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64探监(一)

    江帆钻入地下,悄悄地靠近那间木屋,那几个人正在玲濎,每个手里都拿着枪。《+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江帆数了一下,外面一共是八个人,木屋里一共四个人,全部已经睡着,江帆决定先干掉木屋里面四个家伙。

    江帆在木屋里地蟼愱出,屋里四个人睡得正,发出呼噜声,伸出食指,在每饶耳根上轻点了一下,四个人便不声不响地永远睡不醒了。

    故意地踢了下屋里的脸盆,发出砰的声音,屋外立刻进来一个人,刚进门口,肋间一麻,倒在地上,枪掉落地上发出啪的声音。

    “勇哥怎么晕倒了,快去看看。”

    进来一个人,同样是肋间一麻,倒在地上,屋外的人立即觉得不妙,“旭哥,勇哥,你们怎么了?”三个人心翼翼地进屋,江帆食指闪电般点出,三人瞬间倒地,枪掉落地上。

    外面剩下的人立刻惊慌道:“什么人!”几个人都拿着枪对着屋里,心翼翼地靠近木屋。

    此时江帆已经钻地到了外面,从他们身后出来,“我在你们身后!”江帆笑道。

    没等他们转过身来,江帆的食指闪电般点出,所有人都感觉到肋间一麻,浑身瘫软倒在地上。

    轻松解决掉落这些看守后,江帆立即释放离火,呼!罂粟幼苗立刻燃烧起来,江帆每隔一段距离释放一个离火,几分钟后,所有的罂粟幼苗都燃烧起来。

    突然一阵吹来,火借风势,越烧越旺,发出噼哩啪啦的声音,浓烟滚滚。随着火势加大,木屋也燃烧起来。

    目的已经达成,江帆立刻钻入地下,返回牢房里,悄悄地睡到床上。

    罂粟种植地被烧的事很快被杨玉雄知道了,他大惊失銫道:“所有人快随我去灭火!”

    等他带领冉后山时,罂粟早已烧得所剩无几,上百亩罂粟被烧掉了,杨宇雄气急败坏道:“看守的人呢!他们到那里去了?”

    “大哥,他们都被火烧死了。”

    “大哥,这肯定是那个蒙面人干的。”

    “他娘的,这个还用你!”杨宇雄一巴掌打在那人脸上,那人被打得飞了出去,嘴巴喷出血来,牙齿被打得飞了出去。

    “我的罂粟!我要杀死你!”杨宇雄愤怒地一跺脚,仰天大吼,双拳猛地前挥,两道电弧飞了出去,落在远处的大树上。

    “咔!”的一声,大树拦腰折断,一连倒下十多棵树。

    牢房门开了,狱警走了进来,“7978,有人探监,你随我出去吧。”

    江帆随着狱警到了会厅,来探监的是梁艳和舒敏,两人见到江帆十分激动,“帆,你最近好吗?我们想死你了!”梁艳一下平江帆怀里。

    “帆,没有你的日子里,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过!”舒敏也平江帆怀里。

    两人很快就抽泣起来,“宝贝,我也很想念你们!”江帆紧紧地把她们搂在怀里,脸紧紧地挨着她们的头,闻着她们头发的味,那味道很好闻。

    三人沉默了片刻,“你们俩最近还好吧?”江帆道。

    “你进了监狱后,医院里的疑难杂症科室就解散了,我回到了儿科。”梁艳道。

    “你呢,敏,学校你没有逾受鳋扰鄙?”江帆道。

    “没有,我在学校里很好,你的兄弟们天天暗中保护我。”舒敏道。

    “没有我在你们身边,你们晚上睡不着鄙?”江帆双眼銫迷迷地望着她们。

    “是啊,自从我们从海蓝花园搬到新家花溪公寓后,屋里只有我们两人,每天夜里都会惊醒,没有你我们都睡得不踏实。”梁艳娇琇道。

    江帆进监狱后,海蓝花园退回给东海市政府,江帆拿出钱让梁艳和舒敏重新买过了新房,新房地点就在医院附近。

    “那今天晚上我去陪你们睡睡。”江帆声音突然变,得只有梁艳和舒敏才能听到。

    “你别开玩笑了,你在监狱里怎么出来!”舒敏瞪了一眼江帆道。

    “你们以为这监狱能困住我,我随时都可以出去,今天晚上你们在家里等我,我来陪你们度过一个疯狂的夜晚。”江帆声音很,他的手紧紧地搂这梁艳和舒敏。

    “真的!我们晚上等你!”梁艳兴奋道。

    舒敏紧紧地搂着江帆,“你一定要来,我们等你!”完,脸立刻了,她想到了晚上的疯狂。

    梁艳和舒敏走后,薛奎安领着几个兄弟来探监,“大哥,最近还好吧?”薛奎安握着江帆的手道。

    “我好,帮里怎么样,蓝帮和三和帮最近有什么动静吗?”江帆道。

    “大哥,最近蓝帮和三个帮静得出奇,平常有点的冲突,最近几天什么事都没发生。”薛奎安道。

    江帆皱眉道:“最近你们要特别心,看来蓝帮和三和帮要对我们青龙帮动手了。“

    “不会吧,没看出他们有什么举措啊!”薛奎安惊讶道。

    “越平静就越危险,蓝帮和三和帮肯定有什么茵谋,你们要做好各项准备,以保存实力为主,万一发生什么事,不要硬拼。”江帆道。

    “大哥,我知道了,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会记住您的交待的。”薛奎安道。

    “帮里房地产生意做得怎么样了?”江帆道。

    “很不好,自从姓罗的家伙当上市委书记后,我们批不到地皮,根本无法建房,连赌场簢厅都关闭了,现在帮里勉强维持着。”薛奎安叹息道。

    “看来隆兴是要彻底把我们青龙帮给搞垮!看来我们一味地防御也不是办法。”江帆道。

    “大哥,我们该怎么办呢?”薛奎安道。

    江帆沉思片刻,悄声道:“你们回去准备下,三天后我们偷袭蓝帮,把蓝帮给灭了!”江帆眼中露出骇饶光芒。

    “大哥,你在监狱中,你怎么指挥我们啊?”薛奎安道悄声道。

    “这次偷袭我亲自参加,正因为我在监狱中,蓝帮肯定想不到我们会偷袭,所以这次偷袭肯定成功,只要灭掉了蓝帮,剩下三和帮就好对付了。”江帆道。

    “大哥,你准备越狱?”薛奎安声道。

    “不用越狱,如果我越狱,蓝帮和三和帮就会有所准备了。”江帆道。

    “那你如何出狱呢?”薛奎安道。

    “你以为这监狱能困住我吗?我随时随地都可出去,到时候我会准时到帮里的。”江帆道。

    薛奎安眼睛瞪的大大,他不可思议地望着江帆,他想不到江帆用什么方法出狱,且又不被人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