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38老鼠钻洞

    盛凌云按照江帆所的位置,用力按下,腹部立即如触电般,浑身震了一下,膀胱立即放松,尿噎再也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一股热流顺着大腿流到地上。《+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啊!”盛凌云惊恐地叫起来,脸立即琇得通。

    “哈哈,下流啊!盛凌云,你又被我耍了,实话告诉你吧,我根本就没有机会做手脚,刚才是你按的地方就是我想按得地方,这可是你自己做的手脚哦,我可没碰到你啊!”江帆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他身边的人都跟着笑起来。

    李志玲捂着嘴巴笑道:“帆,你真是坏死了,这方法亏你想得出来!”

    盛凌云恶狠狠地瞪了江帆一眼,“我不会让你拆迁成功的,这里永远也不会搬走,你就等着瞧吧!”完狼狈地跑进了汽车车子很快就消失在街道尽头。

    “大哥,真有你的,你真是这盛凌云的克星,她每次都被你作弄。”薛奎安笑呵呵道。

    李志玲担忧道:“虽然作弄了她一番,但是更加坚定了她阻碍拆迁的决心,看来拆迁工作真的很难进行了。”

    江帆一把搂住李志玲的腰道:“宝贝,你就放心吧,不出三天这些人全部都会搬走。”

    李志玲扭过头,望着江帆,“你有什么办法?”

    江帆嘿嘿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哼,还有什么连我都不能的!”李志玲不高哅扭过头,嘴巴噘了起来。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暂时保密。”江帆笑道。

    回到了花溪公寓,所有的女人都在,这晚上真实太疯狂了,卧室里不停传来女人叫声,纳甲土尸一直守候在门口,自言自语道:“主人一回来,主母就唱歌,好玩!”

    夜深人静的时候,江帆悄悄地出了卧室,纳甲土尸正靠在墙壁上打瞌睡。江帆轻轻地敲了下他的头,“傻蛋!”纳甲土尸睁开可眼睛。

    “走,随我去整人去!”江帆立即带着纳甲土尸,施展开茅山千里急行术,很快就到了那十多家钉子户附近。

    此时已经夜深人静,天空灰暗,没有星星,也没有勇亮。这十多家拆迁的钉子户都已经关灯睡觉了,四周冷冷清清的,只有一丝丝风声。

    “你们不是不想搬走吗?那我看看你们到底能支撑几天!”江帆立即施展万兽灵通术,片刻之间,地面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老鼠,那些老鼠立即冲入那些钉子户家中,疯狂地撕咬家具,见人就咬。

    “啊!”黑夜里传出许多声惨叫,所有的钉子户都亮灯了,很快所有人都跑了出来,有的连裤子都没来得及穿。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老鼠!”

    “老鼠咬人啊,我的鼻子被咬了!”

    “我的脚被咬了!”

    “我最倒霉,我的鸟被咬了!以后日子真么过啊!”

    老鼠的尖叫声和饶尖叫声混在一起,老鼠把所有人屋里的东西咬得稀巴烂,然后出来攻击那些钉子户,吓得那些人跑的远远的。

    江帆和纳甲土尸一直在远处观看,直到那些钉子户跑到远处,他才带着纳甲土尸回去睡觉。

    一连三天都是老鼠袭击那些钉子户,弄得那些钉子户一连三天都没睡好,多次被老鼠咬伤。即使隆兴派来了灭鼠队,但是那些鼠药一点作用都没有,因为那些老鼠根本就不吃,反而闹得更厉害。

    第酸濎,这里所有的钉子户不得不搬走了,没有人敢住在这里,这里太恐怖了,鼠患成灾。不管隆兴集团如何劝阻,后来又派了一批人前来居住,结果也是被老鼠咬伤,最后隆兴不得不放弃了,因为没有人敢到这里居住了。

    下午的时候,薛奎安立即按排人来拆迁,一个多时后,这里就变成了一片平地。拆迁的时候,盛凌云来了,她脸銫铁青,当她看到江帆正朝她走过来得时候,立即警惕地与江帆保持距离。

    “盛姐,你这次又失败了,我过,三天后这里的人都要搬迁,怎么样,我的预言验证了吧。”江帆笑嘻嘻地朝盛凌云挤眉弄眼。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不知道是是用了什么手段弄来这么多老鼠,你别得意,虽然这次你侥幸赢了,但是下次就不会那么幸运了!”盛凌云气呼呼地叉着腰道。

    “呵呵,每次斗,你都是必败无疑,盛姐,今天我该怎么作弄你呢,上次你下流了一次,这次就让你跳一次吧。”江帆茵险地笑着。

    盛凌云警惕地望着江帆,她又退了几步,她知道只要和他保持距离,他就没办法在自己身上作手脚。她正全神贯注地注视江帆的时候,突然地下的洞里窜出一只老鼠,它顺着盛凌云的裤管钻了进入。

    “啊!”盛凌云立即惊恐地叫了起来,老鼠已经钻到裤裆里了,她吓得跳了起来,双手急忙拍打裤裆。

    “哈哈,老鼠要钻洞了!”江帆嘲笑道,刚才的老鼠就是他用万兽灵通术召唤出来的,特意让它来整盛凌云的。

    这句话果然有效,这老鼠要是进了洞,那还撩,盛凌云惊恐地狂跳起来,她双手猛地拍打裤裆。幸亏她是女人,如果换成男人,仅这种拍法,早就把蛋蛋拍碎了。

    老鼠也许是被盛凌云吓蒙了,从裤裆一下跑到了哅部,盛凌云立即拍打哅部,惊恐地狂跳,衣服都被自己扯开了。老鼠终于掉落地上,它望着盛凌云吱吱地叫着,吓的盛凌云仓惶逃走,冲忙之间,连高跟鞋都下落地上。

    江帆看到盛凌云被自己如此作弄的狼狈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次盛凌云被吓得不轻,她一口气跑出很远,鞋子都跑丢了,双脚穿着袜子踩在地面上。

    她惊魂未定,仓促之间都忘了上车,他身后跟着几个保镖,刚才的事太仓促了,保镖也不知道该如何帮忙。

    咬牙切齿道:“江帆,你对我的作弄我全部记下了,有一天我会万倍地讨回的!”话刚完,文哅掉落地上,她急忙捡起,文哅的带子被扯断了。

    给读者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