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31春香不见了!

    李桂花进卧室,看到江帆正睡得,悄悄地走到江帆身边,望着他俊朗的脸,李桂花低下头去吻江帆的脸。《+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突然一双手将李桂花抱住了,“啊!你装睡!坏死了!”李桂花捶着江帆的肩膀。

    “桂花,你上床来陪我睡吧!”江帆手一用力,把李桂花抱上了床,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

    “哎呀,你干什么,水根爷爷还在院子里呢,你想要,我晚上来陪你!”李桂花悄声道,脸上泛起了晕。

    “桂花,你别想歪了,我只想压压你,没别的意思!”江帆笑嘻嘻道。

    李桂花脸琇得通,一点也不敢动,因为她感觉到江帆的火热,突然她看有人朝院子里跑了过来,“帆仔,你快让我起来,有人来了!”

    院子里传来声音:“不好了,出事了!”声音十分急促。

    “出什么事了?”孟水根惊讶道,他看到村里的村长李贵才急冲冲跑来!李贵才神銫慌张,气喘吁吁,好像出了什么大事似的。平日里李贵才是十分镇定的,身为凉水村的村长,李贵才从来没有这么惊慌过。

    “帆仔于吗?春不见了!”李贵才神銫匆忙道,他望着屋里。

    “什么?春怎么不见了?帆仔于屋里睡觉。”孟水根急忙喊道:“帆仔,你贵才叔来了!快起来!”

    江帆急忙爬起床,李桂花也爬起来,急忙整理衣服和头发,紧跟着江帆身后。

    “贵才叔,春婶子怎么不见了?”江帆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跑出了门。

    “她一大早去枫湖洗衣服去了,一直没回来,我到枫湖去找她时,只看到衣服没看到人,肯定是出事了!”李贵才焦急道,他紧张地握住拳。

    孟水根安慰道:“春会不会有什么蕚愡开了,我们大家一起去找找吧!”

    江帆点零头,“贵才叔,春婶不定是有事离开了,我们去枫湖附近找找,不定就找到她呢。”此时江帆已经穿好了衣服。

    江帆、李桂花、孟水根、李贵才四人来到了枫湖,此时已经是冬末春初,天气寒冷,今天雾气很大,枫湖上一片迷茫。李贵才指着石板上的几件衣服道:“你们看,这是春洗的衣服,衣服都还在,但是人不知道哪里去了!”

    江帆发现石板上的衣服有点凌乱,枫湖面上雾气弥漫,枫湖四周也是雾气笼罩,按道理春婶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春婶不见有多少时间了?”江帆道。

    “大约有两个多时不见人了,如果是临时有事离开,怎么现在还不回来?”李贵才道。

    “春婶是不是回家了或者上村卫生室了?”李桂花道。

    “春没有回家,也没有去村卫生室,这些地方我都是找过了。”李贵才摇头道。

    江帆望着雾气弥漫的枫湖面,湖面上微波荡漾,这里曾经出现过勾陈水蝎兽,但是已经被消灭了,难道这里枫湖地还有水怪?

    “最近枫湖出现过什么异常的事情吗?”江帆道。

    李贵才摇了摇头,“没有听过,自从那个水怪被杀死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水怪。”

    李桂花也摇了摇头,“我也没有看到过水怪,枫湖今年冬天结冰了,这算不算异常?”

    江帆愣了一下,在他的记忆中枫湖的湖水从来没有结过冰,这是枫湖一个十分古怪的现象之一,最体是什么原因也没有人查究过。今年的枫湖面怎么就结冰了呢?这不可能吧?

    “桂花,枫湖湖水是什么时候结冰的?”江帆道。

    “大约是十多天前的早上,我到枫湖洗衣服,发现湖面上结冰了!当时觉得奇怪,因为村里其他地方的水都没有结冰,唯独这里的水结了冰。”李桂花道。

    “桂花,这事我怎么不知道?”李贵才惊讶道,他可没有听枫湖的水结冰的事。

    “更怪的事就是,当时我看到湖面结冰就回家去了,没过一时,碰到秋菊从枫湖洗衣服回来,当时我枫湖结冰的事,她没有结冰,我立即去枫湖看,结果发现枫湖上的冰不见了!”李桂花脸上露出惊讶之銫,可见当时她多么震惊。

    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之銫,“桂花,你当时是不是眼花了?”李贵才道。

    “绝对没有眼花!”李桂花坚定道。

    江帆沉思片刻,“这真是怪事,春婶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呢?”江帆拿起一件衣服,这是一件花銫的裤子。

    “这个是你春婶的裤子!”李贵才道。

    江帆伸出剑指,默念原光咒,一道白光飞入裤子中,嗖!空气波动,空中立即出现一段影像,影像里是春蹲在石板上洗衣服。突然一道白銫的影子一闪,霎那间,春就不见了。

    白銫影子的速度太快,根本就看不见是什么东西,加上枫湖面上雾气太大,这也是看不清楚白銫影子的原因。

    “帆仔,你看清楚了是什么东西了吗?白光一闪,春就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李贵才十分紧张,看来春凶多吉少。

    江帆摇了摇头:“不知道,因为雾气太大,根本就看不清楚白光是什么。”难道这枫湖里还有水怪?枫湖底深不可测,从来没有热下去过,曾经有人用十多根竹竿试过湖底的深度,结果十多根竹竿都无法打到底!

    “如此看来,春是真的出了事,十有**被什么水怪吃了!我可怜的春啊!”李贵才哭泣起来,泪水哗哗地流。

    “贵才叔,你哭什么,春婶不一定是被水怪吃了,也许还活着呢!”江帆安慰道。

    “那怎么去找,难道到枫湖底去找啊!孩子他妈,你在哪里啊!”李贵才又哭泣起来。

    江帆紧皱眉头,这李贵才的哭声也太难听了,跟猪嚎似的,该怎么办呢?枫湖水底还有水怪吗?如果有为什么上次没有出现,平日里也没有人看到过。如果没有,那刚才的白光是什么东西?为什么白光一闪春婶就不见了呢?

    给读者的话:

    晚点还有一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