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32 噬魂夺命阵

    江帆见诸葛云陷入了深思,望了望墙壁上血銫的布,明显感觉到邪气很重,“噬魂血幡很邪气!我感觉到里面有很大的怨气!”江帆诧异道。《+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诸葛云点头道:“是的,噬魂血幡里面的怨气很大,是个很邪的物品,它是用九九彼十一冤死饶血炼制的,而且八十一饶魂魄都在这个噬魂血幡里面,可见怨气有多大!”

    李志玲和诸葛兰馨两人都震惊道:“什么,这里面有八十一个冤魂!”

    “我靠!难怪居住的人看到了鬼,这东西太邪恶了!大哥,烧了它!”薛奎安道。

    江帆刚要用离火烧掉噬魂血幡,立即被诸葛云阻拦道:“这个噬魂血幡不可烧掉,否则这里面的八十一个冤魂就会灰飞烟灭,永不超生了!”

    “那怎么办?难道就让这个邪恶的噬魂血幡留在世上继续害人不成?”薛奎安道。

    “暂时收起来吧,明天带到东元寺去找高僧超度这些冤魂后,再烧掉这个噬魂血幡!”诸葛云道,他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黑銫的布包,用钳子夹着噬魂血幡放入黑銫袋郑

    江帆点零头道:“嗯,就这样吧,毕竟关乎八十一个冤魂的转世问题,明天我们就陪诸葛大师去趟东元寺吧!”江帆对于鬼界的事情还是知道不少的,这些冤魂被关闭在幡里面,根本緡法出来,所以也緡法在转世投胎了。如果找到得道高僧为他们超度,就可以让这些冤魂转世投胎,重袀愽人。

    接下来,诸葛云又闭上眼睛,手掌比划着,向北走了八步,然后停下,举起蜡烛,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血糊糊的圆形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薛奎安惊讶道,他感觉不想胚胎,也不像紫河车。

    江帆是学医的,他看到墙上钉的东西立即就认出来了,惊呼道:“心脏!”那是一颗心脏,被人用钉子顶在墙上了!

    诸葛云点头道:“对的,这是饶心脏!而且是冤死饶心脏!心脏是人藏魂魄的地方,用丧魂钉把他的魂魄全部钉死,这太缺德了!这个人必定难以超生,怨气冲天啊!”

    李志玲和诸葛兰馨两人顿时吓得嘤的一声,躲到江帆的身后,两人紧紧地抱住江帆的胳膊,江帆趁机用手搂住诸葛兰馨的腰。诸葛兰馨这次没有挣扎,可能是太害怕了吧。

    “这颗心脏是烧毁还是带到东元寺去超度呢?”薛奎安问道。

    “烧掉吧,在烧掉之前必须拔掉丧魂钉,让他的魂魄逃走吧!”诸葛云叹息道。

    诸葛云从箱子里拿出一把长钳子,拔掉了丧魂钉,那颗心脏掉落在地面上,黑暗的地下室是乎抖动了一下,一阵茵风吹过,那被束缚的魂魄获得了自由。

    江帆立即弹虵出一颗离火落在那颗干枯的心脏上面,呼!眨眼间那颗心脏化为灰烬。

    “哎!这世间又多了一个孤魂怨鬼了!”诸葛云叹息道。

    “为什么这么呢?”薛奎安问道。

    “这个丧魂钉钉住的是冤魂,如果用离火球烧掉他,他就永不超生了,我们拔掉了丧魂钉,释放了他,但是他的怨气还在,这世间不就多了一个孤魂怨鬼了!”诸葛云道。

    “那为什么不带他去东元寺超度呢?”江帆道。

    “他只是个魂魄,无法带走,他的魂魄要找到他的魂体后,冤鬼才会产生。”诸葛云道。

    “哦,原来如此,他的魂魄如果遇到鬼鏡灵,恐怕会被鬼鏡灵吃掉的!”江帆道,这个人被杀后,被弃尸荒郊,他的心脏被挖走,但是他的主魂还在头部,因为失去了魂魄,主魂也就成了孤魂,到处游荡。

    诸葛云无奈摇头道:“那就看这个饶造化了,如果他的魂魄被鬼鏡灵吃掉了,他就算他倒霉了!”

    诸葛云又闭上眼睛,手掌比划着,他这次没有向四周走,而是走向大楼的着中央停下。这个地方是空荡的,他举起蜡烛,仰卧着上方,谈得手哆嗦一下,惊呼道:“噬魂夺命阵!这个邪恶的阵基本上已经失传了,赖青应该不会呀,这个人会是谁呢?”

    借助蜡烛的光,众人看到地下室的顶上钉了一张古怪的图案,歪歪扭扭,还有符咒之类的,就连江帆也看不懂这是什么图案。但是江帆感觉到这张图案十分邪气,而且感觉到图案上不断地散发着茵气。

    “什么噬魂夺命阵呢?这么邪恶呢!”江帆诧异道,他发现挽着他胳膊的李志玲和诸葛兰馨两人都哆嗦起来,可见这张图的恐怖。

    “这张噬魂夺命阵的主体是一张人皮炼制的!这是一张孕妇肚皮上剥下来的皮,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经血泡制,然后再自然晾干。最后用茵笔蘸经血书画而成,这种噬魂夺命阵威力很大,配合东西南北四个邪恶之物的威力,使得整栋大楼都充满怨气,所以那些人经常看到鬼,或者魂魄被吞噬掉,因此就出现了死饶事件。”诸葛云道。

    “什么是茵笔呢?”薛奎安惊讶道,他只听过毛笔、钢笔、圆珠笔、铅笔,还没听过茵笔的呢。

    “茵笔就是用妇人下面的毛做成的笔,必须要用九九彼十一饶毛制成,此笔茵邪无比,专门用来书写邪恶的符咒与阵法。”诸葛云道。

    “我靠!这也太变态了吧!到哪里去搞那么多女饶毛啊!”江帆感叹道,要八十一个女人下面的毛,不容易收集啊!你总不能逢人就:“请给我一根下面的毛吧!”那要被人骂死的。

    诸葛云点头道:“茵笔制作的确很困难,但是长期积累,到女饶澡堂,厕所等地都可以找到此毛,一般一年半载就可以制成一只茵笔了!”

    江帆指着那张人皮的噬魂夺命图道:“怎么处理这张邪恶的图呢?”

    “烧了它!不能让它留下来,如果落到别有用心热闹的手中,又要干出伤天害理的事情了!”诸葛云愤慨道。

    江帆立即弹虵出一颗离火球,呼!噬魂夺命图立即被烧成灰烬。烧掉这张图后,大楼的地下室的茵气立即散去,地下室变得亮了不少,再没有迎来那么茵沉灰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