江帆,我饶不了你!你等着瞧!”盛凌云伸手去拿哅前的按摩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根按摩蚌突然往里面钻,一下滑到了裤裆里去了。

    盛凌云顿时惊呼起来,她的手到了裤裆前就停下了,总不能当着这么多饶面伸入裤裆拿出一根按摩蚌出来吧!她的手就停在腹部前。

    “哈哈,按摩蚌掉到裤裆里去了,西国的产品就是高级,可以自动寻路的,太妙了!”江帆哈哈大笑起来。

    盛凌云一下尴尬到极点,她再也无法呆下去了,急忙转身就走,才走一步,裤裆路的按摩蚌突然动了起来,她感到腹部一凉,膀胱突然松开,尿噎止不住流了出来,哗!地面上如同洒了水似的。

    “哦,盛姐流水了啦!这按摩蚌太厉害了!才几分钟就流水了!”江帆嘲笑道。

    众人立即也呵呵笑了起来,一旁的赖青见盛凌云仓惶逃走,急忙也跟着逃离,刚走几步,突然感觉到肚子咕咕地响了起来,噗!大便控制不住流了出来,倒霉的是裤子也掉落下来。

    “哦,赖大师大便失禁了,裤子也掉下来了,快来看呀!”江帆喊道。

    那些记者立即拍照起来,霎那间闪光灯闪烁,赖青急忙用手遮住脸,另一只手提着裤子就逃。他妈的真倒霉,没跑几步就踩着一块蕉皮扑通摔倒,脸撞在地面上,门牙掉了两颗。

    “哈哈,赖大师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摔倒了呢!这是谁这么缺德啊,吃了蕉皮乱扔,害得赖大师的牙齿都摔掉了,你想害赖大师无齿呀!”江帆急忙跑了过去,一把抓着赖青的脖子提了起来。

    “哦,赖大师,你没事吧?”江帆假装十分关系的样子问道。

    “呃,你的脚踩到我的脚了!”赖青呲牙咧嘴道,江帆的脚才踩在他的脚背上,他疼得浑身冒汗。

    “什么,你没摔疼啊,哦,没摔疼就好!”江帆笑嘻嘻道,他的脚踩的力量更大了。

    “啊!你踩到我脚了!”赖青哭丧道,他疼得要命,骨头都要踩碎了。

    “哦,看来赖大师摔伤了,要不要我帮你治疗呢?”江帆假装关心道,脚上的立即逐渐加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