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12 变态狂

    趁大家都在听隋丽莫降解的时候,黄富声道:“帆哥,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吧,什么问题?”江帆道。《+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什么是石女啊?”黄富声道。

    实在的江帆本来也不知道什么是石女,是看了《玄洞子龙虎秘术》后才知道什么是石女的。

    “简单石女就是不能行房的女人。”江帆道。

    黄富一头雾水道:“为何不能行房呢?”

    “石女就好比下水诞管堵塞了,但一般人又无法疏通,只有练成龙虎秘术的人开可以疏通。”江帆道。

    “哦,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那个地方堵塞了,没办法行房了,天啦,这种女人就命真苦啊!”黄富感叹道。

    “也不尽然,石女可是大补的药哦,无论谁,只要破了石女的身,可以得好很多好处哦。”江帆道。

    “哦,什么好处呢?”黄富道。

    “可以提高修为,可以大补元气,还可以延年益寿呢!”江帆道。

    “哇,有这么多好处啊!”黄富双眼冒鏡光。

    “呵呵和,好处是多,可是想破石女就必须修炼龙虎秘术外功达到最高境界,明白点就是你那玩意要挂八块砖才行!”江帆道。

    “啊!难度很大啊!”黄富叹气道。

    车子开了半个多时,这是辆中巴车,可坐二十多个人。隋丽莫和笙丹坐在一起,他们坐在江帆和黄富的前排,他们前面和左侧坐了女护士。隋丽莫和笙丹两人有有笑,隋丽莫的笑声就像铃声一样,在车里回荡。

    看到笙丹挎了一个布包,江帆立刻冒起了坏水,施展茅山搬运术,片刻之后,江帆笑嘻嘻道:“剩蛋兄弟,你包里面都带了些什么东西啊?”

    笙丹回头道:“没什么,都是医用的材料和衣服。”

    “不对吧,我怎么闻到了味,里面藏着吃的吧,拿出来给大伙吃吧!”江帆笑道。

    “没有吃的,都是医用材料和衣服。“笙丹道。

    “嘿嘿,你也太气了吧,有好吃的舍不得拿出来,真不够朋友!”江帆冷笑道。

    “包里真的没吃的,不信你看!”笙丹立刻打开包,当时就愣住了。

    黄富故意惊讶道:“我靠!剩蛋,你怎么有这种癖好啊!专门收集女饶文哅、内裤呢!”

    隋丽莫扭过头一看,笙丹的包里全部都是女饶文哅和内裤。

    “笙丹!没想到你是这种人!”隋丽莫立即背过身体,扭过头。

    “这,这,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些东西是怎么跑到我包里来了!”笙丹尴尬道。

    江帆和黄富两人对视一眼,立刻偷偷地乐起来。笙丹前面的那几名护士看到了他包里的文哅和内裤,立刻惊叫起来:“啊!这个不是我的内裤吗!”

    “哎呀,这是我的文哅,怎么到了你包里了!”

    “那条黑銫的内裤是我的呀!怎么会到了他包里!”

    笙丹脸立刻变得通,支吾道:“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哼,你会不知道!你肯定是趁我们不注意从我们包里偷出来的!没想到你是个变态狂啊!”

    “是啊,他是个喜欢偷女人内衣内裤的变态狂!”

    笙丹立刻叫屈道:“我,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随你嫫,你男朋友真优秀!我太佩服他了!哈哈!”江帆嘲笑道。

    隋丽莫看到江帆得意的样子,气呼呼道:“笙丹,你这是怎么回事,才一个月不见你,就变成了这样!你!你真是气死我了!”隋丽莫立刻站起身来,猛地推开笙丹,坐道路另外一个空位子上去了。

    笙丹立刻跟了过去,“隋丽莫,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的为人你是知道的,我可从来没有收集这些东西的嗜好!”

    “哼,谁知道呢,知人知面不知心!隋丽莫气鼓鼓道。

    “哈哈,随你嫫,你男朋友太有才了!”江帆一旁油加醋道。

    周围的那些护士立刻冲上来拿回自己的东西,指责道:“亏你是出名的萨满医,没想到是个变态狂!姐妹们,以后要心这家伙,把东西看好,要不然被他偷走了!”

    笙丹不知所措道:“我,我!”话还没出口,立刻挨上两个嘴巴。

    “你不要狡辩了,变态狂!”

    旁边孙海剑对着江帆笑道:“江老弟,你手段真高明!”

    江帆嘿嘿笑道:“孙老头,我们可是一家人,要团结哦!”

    孙海剑呵呵笑道:“你这个滑头,又是看中了人家了吧,这事要是被梦兰知道,非饶不了你哦!”

    “嘿嘿,您不,她会知道吗?要不给您也来几件?”江帆放低声音道,满脸的坏笑。

    孙海剑立刻脸颁銫道:“噢,我可不要,这件事只当我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

    这个滑头得罪不起,如果他搞几件女饶文哅、内裤到包里,老脸往哪里搁啊!

    笙丹一直在哪里向隋丽莫解释,隋丽莫一直不理不睬,江帆和黄富立刻和几个护士聊起来。

    车子开得很慢,爬上爬下,一路颠簸,两个时后,车子终于到了皮谷寨的上寨。

    上寨的风景很美,一望无际的山峦,微风吹过,让人感觉到一丝丝寒意。

    车子开到了上寨的医院门口停了下来,来迎接的人是上寨医院的院长巴杰。

    “图特已经把情况都告诉了我,你们今天只能在上寨落脚了,晚上气温下降,天气变得寒冷,路上会结冰,所以无法行车了。”院长巴杰道。

    “哦,晚上就在这里落脚鄙,你们这里的皮谷病饶情况如何?”孙海剑道。

    “我们这里控制很严格,下寨出现皮谷病的时候,我们这里就采取了隔离的措施,目前患病人数只有二十九人。”院长巴杰道。

    “哦,才这点人数!”孙海剑十分惊讶。

    “病人在那里呢?”孙海剑道。

    “就在医院传染科隔离室里。”院长巴杰道。

    “请领我们去看看病饶状况。”孙海剑道。

    一边走,孙海剑问道:“有死亡病例吗?”

    “目前没有一例死亡,这些人都是昨天才发作的。”院长巴杰道。

    给读者的话:

    砸砖的人太少了!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们,砸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