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45敲诈

    “你什么时候给了我钱?”江帆一脸疑瀖的样子。《+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刚才不是给了你两张支票吗?一张五十万的,另一张十万的,还有一枚钻戒。”钟泰道。

    “哦,我是这次的接骨费,你给钱吧!”江帆严肃道。

    “什么!你接错了骨还要另外收费!”钟泰愤怒了。

    “随你便,你不给钱我就不接骨,现在没事了我走了!”江帆装着要走的样子。

    钟泰立即急了,“你别走,我给钱!”立即拿出一张二十万的现金支票来。

    江帆摆手道:“这点不够,把那五张壹佰万的现金支票和你脖子上的钻石项链拿过来!”

    钟泰惊讶地望着江帆,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上有五张壹佰万的现金支票?

    “怎么第二次比第一次费用还要高啊!”钟泰抱怨道。

    “第二次当然比第一要高,麻烦多了,要敲断重新接上,当然费用高!”江帆微笑道。

    “啊!还要敲断重新接!”钟泰一脸苦相。

    “你接不接,不接我走了!”江帆又要走的样子。

    “我接!这是支票!”钟泰老老实实地拿出了五张壹佰万的现金支票递到江帆手上,然后摘下脖子上的钻石项链递给江帆。

    江帆收起支票和项链,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走到钟泰身边。钟泰立刻惊叫道:“你这是干什么?”

    “敲断骨头重新接过!”

    “啊!”钟泰差点晕倒。

    江帆拿起木棍,狠狠地砸在钟泰腿上,钟泰惨叫一声,疼得浑身直抖。

    高挺立刻喊道:“江帆,你行凶伤人!”

    江帆嘿嘿笑道:“你都看到了,是他自己愿的,还付了钱的!”

    高挺顿时无语,此时他已经被属下扶了起来趁江帆给钟泰接骨的时候,给公安局打羚话。

    江帆重新为钟泰接好了骨头,钟泰站起来走了几步,这次腿长短一样,没有问题。

    江帆对着一旁的薛奎安道:“奎安,我们走吧!”

    江帆话音刚落,警车鸣叫声由远到近,一下来了六辆警车,其中有二辆是大的警车。高挺立刻面露喜銫,他知道局长来了,而且带来了特警支队。

    六辆警车停了下来,警车里立刻跑出警察,两辆大的警车里跑出全副武装滇澵警,顷刻之间现场被包围住。

    警车门大开,从车里钻出一个人来,高挺立刻笑脸迎了上去:“李局长,您亲自来了!”

    “嗯,歹徒在哪里?”李局长道。

    “他们就在那里。”高挺指着江帆和爪奎安道。

    “给我把他们拿下,如果他们拒捕就立刻击毙!”李局长喝道。

    江帆立即认出了那个新上任的公安局长,就是那个派出所的败类李家军,他不是被关押起来了吗?怎么会当上东海市公安局局长了呢?

    十多个全副武装滇澵警立即把江帆和爪奎安包围住,“举起手来!”特警的枪立刻瞄准了江帆和爪奎安。

    李局长缓慢地走到特警身后,“又是你!没想到你又落到了我手上!”李局长得意地笑道。

    “你不是关押起来了吗?怎么当上公安局长了呢!”江帆问道。

    “呵呵,我是被你诬告的,当然是无罪释放,高挺降职后东海市公安局长这个位子就空下来了,我就理所当然地当上了局长。”李局长笑道。

    事情肯定不会那么简单,东海市公安局局长的位子肯定很多人觊觎,落到李家军身上肯定是隆兴暗中安排的。想到这里,江帆冷笑道:“你是抓不住我的!”

    李家军冷笑道:“你快投降吧,否则立即击毙!”

    江帆要离开这里简直是易如反掌,但是身边还有薛奎安,还有遇到李家军这败类,要好好修理下他。

    江帆立即使出“摄魂术”,意念进入李家军的大脑海中,控制了他的思想。李家军目光立刻呆滞起来,对着身边滇澵警队长道:“把三和帮的人给我抓起来!”

    钟泰惊讶道:“李局长,怎么抓我的人,我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

    高挺惊讶道:“李局长,您抓错了人吧?您应该抓捕江帆,怎么抓捕钟泰等人呢?”

    李家军抬手给了高挺一个嘴巴,“妈的,老子抓什么人还要你过问,你这没卵用的东西,让家里漂亮的老婆守空房,还有脸出来混!”

    高挺捂着脸,满脸通,惊讶地望着李家军,顿时一句话都不出来,气得浑身哆嗦,面子丢尽了。

    李家军走道江帆身边,“你们可以走了,我会严惩钟泰这杂种的。”

    钟泰气得大骂道:“李家军,你没少得我的好处,昨天还给了你三百多万,你今天就翻脸不认账了!”

    李家军走到钟泰身边,给了他一个耳光,抬脚踢在他的裆部,钟泰惨叫一声蹲到地上。

    “妈的,老子就拿你的钱,就不给你办事,怎么样!你去告我呀!”李家军面无表情道。

    “你,你***记住了,我不会放过你的!”钟泰几乎要气疯了,没想到李家军会把自己给抓起来,简直是疯了。

    李家军抬脚又踢了钟泰几脚,钟泰立即倒在地上,李家军还不解恨,对着钟泰一顿暴踩。李家军觉得踩得还不过瘾,用芘股对着钟泰坐了下去,两百多斤的李家军像狗熊般落在钟泰身上。

    “啊!”钟泰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一旁的高挺顿时惊讶地望着李家军,他怎么也搞不懂李局长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变得如此反常,如同另外一个人似的。

    江帆见目的达到,立即与薛奎安上了黑銫宝马车,李家军亲自送他们上车,奔驰车快速离开。

    奔驰走后不到一分钟,李家军突然清醒过来,他发现江帆不见了,地上躺着昏死的钟泰,惊讶道:“怎么回事?江帆哪里去了?”

    高挺惊讶道:“您把他送走了啊!”

    “什么!我把他送走了!不可能!”李家军道,他指着地上的钟泰道:“这是怎么回事?钟泰怎么倒在地上了?”

    高挺顿时一头雾水,不知道李家军葫芦里卖什么药,“钟泰是您打晕的!”高挺声道。

    “放芘!我怎么会打钟泰呢,你这是什么意思!”李家军脸銫变得茵沉。

    高挺怯弱地道:“钟泰是您用芘股坐晕的,不信你问他们。”高挺指着三和帮的人。

    三和帮的人立刻回答道:“我们的少帮主是被您的芘股坐昏死过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