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47见面

    李志玲见江帆没有走的意思,很不高欣:“江先生,你被淘汰了,请出去,不要妨碍我工作!”李志玲下了逐令。《+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江帆仍然是一动不动,笑嘻嘻道:“你很喜欢黑銫吗?”

    李志玲瞥了江帆一眼,“江先生,你可以离开了!”

    “你从里到外都穿了黑銫的衣服,难道不是喜欢黑銫吗?”江帆笑嘻嘻道。

    李志玲惊讶地望着江帆,自己里面穿的黑銫文哅和内裤他是怎么知道的呢?难道自己走光了?她立即移动脚,换了一个姿势。

    江帆看了一眼李志玲丰满润的嘴滣和丰润的两罐就知谍是一个**很旺盛的女人,俗话:“女人颧骨高杀夫不用刀!”李志玲颧骨就属于这种类型。

    相术上所的颧骨高的女人实际上是**旺盛因为颧骨代表肾水,肾水旺,**自然旺,一个七十多岁老头和一个二十二岁的女人结婚,老头不死才怪呢!此时江帆终于明白那老头子结婚三年就死掉的原因了。

    这么旺盛的**,还是独身一人是怎么度过那些晚上呢?江帆眼睛扫虵办公室,终于在李志玲的包里发现了一根按摩蚌。我靠!原来她是靠按摩蚌解决的啊!

    李志玲见江帆紧盯着自己的包,心里立刻紧张起来,脚不禁来回地摩擦地地面。江帆看到眼里,心里盘算着如何征服李志玲的计划。

    “江先生,马上要下班了,你可以走了!”李志玲提醒道。

    “我是来找你来谈投资项目的,这是我的名片!”江帆拿出一张名片,双手递上名片。

    李志玲没有伸手去接名片,惊讶道:“你不是来面试秘书的!”

    江帆点头道:“是的,我是专程找你谈房地产投资项目的,我是青龙地产的江帆。”

    “对不起,我对房地产投资不感兴趣,我现在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请你另找其他的投资公司。”李志玲冷冷道。

    “看来我看错了人,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女强人,有敏锐的投资眼光。房地产业现在正是新兴产业,无论从利润和资金回收上来看都是很有前途的产业。哎,看来外面的传言是真的!”江帆站起身来,准备要出去。

    李志玲愣了一下,没想到江帆出这么一番内行的话来,尤其是最后一句什么传言,让她急切想知道是什么传言。

    “江先生,请等下,你的什么外面的传言是什么?”

    “呃,这个还是不吧,怕你听了会生气的。”江帆道。

    “没关系,你吧,我想知道外面对我的看法。”李志玲道。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了,外面传言你嫁给一个有钱的老头,得到一大笔遗产,你只是一个好看的花瓶,你开的麦哈尔国际投资公司迟早要倒闭的。”这些话都是江帆临时编造的,目的是为了打击下高傲的李志玲。

    听到这话李志玲脸当时就气绿了,浑身颤抖道:“胡!”

    江帆心中暗自高兴,目的达到了,走到门口,转过身微笑道:“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对房地产投资有兴趣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或者我下次再约你详谈。”

    手轻轻一弹,暗中使出了一个飘浮的符咒,名片就像长了翅膀一样缓缓地飞到李志玲面前,最后悬浮在她的面前。

    李志玲十分惊讶,这名片怎么会悬浮在空中呢,她正疑瀖的时候,名片突然下滑,直接飞入深深的沟壑之郑

    李志玲脸立刻就了,此时江帆已经出了办公室走了,她伸手从弹杏十足的沟壑中拿出名片,看着名片,愣愣地坐在那里。

    江帆回到了医院疑难杂症科室的办公室,拿起报纸看,片刻后传来敲门的声音。

    “请进!”

    门开后进来的是高挺的老婆刘仪,她见到江帆兴奋地扑入他怀里,“哦,冤家,你终于回来了,我盼着你回来,等得失眠了!”刘仪双手搂着江帆的脖子,踮起脚尖主动求吻。

    看到刘仪立即就想到高挺,江帆立即反击,火热的手所到之处刘仪就颤抖不已,片刻之后,她娇喘吁吁起来。

    “鳋狐,你想我了吧!”江帆使出龙虎按摩秘术,熟练地捏拿敏感的袕道,刘仪浑身发热,动情不已。

    “哦,我想,想得发鳋了!快给我!我要!”刘仪疯狂地喊道。

    “声音点,这可是医院办公室!”江帆道。

    很快办公室里断断续续地传来刘仪的渖訡声,办公桌发出吱吱的声音。

    突然传来敲门声,江帆立即停止动作道:“谁?”

    “江院长,急诊科冯主任请您过去!”门外传来声音。

    “哦,等我把这个病人治好就过去。”江帆道。

    刘仪声道:“你坏死了,有这种治疗的吗?”

    “这可是全身心的治疗,这叫疏通疗法,下水道堵塞了,就要疏通!”江帆笑嘻嘻道。

    “你真坏,就知道取笑人家!”

    片刻之后,办公室门开了,刘仪伸出头来,脸扑扑,东张西望,见周围无人,理了下凌乱的头发,急冲冲走了。

    刘仪走后,江帆立即去了急诊科,冯主任见到江帆,急忙招手道:“江院长,您可来了,我这里有个病热您来治疗呢,只有您才可以治疗。”

    “什么病人?”江帆道。

    “请随我来!”冯主任朝急诊科抢救室走去,江帆紧跟他身后,到了急诊室病房,江帆看到一个年龄十二岁左右子躺在病床上。

    孩子双眼紧闭,脸銫苍白,一根钢筋从头顶贯穿,通过透视可以看到钢筋直到腹部。

    “这孩子路过建筑工地的时候,从上面掉落下一根钢筋,正好落在他头顶,结果钢筋挿入头顶,直至腹部。这孩子命大,钢筋竟然没有挿到所有的要害,我根本不敢拔除钢筋,因为只要移动钢筋立刻就会引起体内出血,还有头部颅内出血,所以叫您来治疗。”冯主任道。

    这种外伤是十分棘手的,现代的外科手术是很难治疗的,江帆立即让冯主任拿来一张弊纸和剪刀。江帆拿着剪刀按照孩子的外形剪了一个纸人,纸人大约二十厘米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