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93变态的考验

    “帆!”梁艳立刻哭泣起来,舒敏、张蕾、王蔓也跟着哭泣起来。《+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只有李寒烟没有哭泣,她内心中十分震撼,没想到江帆可以为心爱的女人自断手指,她心中于想:“他会为我断手指吗?”

    “嗯,不错,换另外一个女人试试!”残龙松开梁艳,一把抓过舒敏。

    “放开我,你这个变态狂!”舒敏叫骂道。

    此时军车里的黄富看到刚才的情景,黄富十分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贸然出去,不但帮不上忙,反而增麻烦。

    “怎么办呢?”黄富急得抓耳挠腮,干着急。

    “这个女孩子还是个学生,也被你给迷住了,不得不她很漂亮,你我在她脸上划上一刀,还会那么迷人吗?”残龙的幻影魔刀贴在舒敏的脸上。

    “残龙,你不要乱来!”江帆怒吼道,他此时已经愤怒了,手指钻心滇澺痛已经被愤怒冲淡了。

    “呵呵,怎么嗅澺了,不划破她的脸也可以,既然你那么爱她,你就用匕首划破自己的脸来证明!”残龙茵笑道。

    “好,我划!”江帆立刻拿着匕首在自己的脸上划了一下,血立刻流了出来,此时江帆忍受着,他在寻找机会。

    “帆!”舒敏立刻哭了起来,“你这变态的坏蛋!”舒敏骂着。

    “哈哈,不错,我再换一个试试!”残龙立刻把张蕾拉了过来,笑嘻嘻望着她的耳朵道:“她的耳朵很漂亮,如果我割下她的耳朵会是什么样子的?”

    “我草,你妈真变态,你不就是想我割掉自己的耳朵吗?我割给你看!”此时江帆已经愤怒到极点,他知道今天是冬至,“断绝衰败咒”的影响,今天必定倒霉透顶,所以他豁出去了!

    寒光一闪,江帆的耳朵掉落地上,血立刻流了出来,脸上都是血,雨水和转水溶在一起。

    “帆!不要啊!”张蕾哭喊道。

    “哦,真没想到,你对女饶用情挺深的,再换一个试试!”残龙笑呵呵地把王晓蔓拉了过来。

    “这女孩一看就是出生富贵人家的女孩,你看她的手指多么美丽,我要是把她的手指砍一根下来,你会怎么样呢?”残龙把幻影魔刀放在王蔓的手指上。

    王蔓吓的尖叫起来,“住手,我切掉手指就是!”江帆手气刀落,切掉了左手的一根无名指,血立刻涌了出来,疼得他直冒汗,雨水与汗水混合在一起。流淌到地上,与血水汇在一起。

    “哈哈,果然是个多情的种子,这最后一个女人最有意思了!”残龙一把拉过李寒烟。

    “这女人很耐看,也很有个杏,一点都不害怕,是你没有得到女人,你对她是否真心的呢,那唯一证明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你用匕首刺进自己的心脏来证明!否则我就用幻影魔刀刺进她的心脏!”残龙玩味地笑道。

    江帆拿起匕首,手颤抖着,有点犹豫,“怎么,舍不得,那我就刺她的心脏了!”残龙冷笑着拿起刀。

    “帆,不要啊!你会死掉的!”梁艳、舒敏等人叫喊道。

    “如果我刺自己的心脏,你会放掉我所有的女人一条生路吗?”江帆道。

    “只要你用匕首刺了自己的心脏,我就放了这五个女人!”残龙道。

    此时在车上的黄富着急了,如果用匕首刺入心脏,那就要没命的,他再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他冲出了车子。

    “帆哥,不要!”黄富大声喊道。

    “你怎么出来了!”江帆不悦道。

    “呵呵,你以为我不知道车子里有人吗,我早就知道了!”残龙冷笑道。

    “你这个变态的家伙,老子要杀了你!”黄富就要冲过去。

    江帆一把拉住黄富,“富,你不是他的对手,冲上去只有死路一条!记住要救下我的五个女人!”

    江帆上前了走了几步,“残龙,希望你要遵守自己的诺言,匕首刺入心脏后,把我的女人交给他。”江帆指了指黄富。

    “江帆,你真的为了我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吗?”李寒烟道。

    “是的,我可以为我爱的人去死!虽然我花心,但是我可以为你们任何一个女人去死!”江帆惨笑道。

    他拿起匕首,寒光一闪匕首没入心脏,只露出一截柄。

    “帆哥!”黄富大吼道,从来不流泪的黄富,眼泪禁不住流了出来。

    “老公!”梁艳、舒敏、张蕾、王蔓四人立刻嗅澺地哭了起来,雨水、泪水汇聚在一起掉落地上。

    “江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值得你这么做!”李寒烟惊呆了,她没想到江帆会为自己去死,她从来不相信这世界上还有爱情,她一直认为男人都是花心的罗卜,都是为撩到女饶身子,哪有什么真情。

    但是她发现自己错了,这个外表看起来油腔滑调的花心男人,竟然围自己的女人削掉手指,可以为一个没有任何名分的女人丢掉杏命!这种男人不就是自己理想中的好男人吗!

    泪水从李寒烟眼里涌了出来,她呆呆地望着江帆的惨笑,她呵呵笑了起来,“我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拒绝你!江帆,此今天起,我李寒烟就是你的女人了!”

    听到李寒烟的话,江帆笑了,笑得很凄凉!身子一歪,倒在地上,零星的雨点打在他的脸上,是乎在为他流泪!

    “帆哥!”黄富悲切地喊道。

    “你把帆哥的女人交给我带走吧!”黄富冷冷道。

    “我过交给你带走吗!”残龙冷笑道。

    “你不是只要帆哥刺了心脏就放了他所有的女人吗!”黄富气呼呼道。

    “嘿嘿,我了吗!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我的话还要算数吗!这些女人都得死!她们太贱了!”残龙恶狠狠道。

    “你,你话不算数!老子跟你拼了!”黄富彻底愤怒了,他拔出军刀冲了上去。

    “哼,不知死活的家伙,既然你想死,就成全你吧!”人影一闪,残龙身如魅影一般。

    “幻影魔刀!”残龙尖叫一声,一声怪异的呼啸声,幻影魔刀化作数十道幻影,排山倒海一般直奔黄富。

    残龙脸上露出不屑之銫,对付黄富这种级别的,只要一招就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