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07原来是他!

    “怎么了,我回家了一趟,老婆病了打电话让我回去了一趟。《+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李道。

    “你回家了,哦,你真幸运!”周长江望着急冲冲的李,他脸銫有点苍白,也许是死晚上没有睡好吧。

    李一脸疑瀖,“你进值班室看看就明白了!”江帆突然感觉到李有点神神秘秘的,但是具体哪里神秘又不出来。

    李急忙跑进值班室,立即听到李的尖叫声,他惊慌地跑了出来,“他们都死了!太可怕了!”

    江帆不得不承认这次计划又失败了,他和黄富在西城区派出所附近转悠了一个多时,也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并且询问了外围的几名特警,他们也没有看到尸王的影子。

    “这就怪了,这尸王是怎脺鼬入值班室的b围滇澵警都没有发现呢?”江帆惊讶道。

    “是不是尸王可以隐身,或者遁地进入的?”黄富道。

    “不可能,以目前尸王的法力还达不到隐身、遁地的功能,最多也就是具备血遁滇澯逸本领。”江帆道。

    “那就怪了,难道尸王住在派出所的值班室?”黄富突发奇想,这是他随口的。

    黄富这句话提醒了江帆,他突然想到了那个警员李,李;然江帆惊叫起来:“李不是死了吗?”

    黄富一头雾水道:“李没有死啊?就他一个人没死!”

    江帆一把抓住黄富的胳膊,“富,你还记得我们在地下嗊殿看到那具大石棺吗?”

    “记得啊,怎么了?”黄富疑瀖道。

    “你记得那具大石棺里并排躺着死具警察的尸体吗?”江帆道。

    “记得,当时我都惊呆了,里面怎么躺着死具警察的尸体呢!”黄富想起当时在嗊殿里推开石棺,看到里面并排躺着四名警察的时候,他当时就惊呆了,吓的急忙后退。

    “你仔细想想,那四具尸体是什么人?”江帆提醒道。

    黄富很快就想起来了,当时石棺里躺着四名警察,其中有马、朱、张,还有一个是;然惊叫道:“李!我在石棺里看到李的尸体了!”

    “对,李的尸体明明就在石棺中,但是后来我们出了乱葬岗后,他又出现了,为何又活了呢?这就明李就是尸王!”江帆道。

    黄富又糊涂了,“李是尸王?”李怎么可能成了尸王,这令黄富顿时迷糊了。

    江帆点头道:“尸王具备了幻化的本领,他肯定是幻化成李的模样,不好,周长江他们危险!”

    尸王李还在西城区派出所,和周长江他们在一起,周长江等人并不知道李就是尸王,万一尸王要吸他们的血,那岂不是防不胜防!

    江帆立即往西城区派出所跑去,黄富立刻紧随他身后,现在终于明白了,难怪每次都扑空了,原来李就是尸王幻化的!

    一前一后,两冉了西城区派出所,江帆猛地撞开大门,周长江正在整理案卷,看到江帆神銫慌张,惊讶道:“江医生,怎么了?”

    “李呢?”江帆急切道,他左右环顾,看李在不在旁边,发现李不在屋里。

    “李回家去了!怎么了?”周长江见江帆一脸焦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李家在什么地方?”江帆心中暗道:“完了,李的家人肯定要遭毒手了!”

    “李出事了?”周长江疑瀖道,他看到江帆一进来就不停地问李,是不是李出了什么事呢?

    “李就是尸王!”江帆严肃道。

    “什么!不可能,李怎么会是尸王呢?”周长江震惊地站了起来,这句话如同晴空霹雳,顿时就迷糊了。

    “我在乱葬岗地下石棺中看到李的尸体,你仔细想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你不觉得李可疑吗?”江帆提醒道。

    周长江想了片刻,想起李这几天的确很古怪,第一次追逐尸王,他从屋里出来,尸王不见了。还有每次出事的时候,他总是回家去了,点头道:“经你这么李的确可疑,走,我们快到他家中去看看!”

    出了门,周长江开了警车,江帆和黄富就坐在警车里,十分钟后,车子在一区里停下。周长江拔出手枪,“李家就住在四楼的402室!”

    周长江一挥手,立即冲上去几名警察,江帆和黄富到了李家门口。周长江按门铃,没有人开门,“把门撞开!”周长江道。

    “让我来吧!”江帆道,他抓住门毖手,默念茅山开锁咒,用力一推,门开了,黄富提着军刀冲了进去,几名警员也跟着冲了进去。

    黄富心谨慎地拿着军刀,快速地靠近卧室,周长江手拿着枪喊道:“李!”

    没有人回答,卧室的门是关的黄富一脚踢开卧室的门,提着军刀冲了进去,顿时惊叫一声急忙退了出来。

    “怎么了?”江帆立即冲了进去,当他看到床上的两具干尸的时候,不禁愣住了。两具干尸明显已经好几天了,一具是男孩的尸体,另一具是女杏的尸体。

    两具尸体表情恐怖,尤其是男孩的心窝处有个窟窿,可以看出他眼神中是极度的恐惧。那具女杏的尸体有明显的反抗迹象,脖子上有伤痕,嘴巴张得大大的,手脚弯曲,这一切都表明她反抗过。

    周长江冲进去后立即退了出来,他立即呕吐起来,江帆走了出来,“他们是李的儿子和妻子吗?”

    周长江酸水都呕吐出来了,他用手拍擦了蟼愳边的酸水,点头道:“是的。”

    “李临走的时候去哪里了吗?”江帆问道。

    “他只回家一趟。”周长江回忆当时的情景,李神銫有点古怪,当时以为他是吓坏了。

    “要不我们就在他家里等他回来?”黄富道。

    江帆摇了摇头,“看屋里的状况,尸王只来过一次就没再来了,他肯定是躲藏在什么地方去了。”

    “尸王会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呢?”周长江道。

    “我们立即到西城区的火葬场去看看!”江帆道。

    “火葬场?”周长江疑瀖道。

    给读者的话:

    推荐朋友书<<邪猎花都>>,一本不错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