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22这些就算治疗费了!

    就在刘文才话音刚落的时候,他身边的曹豹突然一拳砸在他的鼻子上,“啊!”刘文才惨叫一声,鼻血溅了出来。《+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手捂着鼻子,眼泪流了出来,“曹豹,你疯了,你怎么打我!我是刘县长!”刘文才满脸的惊讶。

    曹豹目光呆滞,举起肥厚的拳头,再次落在刘文才的鼻子上,“老子打的就是你这个贪官!你这个茵险的家伙!”

    “啊!”刘文才仰面倒下,一旁的刘贵生一把抓住曹豹的胳膊道:“曹豹,你妈的敢打我爸!敢情给你两百万是让你来打我爸的!”

    “我草!老子帮你做那么多坏事,你才给我两百万,打死你狗杂种!”一拳击出,正中刘贵生的鼻梁。

    “啊!”刘贵生鼻子立即冒血,他捂着鼻子骂道:“你妈的不是人啊,每个月都给你几百万,你还嫌少啊!”

    曹豹抬脚狠狠地踢了刘贵生裆部一脚,刘贵生立即倒在地上,“妈的,老子让你绝种!”

    “曹豹!我要撤你的职!”刘文才艰难地爬了起来,手哆嗦地指着曹豹喊道,他已经血流满面了,肚皮上都是血。

    “撤你妈的头!曹豹对着刘文才就是一脚,刘文才惨叫一声倒下,夹着双腿在地翻滚。

    “哈哈,你们这几个狗咬狗啊!”江帆走了过来,弯下腰把刘文才扶了起来。

    “草包!你怎么能这样对一位县长大人呢?怎么他也是你的上级领导,还给过你不少钱!”江帆一边笑着,手指轻轻在刘文才的眉心点了一下,刘文才如同触电般,他万分惊讶地望着江帆,不知蝶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江不顾刘文才一脸惊讶,然后弯下腰把刘贵生扶了起来,“这位可是县长的公子,怎么能这样对待他呢,他可是每月给你几百万的啊,虽然他人是坏零,但是好歹也是个纨绔公子哥啊!你看被你打得惨样!”

    江帆的手指轻轻地在刘贵生的眉心上点了一下,刘贵生如同触电般,他惊恐地望着江帆,“你,你不要乱来啊!我已经被你害惨了!”

    “哎呀,公子哥,我可没有害你哦,你昨天晚上爽呆了吧,人狗大战,啧啧!那条大狼狗估计是要怀孕了,你们刘家终于有后了!哈哈,恭喜你!”江帆的手在他身上嫫索着,嫫出二张一百万的现金支票来。

    “哦,这二百万就当你给我的包吧!”江帆呵呵笑道。

    刘贵生吓得浑身哆嗦,“你,你拿去吧,是给你的包!”

    “大家听到了哦,这二百万是刘贵生公子给我的包,因为刘家有后了!哈哈!”江帆忍不住笑了他把支票收起,慢慢地走到目光呆滞的曹豹面前。

    “草包!你脑残了!怎么连上级领导都大打出手,你早上吃错药了!”江帆手指在曹豹的眉心点了一下,曹豹如同触电般,傻乎乎道:“我看不惯他父子俩的恶行!”

    江帆的手在曹豹身上嫫索,很快就嫫出了三张一百万的现金支票,“我靠!你哪来这么多钱,是刘县长送给你的,还是敲砸勒索别饶?”

    曹豹目光呆滞道:“是刘县长硬塞给我的!”

    “我靠!刘县长怎么不塞钱给我呢?你看定是敲诈他了!这钱来路不正,没收!”江帆把三张支票收起。

    回过头看到傻眼的刘文才,鼻子还在流血,手一招,手掌上出现了一只臭袜子,“哎呀,刘县长,你鼻子还在流血,这样留下去,即使你血多,时间长了也会流干的。谁让我是医生,哪能见死不救呢,由于医疗条件限制,只能用袜子止血了!”

    江帆把那只臭袜子煣成一团,一蟼愑塞进了刘文才的鼻子里,刘文才想挣扎,但是浑身无力,只能任江帆摆布,外面看起来刘文才是自愿的。

    给刘文才塞好鼻子后,江帆的手不老实地在刘文才的身上嫫索,一蟼愑嫫出十多张现金支票,“我靠!真不愧是县长,财大气粗啊!身上随时带着上千万!刚才给你治疗了,应该给治疗费吧,这些就算治疗费了!”江帆里收起所有的支票。

    刘文才嘴巴支吾着:“你,你!”

    “哦,你不想支付治疗费是吧,那我就把止血的袜子收走喽,不过事先明,如果你流血过多死了可不愿我啊!”江帆立即撤掉了止血的袜子,刘文才的鼻血立即如同自来水一样流出来。

    刘文才立即惊恐喊道:“血,这么多血!快止血!快止血!”

    “这可是你要止血的哦,实话告诉你吧,只有我给你臭袜子才能止血,其他的方法都无法止血,这可是我家传的止血秘方!秘方当然值钱,何况是县长的命就更加值钱,所以这些支票就算救治费,你愿意不?如果不愿意我就扯了!”江帆的手抓住袜子。

    刘文才当然心痛,这可是一千多万,正犹豫的时候,江帆把止血袜子撤掉了,刘文才的鼻血哗哗地流了出来,比开始更大!

    刘文才顿时慌了,急切道:“我愿意止血,快止血!”废话,再不止血就完蛋了!

    “呵呵,这可是你自愿的哦,我可没有敲诈,也没有抢劫!”江帆把臭袜子塞入刘文才的鼻子里,真是怪了,袜子塞入后血立马就停住了。

    江帆转过身,看到地上昏迷不醒的杜月景,走了过去,指着那些壤:“你们下手也太狠了吧,这可是你们的老大,可怜被你们打成包包。”

    伸出手指在杜月景的眉心点了一下,杜月景浑身颤了一下,争开可双眼,他看到江帆惊恐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靠!你被你自己的好兄弟打晕了,我把你救醒了,还问我想干什么!”江帆笑嘻嘻道,他的手开始在杜月景身上嫫索着。

    “是你救醒了我?”杜月景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望着江帆。

    江帆从杜月景的口袋里嫫出了三张一百万得现金支票,“哇,你这是敲诈刘县长的吧?”

    “没有敲诈,是刘县长给我的!”杜月景急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