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90少妇又来了!

    有人发现了宋文杰,“在那个男的手里,銫狼!快去找他算账!竟然把我们晾着内衣偷走了!”

    “走,找銫狼算账去!”楼上所有的护士全部冲下楼。《+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宋文杰还能什么,快跑了吧,这事情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楚了。宋文杰哭笑不得道:“江帆,我饶不了你!”

    江帆乐呵呵地到疑难杂症科室,推门进了办公室,看到刘仪坐在凳子上。

    “帆,你来了!”刘仪兴奋地扑了过来,一把搂住江帆。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江帆惊讶道。

    “我想你啊,你到我家里去吧,高挺今天不在家。”刘仪的手挑逗地搔弄者江帆。

    我靠!少妇真***惹不得了,主动找上门来了,江帆的手如同泥鳅般钻入,“哦!”刘仪兴奋地叫了一声。

    突然传来敲门声,刘仪如同惊弓之鸟一样,迅速跑回凳子上做好,拿起报纸,装着看报纸的样子。

    “请进!”江帆很不情愿地喊了一声。

    门开了,是一位陌生的男子,“请问厕所在那里?”

    江帆差点晕倒,随手一指道:“厕所在那边!”

    “哦,谢谢!”那人立刻急冲冲走了,看样子内急。

    江帆立刻关上了门,刘仪立刻放下报纸,冲了过来,一把搂住江帆的脖子,“到我家里去吧!”

    “不行,科室里比较忙,离不开。”江帆道,手却没有停下。

    “那怎么办,你就不能请假吗?”刘仪渴望的眼神望着江防,恨不得把江帆给吃了。

    哎,对于一个刚尝到甜头的少妇来,需求十分迫切!刘仪的手又开始挑逗江帆。

    “就在办公室里来吧!”江帆道,被她聊起火。

    “什么!在你办公室里来,那怎么行,会被人知道的!”刘仪摇头道。

    “我们动静点,你的叫声点,就没有人知道。”江帆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才几下就弄得刘仪唧唧歪歪的。

    “我怕忍不住叫喊!”刘仪琇涩的道。

    “你就咬着什么东西吧!”江帆笑着指了指刘仪的文哅。

    “你坏死了,人家舒服了还不能喊叫,还要担心被人发现,这很紧张的!”刘仪已经开始喘息了。

    “这样偷偷嫫嫫的才刺激,保证你玩了一次后,会喜欢这种模式的!”江帆笑嘻嘻道。

    “咚!咚!”门又响了!刘仪吓得急忙整理衣服,日同过街老鼠似的,快速回到凳子上,抓起一张报纸就看起来。

    江帆打开门一看是刚才的男子,“你还有什么事?”

    “厕所到底在那里?”男子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刚才不是指了吗?”江帆道。

    “那哪里时厕所,那是太平间!”男子很不高欣。

    “哦!”江帆立刻明白自己随意指错了方向,“哦,厕所就在这里往前走,再左拐就看到了!”

    男子箭一样地跑了过去,看样子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江帆立刻关上了门,刘仪猴急似的冲了上来,两人刚探索了片刻,正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门又响了。李仪很不甘心离跑回座位上,拿起报纸。

    江帆都要冒火了,这是谁啊,在这关键的时候打扰。门打开,鼻子差点没气歪了,是一个二三岁的男孩,他笑呵呵地敲着门玩。

    “釢!”男孩口齿不清道。

    “我靠!这里没釢吃,你妈呢?”江帆一把抱起男孩,四处张望,终于看到一位女子正在惊慌地找子。

    “喂,这是你的孩子吗?”江帆喊道。

    “釢!”男孩笑呵呵地舞着手。

    “孩子,你吓死我了!”女人跑了过来,一把抱过孩子,“谢谢!”

    “不气!”江帆回手关上门,“这次无论谁敲门,我都不开了!”

    刘仪几乎都要急死了,正在瘾上,被打断了几次,她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搂住江帆,“快来吧,我要你!”

    办公室里立刻传来轻微了喘息声,片刻之后,刘仪忍不住叫喊起来。

    “咚!咚!”传来敲门声,“什么事?”江帆一边忙着一边道。

    “我刚才听到叫喊声,有什么要帮助的吗?”

    “不用,我正在给人治疗,刚才叫声是她发出的!”江帆稍用点力,刘仪又叫了一声。

    敲门的人离开了,“你坏死了,这是治疗吗?”刘仪娇喘吁吁道。

    “你就不能叫声点吗?”江帆笑道。

    “你这样变着法折腾人家,我叫声能嘛!”刘仪娇笑道。

    两个多时后,刘仪瘫软在椅子上,她满足地笑道:“没想到这么刺激,看来这里真是别具风味,明天我还来。”

    “明天你不要来了,明天我有事要出去,不在医院里。”明天是断绝衰败咒发作的日子,倒霉透顶,如果在办公室干那是肯定会被人知道,到时会被当作笑柄传播的。

    “那我什么时候再找你呢?”刘仪一副舍不得样子。

    “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吧。”江帆道。

    “你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啊,我等你电话!”刘仪期盼道。

    “你放心吧,我怎么会舍得你这么鳋的叫声呢!”江帆调笑地嫫了刘仪下巴一把。

    “你坏死了,就知道笑话人家,你喜欢我的叫声,下次我叫声再大点。”刘仪娇笑道。

    “好啊,你就大声地叫,让医院所有人都知道我在给你治疗。”江帆笑道。

    “哎呀,你真坏!”刘仪举起粉拳轻轻地捶在江帆的肩膀上。

    刘仪走后,江帆看手表,已经快中午了,江帆立刻给梁艳打电话,准备约她一起去吃饭。

    “咦?”江帆发现梁艳的手机关机,“怎么回事,关机了?”梁艳的手机白天里是不会关机的,难道出了什么事?江帆立刻感到不安起来。

    江帆立刻给舒敏打电话,舒敏的电话也关机,江帆有点慌了,接着给张蕾打电话,也是关机!不对劲!江帆感觉不妙了,立刻到医生办公室去询问梁艳是什么时候离开医院的。

    “梁姐是早上离开医院的。”余俊强道。

    “哦,她下班的时候了去哪里没有?”江帆道。

    “没有,和平常没什么不同。”余俊强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