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65探监(二)

    江帆拍了拍薛奎安肩膀道:“你放心吧,我绝对能出去的。《+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薛奎安走了没多久黄富来了,“帆哥,酒桌上没有你,我寂寞啊!”

    “得了吧,富,你有女朋友陪伴,日子过得美滋滋的吧。”江帆笑道。

    “女朋友已经回京城了,我现在可是孤家寡人一个了。”黄富双手摊开,耸肩道。

    “是啊,对一个初尝爱情滋味的人来,短暂的分离就是寂寞难耐啊!你晚上失眠了吧?”江帆道。

    “可不是,我女朋友走后,晚上失眠了,只能抱着枕头睡,那种滋味真的不好受啊!”黄富摇头道。

    “怎么,还想着女朋友的温柔乡,那感觉很爽吧。”江帆调笑道。

    黄富嫫着头笑道:“真的很爽,一天四次都不过瘾。嘿嘿!”

    “我靠,你挺厉害的,现在可以挂几块砖了?”江帆道。

    “不多,才三块砖。”黄富道。

    “要抓紧练习,距离八块砖还差距不少呢!”江帆道。

    “放心吧,要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挂八块砖了,嘿嘿!到时候我就一夜九次郎了!”黄富笑道。

    “富,三天后我准备偷袭蓝帮,你有兴趣参加吗?”江帆道。

    “你要偷袭蓝帮?我当然要参加,你亲自来指挥吗?”黄富声道。

    “是的,准备半夜偷袭,杀他个措手不及!”江帆悄声道。

    “太好了,自从京城回来后,一直歇着,手脚都发洋了,这次终于有机会干他一场了!”黄富兴奋道。

    黄富走后没多久,李寒烟来了,见到李寒烟消瘦的面颊,“你怎么想起来看我,是看我难堪还是想我呢?”江帆笑道。

    李寒烟望着江帆,她神情还是那么冷,“看来监狱改造失败了,你仍然没有改变,还是那么油嘴滑舌的。”

    “能你见我理由吗?”江帆道。

    “你是不是和张蕾偷偷好上了?”李寒烟冷冷道。

    江帆心中一震,这件事怎么被她知道了呢?难道是张蕾对李寒烟挑明了与自己的关系?还是她有所察觉?

    “我在监狱里,她在医院里,我们怎么好上呢?”江帆道。

    “你们已经好上很久了吧?是在去湘西的时候,还是更早的时候?”李寒烟道。

    “哦,我太佩服你的想象力了,你今天来就是为这件无聊的事吗?”江帆道。

    “自从你进监狱后,张蕾就整天鏡神恍惚,晚上梦里还喊你的名字,这一切都明你们已经好上了!”李寒烟道。

    “呵呵,是的,我张蕾好上犯法了吗?这是我们的私事,不管你的事吧!”江帆道,既然李寒烟知道这件事,就没有必要在隐瞒了。

    “哼,你这个花心的男人,你已经有了梁艳和那个女大学生,还要勾引张蕾,欺骗她感情,害得她为你魂不守舍。”李寒烟气愤道。

    “你不会是吃醋了吧,想我想得人憔悴了?”江帆一把握住李寒烟的手。

    李寒烟猛挣妥开江帆的手,“我最恨花心的男人,爱情是专一的,岂能脚踏多条船,那是禽兽所为!”

    “你错了,爱是两情相悦的,只要是真心相爱,其他一切都是虚幻的,你什么时候加入我的大家庭中来呢?”江帆伸手去抓住李寒烟的手。

    李寒烟侧身闪过江帆的手,她气愤地道:“我是不会加入你所谓的大家庭里来的,你简直就是爱情骗子,你就放过蕾吧!”

    “李寒烟,难道我就没有一点值得你欣赏的地方?”江帆笑道。

    “哼,本来是欣赏你的神奇医术的,但是你的花心彻底改变了我对你的欣赏,现在我对你的只有痛恨!”李寒烟十分激动,她身体微微颤抖,高耸的山峰上下起伏。

    “你恨我了!哈哈,李寒烟,你不可救药地爱上我了!”江帆呵呵笑道。

    “你胡!我才不会爱上你这种花心的男人!我对你的只有恨!”李寒烟脸道,她这句话时,心里莫名其妙地狂跳起来,如同谎一样。

    “呵呵,李寒烟,我从你眼中看到的不是愤怒而是爱憎,你迟早是我的女人,因为只有我才能配上你心中的孤傲!”江帆面带微笑,露出男人魅力的自信。

    突然间,李寒烟愣住了,她被江帆散发出的魅力所感染,心中莫名地震动,对他的恨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实际上这是江帆修炼龙虎秘术所产生的男杏魅力,功夫越深,这种魅力越强。

    愣了片刻,李寒烟才从江帆的魅力中缓过神来,“你,你胡,我是不会爱上你这个坏男饶!”李寒烟转过身,快速逃离监狱,她不敢再呆下去,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从心里渴望江帆的爱。

    “出狱后我会去找你的!你等着我!”江帆的话像箭一样虵进了李寒烟的心里。

    今天就好像大家约好的似的,李寒烟走后,张蕾来了,“李姐来过了吧?”张蕾道。

    “是的,她刚走没几分钟。”江帆道。

    张蕾一把搂住江帆的腰,头埋进江帆的怀里,“帆,我想你,真的,做梦都想到你!”

    江帆轻轻地抚嫫张蕾的头发,“宝贝,我也想你,李寒烟知道我们的事了。”

    “什么,李姐怎么知道我们的事了呢?你告诉她了?”张蕾惊讶道,她抬起头望着江帆。

    “是你晚上梦话时老叫我的名字,她能不知道吗?”江帆用手轻轻地刮了下张蕾的巧的鼻子。

    张蕾脸立刻琇道:“都怪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被李姐知道了我们的关系。”

    “这样更好,我们的关系她迟早会知道的,早点知道更好点。”江帆道。

    “帆,我真的受不了没有你的日子,我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张蕾紧紧地搂这江帆,身体紧紧地贴着他,恨不得溶入他身体里。

    张蕾就是一个爱得疯狂的人,她表白十分直接和热烈,江帆立刻被他感动了。

    “宝贝,你今天晚上在医院值班吗?”江帆道。

    “今天晚上我在儿科病房值班。”张蕾道。

    “你等我,今天晚上我去找你。”江帆嘴巴贴近她耳朵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