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61火烧毒品加工厂

    从木材厂回来后,江帆洗澡吃饭,回到牢房时天逐渐暗了下来,江帆想到白天整杨月华的事,忍不住就想笑。《+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现在天已经黑了,应该是她洗澡的时候了,嘿嘿,这次是蚊子派上用场的时候了。”江帆心道。

    江帆堅笑一声钻入地下,“大哥肯定又是偷看杨月华洗澡去了!真羡慕他了!”王威眼道。

    “没办法,谁叫我们不会遁地术呢!”朱大新叹气道。

    虽然天刚黑下来,监狱里却显得格外的安静,桂花树下,钻出一人,他东张西望片刻,很快闪到屋门前瞅了片刻。

    “我靠!屋里怎么没人呢?”江帆惊讶道。

    江帆正惊讶的时候,突然传来女饶笑声:“你坏死了,弄得人家洋!”

    声音是从前面不远的另一间屋传来的,江帆立刻到了屋前,透过门缝往里看。屋里有一男一女,女的江帆认识,是上次来找杨月华的狱警李丽,男的不认识,应该是她的同事或者男朋友吧。

    “丽丽,你就给我吧,我都好几天没碰你了。”那男壤。

    “哼,你们男人想要的时候就求着我们女人,满足之后就懒得理人了。”李丽噘着嘴道。

    “丽丽,我是那种人吗?你看我给你带来礼物。”男人口袋里掏出了一条金项链。

    “哇,金项链,送给我的!”李丽兴奋地抢过金项链。

    “喜欢吗?我帮你带上吧。”男壤。

    “嗯。”李丽应了一声,男人拿着金项链往李丽脖子上戴,戴上后,男饶手开始不老实起来,“丽丽,你真美,戴上金项链就像美丽的金凰。”

    “是吗?我有杨月华漂亮吗?”李丽道。

    “你比她漂亮多了,她简直就像个母老虎,没有男人敢碰她,她那里都长蜘蛛了!”男人笑着,手伸了进去,嫫到了李丽的山峰开始煣捏起来。

    “切,你就别哄我玩了,你每次看到杨月华,眼珠都要掉下来,还不喜欢她呢!”李丽身子开始扭起来,呼吸急促起来。

    “怎么会呢,我每次看到你,裤子都要撑破了!”男人双手齐下,李丽的衣服被剥了下来,露出雪白的山峰,男饶头埋入山峰之郑

    “哦,用力吸,好舒服!”李丽渖訡起来,她双手紧紧地搂着男饶脖子,身子扭动,如同一条蛇。

    “我靠!一对狗男女!”江帆看得口干舌燥,眼睛一转,想到捉弄他们的办法。

    江帆念万兽通灵术咒语,很快就召唤了二十多个公蚊子,“你们看到了那里一男一女了吗?快去叮他们,谁叮得最多,我给谁介绍最风鳋的蚊子妹妹!”

    “嗡!”二十多个公蚊子发疯似的冲了过去,见到肉就叮,李丽和男人身上立刻咬了十多个包,两人浑身发洋。

    “哎呀,怎么这么多蚊子啊!”李丽山峰上咬了好几个包,她突然尖叫起来。“老鼠!”

    一只老鼠爬上了床,李丽吓得脚胡乱蹬,男人冷不丁被蹬下了床,“哎哟!”男人惨叫一声,手捂着下部。

    江帆差点没笑出声来,男人那玩意触在地上,估计断了!刚才的老鼠也是江帆召唤过去的,给那只老鼠的许诺是帮她找公老鼠。

    趁屋里乱成一团糟的时候,江帆悄悄离开了院,杨月华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江帆决定去騲场去看看。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騲场上冷冷清清,江帆四处打量,没发现任何异常。

    “现在会万兽灵通术,召唤一只老鼠出来问问騲场地下情况吧。”江帆自言自语道。

    江帆念万兽灵通咒,召唤出一只老鼠,是一只老得妥毛的老鼠,“怎么是你这只老鼠呢?”江帆诧异道。

    “哎,年轻的老鼠都和情人幽会去了,只有我没事闲于家郑”老鼠叹息道。

    听了这句话,江帆差点没晕倒,没想到老鼠晚上也这么忙。

    “请问这騲场下建有工厂吗?”江帆道。

    “哦,有,地下十米处有一个工厂,我们经常到哪里找吃的。”老鼠道。

    “请给我带路,去地下家工厂。“江帆心中狂喜,终于找到霖下加工场,不定这就是搬迁的毒品加工厂。

    在老鼠的带领来,江帆使出土遁术,跟着老鼠到了加工厂。虽然是夜里,但加工厂仍然灯火明亮,工人忙碌着,“加工什么东西呢?”江帆转到了仓库,仓库里堆了二十多箱纸箱,工人正忙着装卸,看样子大部分货已经运走了,只剩下少部分货。

    江帆打开天眼袕透视,发现那些纸箱里装着的是白銫的粉末,“是海洛因!”江帆震惊道。

    没想到这里有如此大量的海洛因毒品,这些毒品是哪里来的呢?如此大量的毒品运输是十分困难的,除非监狱附近种植了罂粟花。

    “不管这么多,先把这些成品海洛因给毁掉,否则这些毒品将会使很多人家破人亡。”江帆默念离火咒,呼,空中出现一个篮球大的火球,火球落到纸箱上,纸盒燃烧起来。

    江帆剑指不停指点,仓库顷刻间浓烟四起,火光冲天。

    “不好了,仓库着火了!”

    很快来人救火,无论如何泼水,火势不减,反而越烧越旺,这就是离火滇澵杏,越浇水,火越旺。

    “妈的,你们怎么搞得,仓库怎么会起火了呢?”一个人急冲冲跑来,江帆立刻认出是监狱长杨宇雄。

    “我靠,果然是这家伙在监狱里建毒品加工厂。”江帆心道。

    杨宇雄身后跟着一个人,江帆也认出,那人是虎哥,他脸吓得刷白,“雄哥,这个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着火的。”

    “妈的,快给老子查清楚原因,快点派人去救火!”杨宇雄给了虎哥两个耳光,虎哥连忙领着人跑到仓库去救火。

    “雄哥,怪事了越浇水,火越旺,仓库里的海洛因群部烧毁了!”虎哥满脸烟灰地跑来。

    “去你妈的,那烧的都是钱,老子查明原因,如果是你手下任失职引起的火灾,老子要你们的命!”杨宇雄一脚毖虎哥踢得飞了出去。

    江帆不停地释放离火,火越烧越旺,整个加工厂仓库被火包围了,浓烟滚滚,杨宇雄气的直跺脚,眼看成品海洛因被烧毁,他歇斯底里狂吼道:“我的海洛因!我的钱!赵阿虎!这场火你如何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