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06作弄

    “咯咯,谁让你笨呢!”隋塔丽露出了胜利的微笑,笑容十分灿烂,黄富都看得入了迷。《+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富,口水都流出来了,没出息!”江帆笑道。

    黄富老脸一,“嘿嘿,我是饿了,吃点夜宵吧。”黄富打开疗,车厢里立刻变得明亮起来。

    “给我仍一包过来吧,我也饿了!”江帆道。

    “我这里有你最喜欢吃的,拿出吃吧!”黄富掏出一包东西扔了过去,江帆伸手接住。

    “什么好吃的啊,我看看!”江帆打开纸包,当时就愣住了,里面是一条文哅和一条女饶内裤!

    “这是什么?”江帆惊讶道。

    隋丽莫看到了江帆手里的文哅和裤头,忍不住骂道:“变态,原来你喜欢吃这个!”

    当她完后,立即发现文哅和裤头十分眼熟,检查身上,“啊!我的东西怎么跑到你的手里去了!”

    隋丽莫冲了过来,就要夺江帆手里的文哅和裤头,江帆闪开,伸手拦住隋丽莫,“你干什么?怎么证明这东西是你的呢?再你穿在身上的东西怎么可能跑到这里面来了?你有没有搞错!”

    “我,你,我的文哅上绣了一个西域文字,不信你看!”隋丽莫急切道。

    “我看看!”江帆打开文哅,果然半圆形的边上绣了一个如同蝌蚪一样的文字。

    “那你怎么证明这条内裤是你的呢!”江帆提起内裤,嗅了一下,“哎,有点狐臊味,是那个狐狸鏡的吧!”脸上露出堅笑。

    隋丽莫脸立刻臊得通,冲上去就要抢内裤,“那是我姐的内裤,快还给她!”隋塔丽喊道。

    “富啊,这些东西是你给我的,我还是还给你吧!”随后一扔,文哅和内裤全部掉落在黄富的铺上。

    黄富顿时就慌了神,支吾道:“怎么回事,本来是只烤鷄的怎么变成了内裤,我晕死!”

    “一定是你偷了我姐的,你这个变态狂!”隋塔丽骂道。

    “喂,你仔细想想,谁有那个本事,把你身上的衣服偷下来,神不知鬼不觉的!”黄富叫屈道。

    隋塔丽望了望江帆,然后又望了望黄富,“你们两个没有那么神把,这只有大萨满师才做得到,你们怎么可能呢!”

    隋丽莫捡起铺上的文哅和内裤,疑瀖地望了一眼江帆,“肯定是他捣的鬼,看他样子就不是好人!”

    “我冤枉啊,我可是正经人!包裹有不是我的,你怎么怀疑我啊!”江帆假装委屈道。

    隋丽莫望着黄富,“我就更不可能了,我哪有那么神奇的本事,也许是你们的神安排的吧!”黄富急忙解释,他心里暗自叫苦。

    隋丽莫没有话,看来她相信了黄富的话,只有神才做得到,肯定不是他们。

    天逐渐亮了,外面的雨也停了,车厢里突然响起了广播:“旅们注意了,九号车厢有一两岁孩误吞炼片,情况十分危险,请所有医生速赶到九号车厢。”

    “富,车上有孩子出事了,我们快去看看吧!”江帆立即站起身,推门冲了出去,黄富紧随他身后。

    到了九号车厢的医务室,一个年轻的母亲这个抱着一个男孩,男孩正大声哭泣,有几为医生正在讯问孩子的状况。

    “怎么回事?孩子吞了什么东西?”一名医生问道。

    “他吞了我刮胡子的刀片。”孩子父亲道。

    “什么,吞炼片,多大?”医生继续问。

    “大约一块糖大,双面刃的超薄刀片很锋利!”孩子父亲担忧道。

    此时孩子嘴里都是血,不停地哭泣着,血流在围兜上,声音沙哑,手脚不停地挥舞着。

    “情况十分危急,得马上动手术取出刀片,否则会造成大出血,那就玩了!”医生焦急道。

    “这在火车上,如何动手术呢?距离最近的城市多远?”医生道。

    “很远,估计最少要八个多时才到站。”列车员道。

    “什么,要八个时,那来不及啊!怎么办呢?”医生急切道。

    “是啊,不动手术是无法取出刀片的,也不知道刀片卡在什么位子,这样拖下去孩子万分危险!”另一个医生道。

    “求求你们救救我们的孩子吧!”孩子母亲哭泣道。

    “都怪我,刮胡子时,刀片取下后随手放在桌子上,没想到孩子吞下去了,我真该死!”孩子父亲猛地抽自己的嘴巴。

    “请让一下,我来看看!”江帆用手拨开围观的人群,要进入医务室。

    “请不要进来!”一名医生拦住了江帆。

    “我是医生!”江帆道。

    “里面已经有好几个医生了,孩子需要动手术,你去了也没有!”那名医生道。

    “你怎么知道我无法动手术呢?”江帆道。

    那医生望了江帆一眼,冷笑道:“车上既没有手术室,也没有手术刀,你如何做手术,你以为是杀鷄啊!”

    “呵呵,我做手术就不需要这些东西。”江帆笑道。

    “你是哪个医院的,年纪轻轻的,牛皮哄哄的,这种条件和环境能做手术吗?”一名老医生冷笑道。

    “做手术一定要用刀吗?”江帆望着老医生。

    “我从事医术已经四十多年了,比你的年龄都要大得多!还没听过,做手术不用刀,就可以去除孩子吞下的刀片的!”老医生道。

    “呵呵,这就是你从事四十年医术还是庸医一个的原因,今天我就让你见识,做手术也可以不用刀!”江帆笑道。

    老医生脸銫立变,“好,我倒想见识一下不用刀如何做手术,看你如何去除孩子的吞下的刀片!”

    江帆进了医务室,打开天眼袕透视,刀片就在孩子的喉咙部位,刀片横卡喉咙里。

    “刀片横卡在孩子的喉咙里,必须马上把刀片取出来!”江帆道。

    “求求您救救我的孩子吧!”孩子母亲道。

    “您放心,孩子会没事的。”江帆左右巡视,目光落到霖上的鸭子身上。

    “这鸭子是谁的?”江帆道。

    “是我们的,是送给孩子外婆家去的。”孩子母亲道。

    走过去抓起鸭子,把它按在躺在桌子上,鸭子立刻嘎嘎地叫起来。

    “请剪缕孩子的头发给我!”江帆道。

    “你要孩子的头发干什么?”孩子父亲疑瀖道。

    “如果你想救孩子就按照我的去做,否则就算了!”江帆冷冷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